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87:由不得你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4908 2012-10-07 01:28:49

    087:由不得你

  “快点处理完这些事,不用担心我!死不了……”

  蓝斯辰说完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随手甩上门,手握住钥匙用力的发动引擎,强忍着伤口的痛,踩上油门……

  车子如箭离弦,“xiu”的窜出去……

  季风稳眼睁睁的看着车影歪歪扭扭开不成直线的消失在黑夜之中却无能为力。因为他要留下来快点处理这里的事,否则会给三少惹上更多的麻烦。

  安素不在,他已经离开蓝家,谁能救他……

  这样开车离开,真的会出人命的....三少,就算是赎罪,也不要用这样的方式。

  ————————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蓝斯辰靠着自己的意识强撑着将车子往前开,要去哪里,接下来该怎么办,其实自己心里也不清楚。只是记住不能让她知道,还有自己不能死....

  欠她的没还完,还不能死....

  衣服已被冷汗湿透了,鲜血从他的伤口喷涌出来,沿着裤子一直往下,到脚下都是血渍。脑子越来越不清楚,意识变得模糊,眼前的场景都模模糊糊的像是身在一场茫茫的大雾里,什么都看不清楚,周遭的空气很冷,止不住的颤抖。

  眼皮不断的往下垂,纤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青影,闭上眼睛几秒,似乎要丧失意识时又猛地睁开眼睛,只见车子直直撞向路边的护栏,潜意识是要踩刹车的,可身子已经不受脑子的控制,脚根本就使不上一点力气,最终车子狠狠的撞在护栏上……

  ——嘭的一声,护栏变形了。

  蓝斯辰的身子在狭小的车厢里前后撞击几下,撕扯到伤口,血液流动的更加凶猛;而他的额头撞到方向盘上,在感觉到剧烈疼痛时,已经彻底昏迷过去了……

  车子被撞变形,车头冒着白烟,腾腾的往半空飘散,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压抑的悲伤,逆流成河。

  蓝斯辰静静的趴在方向盘上,完全没有意识。

  此刻已是夜深人静,僻静的道路上极少会有车子经过,没有人发现这里发生车祸,有人性命垂危。

  被黑暗弥漫着的夜里,忽然有车子从路头快速的驶过来,车子停靠在路边时,开车的人立刻下车,小跑到蓝斯辰的车边,透过玻璃窗看到他趴在方向盘上昏迷不醒,嗅到鲜血的味道时,她不禁皱起眉头,仔细再一瞧看到蓝斯辰身上染满了血迹。

  “Ann,他似乎受伤,车子又撞到护栏上。再不救治,怕会没命。”

  许宁陌一身黑色的风衣包裹着健硕的身材,眸子在黑夜里冰冷透着寒意,云淡风轻的扫过冒烟的车子时,垂下眸子沉思片刻:“别让他死了。”

  她愣了几秒,不解的开口:“你要救他?”为了斯蓝,Ann也不应该出手救蓝斯辰啊!

  “我不想她连个可以恨的人都没有。”许宁陌收回视线,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视线看向黑夜的深处:“去吧,别让他死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

  她点头后,再次走到蓝斯辰的车子旁边,用力拉车门拉不开。退后一步,抬脚细长的高跟鞋踹在车窗玻璃上,瞬间玻璃碎了一地,伸手进去开车门,解开蓝斯辰的安全带,费力的将他移到副驾驶的位置,自己坐在驾驶的位置,开车离开。

  许宁陌看着残破的车子开走,冰眸冷意盎然。一切都还在自己的掌控之内,没有任何的差池,只不过唐耨耨一定没有对唐凌下手....唐凌这颗棋子要怎么收拾,目前他还没想好,唐凌的存在会很碍事....

  车子停靠在一个二十四小时的药店前,她下车买了剪刀,针线,药品,急匆匆的有带着蓝斯辰到一个破旧的地方,费力的将他丢在床上。

  蓝斯辰失血过多,一直昏迷不醒,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差不多了....

  她皱了一下眉头,伸手解开蓝斯辰的衣服,看到伤口,不禁皱起眉头,这么深的伤口会不会伤到内脏?要是伤到内脏现在缝上伤口也救不了他。

  “喂!三少……醒一醒……醒一醒……”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企图叫醒他。

  可惜,蓝斯辰没有一点的反应。

  “我不是专业的医生,又不能送去医院,该怎么救他啊!”咬了咬唇,看到针,忽然想到什么事,立刻抓起蓝斯辰的手指,另一只手拿着针,借着昏暗的灯光将针活生生的刺激他的手指头上....

  蓝斯辰皱起眉头,发出痛苦的声音....

  她一惊,想到什么,立刻将帽子和口罩戴起来,侧头看他似乎还没彻底痛心,深吸一口气,只好再来一次。

  这次针扎进他的无名指,很深,鲜血立刻冒出去。

  “嘶!”蓝斯辰发出痛苦声音时也瞬间手抽回,费力的眼神看周围的环境,陌生的、破旧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在哪里。

  而眼前这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帽子与口罩的人是谁,他也不认识。

  “这里有水,有干净的毛巾,药品,针线,想活自己动手!”

