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12:残忍请求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2993 2012-10-24 14:13:56

  012:残忍请求

  天蓝与颢扬的合作细节将会由叶颢遇与蓝睿修去谈,顺利的话三天内便可以签约。斯蓝虽然是幕后推手,但极少管事,有叶颢遇与东尼已经足够。何况,许宁陌回来,身体却还没有完全康复,斯蓝也想抽点时间照顾。

  毕竟,自己受了他不少的恩惠。

  许宁陌吃着斯蓝煮的早餐,视线却一直落在她的侧脸上,好似怎么都看不够。

  斯蓝喝完咖啡,想到什么,开口问:“这次耨耨怎么没一起回来?”好像也没看到赫连泽!

  “林九大概也告诉你了,香港那边有凌玖月的人在查,马来西亚那边我让耨耨去查。至于赫连泽……”只是轻笑,不用他说斯蓝也该知道。

  斯蓝若有所思的点头,赫连泽一定是去找蓝云笙了。真没想到半年后,赫连泽第一个想见到的人是蓝云笙,可想而知,他们现在的感情有多深!林九现在和凌玖月也尝试着交往,每个人好像都还不错。

  除了耨耨和自己。

  “这次你回来,可沁她……”斯蓝欲言又止。

  “她会留在佛罗伦萨,何况她父亲也不希望她参与到这些事情里。”许宁陌淡淡的开口,耐心的为她解释。

  既然决定要在一起,除了关乎到她安危的事,其他的能说的绝对不会隐瞒。

  “其实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

  虽然与可沁不算熟,只是见过几次面,说过几次话,但可沁却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在极强的工作能力下更有着女人该有的妩媚,对可沁爱慕的男人一定不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许宁陌娶了她却从不将她当做妻子看!

  所有人都说,他们只是有名无实的一对。

  许宁陌放下手里的杯子,伸过来握住她的手,轻轻的揉捏着手指关节,沉静道:“她再好,不是我喜欢的,又有什么用?”

  斯蓝心登时一紧,许宁陌这是在变相的澄清两层意思。可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拒绝的话自己从来都没少说,这四年许宁陌的态度是越来越坚定!

  “我不是想给你压力,只是不想你忘记——我是男人,一个对你有想法的男人!”

  ……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凌玖月看着林九出了办公室的门,视线这才落在办公桌前的许宁陌身上。薄唇逸出浅显的笑容:“你比我预期中要快。”

  许宁陌身子往后靠,面无表情的回答:“你都把林九骗回家,我再不快点岂不是输的很丢人。”

  凌玖月浅笑着将文件递给他,无辜的耸肩膀:“比起一个被爱情伤的差点连命都没有的人,我的压力的确少很多。”小九只是情商低了点,但还在他能接受范围之内。

  她情商低简单点也好,自己省去不少麻烦。

  许宁陌眸子一紧,不悦显然的划过俊颜,放开文件细细的看起来。只听见凌玖月的声音又起:“别忘记答应我的事!这件事后,让小九彻底的离开。”

  想到她现在的身份和做的事,凌玖月每天都心惊胆战!

   许宁陌英眉挑起,嘴角的弧度似笑非笑:“原来你也会害怕。”

  “你同样不也是在怕牢里的那个!”凌玖月淡定从容的反讥。

  许宁陌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沉,冷冽的声音道:“她的心里不会再有蓝斯辰的位置。”

  “是吗?”凌玖月轻笑,漫不经心的开口:“我记得蓝斯辰出事时,她神情紧张的样子,甚至跑丢了一只鞋都没察觉。如果你看到,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这样笃定。”

  ——啪!

  许宁陌将文件甩在办公桌上,冷冷的语气充满警告:“别仗着你姓凌,至少林九很听我的话!”

  凌玖月脸色一沉,薄唇抿出冷漠的弧度,一语不发。此刻林九还不属于自己,与许宁陌闹的不愉快对自己没多大的好处。

  许宁陌很满意他此刻的神色,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眸子看他:“我要见他。”

  病房。

  蓝斯辰在护士的细心照顾下,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脸色还是泛白,精神却好了不少,不需要整理躺着,偶尔也可以下床走一走。

  斯蓝没有再来看过他,他的脸上也再也没有过表情。

  唯一的念头就是活下去,为了赎罪而活下去。

  他站在窗前,看着绿意盎然的枝头,微风中都透着一股清香,绿色生命的颜色,为什么会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只剩下一片苍白。

  门被人推开,蓝斯辰挺直的后背没转身,以为是护士循例来量体温。波澜无惊的开口:“我没有发烧,你不必麻烦了。”

  许久,没有任何的回应。

  蓝斯辰想到从被推开后就没有听到脚步声,那就不是护士,也不会是警员,不然早就开口了。这样静静的站在身后看自己不说话的人只有她!

