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06:斯辰将死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3001 2012-10-21 08:00:00

    006:

  她只是一笑,视线直接落在叶颢遇的脸上,精灵般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坏坏的问道:“刚才我咬破你的唇瓣,没事吧?”

  叶颢遇眼神划过一丝意外,没想到她卸下妆,这么年轻可爱,而且——眼神让人感觉很熟悉!

  “没事!”

  “你好,我叫蓝静恩。”蓝静恩对叶颢遇伸出手,扬起甜甜的笑容。年纪估摸着也就二十岁!

  叶颢遇迟疑一下,握住她纤细的手:“叶颢遇!”

  蓝静恩侧头看向斯蓝,笑意盈盈:“我能问你的名字吗?”

  “斯蓝,也可以叫我Scorpio。”斯蓝言简意赅,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孩子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很早他们就已经认识了。

  “你姓蓝?和蓝家有什么关系?”东尼好奇的问道。

  “姓蓝就一定要和蓝家有关系吗?”蓝静恩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反问,“其实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东尼的视线下意识的去捕捉斯蓝的神色……

  斯蓝很淡定的喝着自己的酒,好像没听见他们的对话,平静的视线偶有落在蓝静恩的身上,却逗留不久,也没多少好奇。

  “斯蓝姐,我在这个酒吧兼职做舞者,没事的话多来看看我跳舞吧!”蓝静恩凑到斯蓝的身边,亲昵的挽住她的胳膊,自来熟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和你很有缘,好像早就认识了一样。”

  斯蓝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不着痕迹的拂开她的手,放下酒杯,站起来道:“我还有事先回去,你们慢慢聊。”

  不等他们说话,立刻转身离开包厢,关门的瞬间视线扫过蓝静恩灿烂的笑容,没一言不发的关上了门。

  “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蓝静恩笑着问东尼。

  这个女孩子身上仿佛天生带着一种魅力,她脸上的笑容让你无法拒绝她的热情,与靠近!

  东尼也就回答她,三个人聊了起来!

  斯蓝回到住的地方,还是半年前租的地方,打开电脑,立刻打开网页,搜索关于“蓝静恩”的资料。这个女孩子身上天生带着一种火焰,好像能将人燃烧成灰烬的火焰。(作者吐槽:三昧真火咩?)

  蓝静恩22岁,在美国长大,父母不详,后辗转几个国家,到过日本、香港,甚至还做过黑社会老大的女人。

  22岁,原来她和自己一样大,不过看起来比自己年轻多了。年纪轻轻便以游荡过好几个国家,甚至还做过黑社会老大的女人,她到底是不简单!

  不知道什么,斯蓝总感觉到她是有意无意的在挑衅自己,尤其是在她吻过叶颢遇后的那一抹笑容,带着胜利者的笑容!

  蓝静恩,怎么会这么巧,偏偏又是姓蓝的!

  斯蓝趴在电脑前,不知道是酒精原因,还是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趴在桌子上逐渐的睡着了,自己都不知道。

  一觉到亮,忽然闻到咖啡香味,她一惊,霍然站起来,有谁闯进来了?侧头便看到林九将咖啡放在桌子上:“你回来了。”

  “昨晚就回来,不过累了就在房间休息。一早就看到你趴在电脑前睡着了。”林九很淡定的回答。

  她回来居然没去找凌玖月。

  斯蓝去洗漱回来,坐下喝咖啡,眼神瞥了林九一眼。

  “我回来只是Ann说怕你应付不来!而且,我们也有事做。”林九直白的把她的困惑全回答了,又看了她一眼好奇:“听说你从来不睡觉,睡觉就会做噩梦,尖叫,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啊!”难道是赫连泽和耨耨在骗自己。

  斯蓝捧着杯子的手一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烟雾缭绕的问题,眼前有些模糊,淡淡道:“半年前我就不再做噩梦了。”

  自从半年前和蓝斯辰那一夜后,她一夜未眠,但再也没有做过噩梦了,没有再看到那么血淋淋的一幕,好像一切都过去了,也放下了。

  林九点头,喝着咖啡,吃早餐。

  “Ann.....”斯蓝迟疑了下开口:“还好吗?这次你们又有什么事要处理?”

  “医生说只好一个月才能出院。至于这次我回来要做的事很多,比如唐凌,比如毒品……”

  斯蓝心里登时一紧,“唐凌这半年什么都没说,又何必再多此一举?”