  粗哑的声音让蓝斯辰误以为她是男人,看着她站起来转身就要走,虚弱无力的开口:“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她的脚步停下,没回头,只是冷冷道:“能救的你,只有你自己。”

  说完,大步流星的走出房子。

  蓝斯辰想再开口,却因为疼痛深呼吸一下,发不出声音,看到床边放着一张桌子,摆着水盆,毛巾,还有药品。苍白无色的唇瓣勾起一抹浅笑,看样子想活下去,的确是要靠自己....

  指尖传来的疼痛,让他皱着眉头,十指连心的痛是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痛都比不了的,刚才那个人真够狠的。

  费力的爬起来,坐在破旧的木凳子上。强支撑自己的意识,手指压了压伤口,凭自己的经验感觉没有伤到内脏,是刺破了皮肉,现在必须立刻止血,缝合伤口,否则就算没被刺死,这样流血下去自己也一样会死……

  染满血迹的手指拧了干毛巾,沿着伤口周围轻轻的擦去流出来的血液,好能看清楚伤口。接着,他必须要用针线将伤口缝合起来。

  扒了扒塑料袋,只有药品,没有麻醉剂,这样一来就要清醒着缝上伤口,有多痛,不言而喻。

  蓝斯辰靠着椅子深呼吸,盯着药品和针,脸色惨白如纸,一点血色都没有。现在没有人能帮自己,唯独就只能赌一把,但愿自己不会在缝合的过程中,昏过去。

  吞了两颗止疼药,咬住了毛巾,一只手压住自己的伤口,一只手拿着针,往自己的肌肤上去;针尖刺透肌肤那一颗,他皱着的眉头拧成一团,大颗大颗的汗水从额头滚落....

  毛巾,近乎要被他咬烂了....

  这样的疼痛,足以让人疯狂,崩溃....

  蓝斯辰屏住了一口气,没有时间拖延了,加快速度,让针线将伤口缝合起来。

  每一针都想让他想到手术刀划过斯蓝肌肤时的感觉,每一针都宛如是在自我的凌迟。

  骨骼分明的手指满是黏糊的血液,止不住的颤抖,针线在肌肤里穿梭,缝起了歪歪扭扭如丑陋蜈蚣一样的伤口。

  面无表情,死死的咬住自己破烂不堪的唇瓣,浓郁的血腥味在自己的口腔里蔓延。

  强烈的念头便是自己要活下去,不管多艰难,不管还有多少痛苦等待着自己,都一定要活下去。

  ——只因为,欠她的还没还完。

  狭小的空间血腥味浓郁,暗黄色的灯光下他满身是血,触目惊心。身上的衣服被冷汗湿透,像是在炎热的夏天洗了一个桑拿,被侵湿的发根服帖的粘着皮肤,黏糊糊的感觉很是难受。

  眼皮沉重的不断往下沉,睫毛被汗珠侵湿,像是沾着了雨水的叶子在风雨里轻颤着……大脑的意识渐渐的模糊,强撑着自己站起来,转身面对简陋的木板床,明明想要走过去的……

  可双脚都不再听自己的使唤,天旋地转,摇摇欲坠影子在地面上摇曳不定。下一秒,身子倾斜的朝着地上摔……

  ——嘭。

  沉闷的声音后,蓝斯辰昏倒在地上,没有任何的知觉,哪怕是冰冷的水泥地寒意渗透肌肤,也毫无察觉。

  寂静的夜,冷清的幽然的灯光,飞蛾绕着灯泡不断的盘旋,没完没了。浓郁的血腥味道似乎在预示着死亡的临近,腐坏的气息无穷无尽。

  ————————————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斯蓝带耨耨回去,一直将她送到房间里,让她洗一个热水澡,陪在她的身边,一直到她睡着,发出均匀的呼吸。

  刚才她拿给耨耨的水里面加了安眠药,否则这一夜耨耨肯定会睡不着。

  白炽灯下耨耨的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紧咬着下唇,一副隐忍倔强的样子,紧闭着双眸,可泪水还是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

  斯蓝伸手轻轻的拭去她眼角的泪水,似有若无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徘徊——“没关系,就算全世界背叛了你,还有我站在你身边。”

  四年前,若不是耨耨,今天自己也不可能站在这里。就算知道耨耨是在用爱情的爱,爱着自己又如何。

  爱情原本就没有贵贱,种族,性别之分,只要是真心,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虽然自己不会爱上一个女人,至少可以当她的亲人!

  他们都是缺少温暖,缺少亲人的人,一直活在黑暗里,都太寂寞了……

  斯蓝为她拉了拉被子,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回头便迎上许宁陌,面无表情的站了几十秒,转身去厨房拿啤酒。

  出来时,许宁陌手里拿着高脚杯,装满的红酒泛着殷红,在灯光下妖娆;似乎早知道斯蓝会找自己喝酒,所以早就醒好红酒,等她。

  “你什么时候知道唐凌没死?”