  而且,她真的很久不曾来过了!

  心头一紧,竟然有着说不出的喜悦。能见到她,是他呼吸下去的最大快乐……

  “阿……”蓝斯辰猛地回头,眼睛里的喜悦还没涌上眉梢,声音戛然而止,脸色逐渐的僵硬,瞳孔呆滞的看着眼前站的人,只觉得灰暗,就好像自己和斯蓝指尖的关系,只剩下——灰暗。

  不是她,原来不是她!

  失望瞬间涌上心头,大片大片的失落蔓延开在每一个细胞里阴郁。

  许宁陌凤眸淡然的打量着蓝斯辰,虽然此刻他枯瘦伶仃,穿着病服,脸色憔悴苍白,可眸子里那冷冽却抹不去;骨子里的骄傲是磨灭不掉的!刚刚他眼底的喜悦与现在的失落都在瞬间收尽眼底——

  他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斯蓝,才会那般的高兴,此刻这般的失落。

  “她不会再来看你!”许宁陌开口,声音冷清,像是通知一般。

  蓝斯辰眸子一怔,数秒后面无表情,一语不发的转身面对着窗外,手放在窗台手,忽地收紧力气,手面的青筋鼓起,狰狞而悲哀。

  许宁陌向他背影处又走了几步,自话自说道:“半年前我放她走时,说的很清楚只给她半年的时间。半年后,她是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回到我身边!”

  话语停顿了一下,似讽刺道:“你总不能指望她能接受蓝睿修。毕竟是姓蓝,只会让她的噩梦持续。”

  “够了。”

  真的够了,他不想再听到这些话!哪怕心里早已想过,可此刻亲耳听到竟是这般的难受,心像被刀子捅了一下又一下。

  许宁陌的目光转移到他的背影上,英姿挺拔,落寞萧条,第一次觉得蓝斯辰的身上有着别人没有的东西!如果此刻身份调换,也许自己未必有蓝斯辰做的好,可为了斯蓝以后的幸福,有些话他不得不说。

  “其实半年前你决定将晶片交给我时就已经知道你们之间永远不可能!现在又何必如此,欲放不放缠绵姿态让她为你担心!”许宁陌语气冷清了几分,正色道:“蓝斯辰,你放过她吧!”

  她还会担心我吗?许宁陌怕是会错了意。她就算是担心,也不是担心自己去死,而是担心自己死了之后会连一个恨的人都没有。

  蓝斯辰心如刀割,转身,凤眸像是黯哑的日月无光,静静的注视着他,半响,薄唇轻启:“你放心,我会....回到监狱里...好好的活着。”

  许宁陌抿唇未语。这样便好!

  只要蓝斯辰在牢里好好的活着,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扰乱她的心,这样自己总有办法打开她的心住进去,让她快乐起来。

  许宁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蓝斯辰转身看着玻璃此刻好像是镜子,照着自己苍白的脸色,红了的眼眶,明显的对比;暗涌在心头翻滚,越加的汹涌澎湃无法抑制。

  忽地,他一拳狠狠的砸在玻璃窗上。

  呼啦啦的一下,玻璃瞬间碎成一片一片,有些飞出去,有些散落在地上,被划破的手指冒着鲜血,细细碎碎的玻璃渣似乎映照着他眼低那细微的泪光。

  门忽然被打开,警员冲进来看到他将玻璃窗打算,脸色大变,立刻上前制止他,冷声呵斥:“你做什么?安分点。”

  蓝斯辰没有任何的反抗,另外一个很快用手铐将他铐起来。原本他病的快死了,所以医生说不必用手铐,上面的意思是他一直很安分,所以不必严加看管,没想到差点被他逃走了。

  看样子他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可以转送回监狱。

  蓝斯辰不反抗也不说话,只是侧头看向窗外,没有玻璃阻隔的天空格外的深蓝,很漂亮,很像她的干净,干净彻底。

  如果这一切的罪恶需要一个报应,那全部报应在我的身上。

  阿斯,我会好好的活下去,守着秘密,守着你。

  蓝斯辰很快就被转送回监狱,没有一点的拖拉和延迟,就连护士都不知道。抱着保温桶推开病房的门,空荡荡的病房一个人都没有;而病房已经被人打扫好,准备迎接下一个病人。

  她抱着保温桶飞快的往楼梯口跑,气喘吁吁…车子关上门,缓缓而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8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