  “现在不说,不代表以后不说,就算Ann不动手,不表示别人不动手!与其让她死在别人的手里,不如死在自己人手里。”林九咬了一口三明治弄的沙拉酱都出来了,她又忙着拿纸擦嘴角。

  “你们不是只管请报,怎么会接受毒品?”

  斯蓝话说完,和林九两个人都愣住了……

  林九嘴角扬起笑容:“原来你早就知道了。的确,我们是负责帮国家收集各个国家的请报,也是所谓的间谍。唐凌知道的太多,就算Ann不杀她,国家也不允许她活太久。至于毒品,还不是因为这次的毒品事件牵扯到香港、马拉西亚和内地大个地方。怀疑是和国家内部人员有关,所以又不得已的让我们来查情况。”

  反正也说了这么多,也不在乎再继续说多点。

  “想必你也知道Ann前后两次被人谋杀,虽然不成功。但不知道这样的事还要重演多少次,而我们注定要生活在黑暗里,一旦被人知道我们是国家的间谍,就算别人不杀我们,国家也不准许我们的存在。”

  所以说,他们的命早就不握在自己的手里了。

  斯蓝的心情更沉重了几分,目光看着她都多了一丝怜悯,没有想到年纪轻轻的林九身上也背负着这么重的报复。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林九嘴角扬起无所谓的笑容:“我爸是特种部队出身,我没出生多久他就殉职了。我也考过警察,不过你知道现在这个时代没钱就等于什么都没有,后来遇到Ann,他说要不要加入,虽然性质不同,但本质是一样的。听我妈说,以前我爸也是动不动一声不吭的消失,有时三个月,有时半年,回来时不是伤痕累累,要么就是睡在床上三天不醒。我妈从来不问一句,因为知道我爸去做的事全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甚至他的身份都不能让人知道,否则他们整组人的行动都会失败,还会招来杀身之祸。我从小就特崇拜我爸,所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斯蓝没有说话。一个国家,能看到他表面光鲜亮丽的人,一定是与国家毫无关系的人,而能真正看穿这个国家本面的人一定是像林九这样的人。

  他们把每一个被人尊重的人查的仔仔细细,一点不放过,不管在人前有多威严,正义,在背后总会原形毕露。

  他们走上这一条路,好像就没有退路了。

  “斯蓝,不要为我们这样的人惋惜。既然选择了,就没打算后悔!生和死,都是我们自己选择的!”

  斯蓝没有说话,许宁陌答应自己的事会办到吗?就算他能谈好条件,那他自己呢?林九他们都是至此,他是不是陷入的更深,背负的更多,更沉,更重。

  “我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查一查蓝静恩这个女人。”

  “蓝静恩?”林九点头:“没问题!”

  斯蓝有一种感觉,这个蓝静恩和蓝家是关联的,甚至会和自己都会有扯不清的关系。

  ………………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斯蓝接到监狱的电话,蓝斯辰的病情似乎恶化,半夜高烧不对,浑身发抖。幸亏被发现的及时,被转入拘留病房内。

  蓝斯辰还陷入昏迷中,脸色更加的苍白,消瘦的面骨好像都要凸出来,手面的青筋凸起,青一块紫一块。一定是他的静脉太细,护士扎不准,才会弄成这样。

  斯蓝轻轻的坐在病床上,用被子盖住他的手面,触觉到他的手面时才发现他的体温真的很冷。

  他怎么会病的这么严重,是因为被自己拿走的那颗肾有关吗?

  蓝斯辰睁开眼睛看到她,有些意外,沙哑的嗓音道:“你怎么来了?”

  他的另一只手还被手铐铐在床旁边的铁杆上。

  “你的病为什么会越来越严重?”斯蓝冷静的眸子直射他,咄咄逼人的气势质问。

  蓝斯辰一怔,嘴角流动着苦涩的笑意,艰难的开口:“没事,只是小感冒而已……咳咳……”

  “蓝斯辰!”斯蓝敛眸,手指落在他的额头上,感觉到他的体温与自己无意了。

  终于,他和自己快要差不多了……

  “你毁了我爱情,挖了我的心,让我活的那么痛苦。别以为一颗肾,给我一半的天蓝,坐牢就能抵偿!你欠我的,这一辈子都还不换!”斯蓝咬唇,一字一顿掷地有声:“就算要死,你也要把欠我的还完才准去死!”

  蓝斯辰喉间如针扎的痛,沉重的眸子强撑着看向她——原来她还是知道了。

  从生病开始,他就没好好的吃过药;也知道斯蓝有让人为自己买好的药,他更是碰都没碰……

  总觉得人生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自己眷恋,要是这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少爷:今天还会有更新!在下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8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