  许宁陌抿了一口气,靠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重叠在一起,嘴角堆积着旖旎的笑容,一身慵懒的气息,宛如盛开在雪山的一朵雪莲,高贵优雅,不染一丝尘埃。

  “这个问题很重要?”

  斯蓝灌了一口冰冷的啤酒,想想也是,侧头看他:“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难道不能...”

  “蓝。”许宁陌脸上的笑容不变,甚至连语气都没变过,可听在耳朵里却变了味。“很多事我从不告诉你,就是不想你参与这些复杂的事情。唐凌是跟过我的人,当初我也劝过她。是她一意孤行,既然她决定决定变节就要准备好要付出的代价!”

  斯蓝没说话,只是咬唇...自己一直都在要求许宁陌这样,那样,却从未站在他的角度去想问题,太自私了。

  “蓝,除了蓝家这件事,其他的我不想你触碰,我一直很努力的让你站在我们的圈子之外,不是不信任你,而是不要让你惹上麻烦。不要让我的心思全白费了……”

  许宁陌诚挚的眸子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手指捏了捏她的脸颊,肌肤嫩滑,像初生婴儿般的肌肤。

  “那以后……”斯蓝开口,眸子里流动着复杂,不安的问:“以后你们会怎样?”总不能一辈子这样。

  “放心,我会尽量帮他们换了身份,开始新的生活,但不是现在。”

  “可如果……”

  斯蓝的话还没说完,许宁陌喝了一大口红酒,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唇直接贴下来,攫住她的唇瓣,强势的撬开贝齿,将红酒渡进她的口中。

  斯蓝先是一惊,条件反射的便是去推开他,许宁陌一把扣住她的双手,带着酒香的唇瓣亲吻着她冰冷的唇,游舌在她的口腔里肆无忌惮的掠夺芬芳,粗暴时恨不得将她的舌头连根拔起,强逼着她将红酒吞进肚子里还不甘心,非要索要着她的吻。

  斯蓝抗拒着他的吻,但越是挣扎,许宁陌束缚她的更紧;吻的越加的火热,简直是不给她一丝闪躲的机会;来不及吞下去的蜜液沿着唇角缝隙缓慢的往下落,银色散发着暧昧的气息……

  许宁陌看起来温润如玉,实际却比暴风雨还要强烈,强势霸道的吻,比起蓝睿修有过之而无不及。强势的让斯蓝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必须要被他掌控,被他引导着方向,仿佛此刻他就是天就是地,就是主宰万物的王。

  可斯蓝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不喜欢自己被别人主导着……

  躲不开他的吻,无奈之下,只好欢迎他的进入,趁着他强势攻掠时,咬住他的下唇,很用力……

  许宁陌皱起眉头,扣着她后脑勺的手却没松开,很快两个人的口腔里肆意流窜着血腥味。

  斯蓝见他无动于衷,再次无奈的放弃了……

  “你应该知道,哪怕再痛,我也不会放开你。”许宁陌微微拉开距离,炙热的眸子里深情款款,赤裸裸的不加掩饰。手指满意的摩挲着她红肿的唇瓣,被他疼爱的像是熟透的果实,散发着迷香。

  斯蓝身子往后倾,大口呼吸着空气,咬唇,水眸波澜不惊,毫无感觉。手指还紧紧的揪着许宁陌的衣服,用力到指尖泛白也没松开。

  许宁陌嘴角扯着邪魅的笑容,炙热的眸子只倒映着她的脸,这双眼只看得见她一个人。

  “我有足够的时间与耐心等你,心甘情愿成为我的女人!”

  斯蓝垂下眉头,一言不发,只是站了起来,避开他如火般的眸子,满心的复杂与不解。

  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自己,全世界那么多女人,为何许宁陌看上的偏偏是自己。一个结过婚,流过产,还被人挖了心的女人。

  严格来说,自己现在怕是连一个活人都算不上。

  为什么每一个人爱上的都是没有灵魂后的自己。

  许宁陌如此。

  蓝斯辰如此。

  唯独蓝睿修....他似乎还在迷恋着之前的斯蓝,天真,单蠢的那个斯蓝。

  斯蓝一言不发的走像门口,现在安抚好耨耨,自己也应该回去了。站在门口时,她握住冰冷的门把,犹豫了几分钟,开口:“许宁陌,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浪费心思。”

  说完,绝然的推开门,大步流星的走出去。

  许宁陌靠着沙发,舌尖舔着自己的唇瓣,鲜血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腥甜的感觉也不是很差;嘴角勾起莫名的弧度:“值不值得由不得你来说。”

  是命运的不公平,让你先遇上了蓝斯辰,是他让你没了心,对于爱,对于活失去了渴求;如果第一个遇见你的人是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变成现在这样。

  “你才是我价值连城的天下,我绝对不会将你拱手相让。”

  由始至终,不明白的人是你自己。

  ————————

  斯蓝没有回酒店,而是去酒吧,看到赫连泽坐在吧台喝着啤酒,一脸醉醺醺又郁闷的样子。

  “还没想通吗?”她坐在他的身边,淡淡的开口。

  赫连泽侧头,眯着眼睛看她,反问:“想通什么?”

————少爷:我被打击的蛋碎,满地打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