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72:别做第二个蓝斯辰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4995 2012-09-29 02:33:00

    072:别做第二个蓝斯辰(5000+)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蓝斯辰利眸直射他,嘴角抿起漠然的弧度,眸光浩瀚,无边无际,手指落在褐红色的桌面上有意无意的敲几下,没有什么声音,只是沸腾的茶水溅到他的手面上,他面无表情,好似与自己无关似地。

  许宁陌凤眸眯了开来,很像盛开艳丽的睡莲,超脱洒然;身子坐直后,敛去了那点狐狸的狡黠之意。

  “有话直说,今天你找我来不会只为问我她过的好不好。”

  蓝斯辰垂下眼帘,没说话,只是拾起放在一旁的外套,不慌不慌的穿起来,葱郁的手指将扣子一颗一颗的扣起来;立身时,他走到许宁陌的面前,两个人的气场相似,却不分轩轾。

  各自有各自的骄傲与笃定。

  蓝斯辰缓慢的弯下身子,手落在桌子上,看上去像是在利用桌子支撑着自己的身子,靠近许宁陌的那一刻,气息扑鼻而至,让许宁陌的上身不禁往后退了一下,拉开彼此的距离,英秀的眉头也皱起,凤眸里也全是不解,不明白蓝斯辰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她以后,就拜托你了。”

  蓝斯辰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无情的薄唇一张一合,每一个字都无比的沉重,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没等许宁陌反应过来,他已站直了身子,转身走向包厢的门口,高大的背影落在光洁的地板上,格外的寂寞与萧条。

  许宁陌余光扫到桌子上的晶片,眼底泛着震惊与诧异,迫不及待的开口:“怎么会?晶片怎么可能会是在你手里?”

  蓝斯辰脚步在门口停下,手指握住了木头的门把,微微的侧脸,隐约只让许宁陌看到自己的下颚,沉默片刻开口:“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如果她知道的话,应该会很不开心,麻烦别让她知道。”

  许宁陌一把抓起晶片,站起来,敛眸泛着寒意,很不悦的语气平缓而出:“你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给我却有不让她知道?”

  “我有什么目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话语停顿了一下,唇瓣泛起旖旎的笑容:“我们都只想让她活的好一点。”

  “你……”

  “许宁陌!!”蓝斯辰的声音攸然一冷,在拉开门的那一瞬间也说出最后一句话:“不管发生什么,别做第二个蓝斯辰。”

  音落,他毅然决然的走出了包厢。

  白色的烟雾朝着门口而去,一阵风来消失不见,而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一声声的在耳边回荡;许宁陌久久的站在原地不动,低头摊开自己的掌心,晶片安静的躺在手心里。

  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将蓝斯辰这个人看透了,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看低了他!

  蓝斯辰,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你觉得猜测不到,这四年蓝家和自己,找的人仰马翻的晶片,居然会一直在他的手上。

  如今,他居然心甘情愿的将晶片双手奉献给自己……

  不用再问也知道,他是为了谁。当年若不是因为晶片,斯蓝根本就不会搅进蓝家这个浑水中。他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补偿斯蓝吗?

  蓝斯辰,你到底爱她,已经深到什么地步,才能舍弃蓝家.....

  ——————————求月票分割线——————————

  蓝云笙接秦心回去,却没将她带回蓝家,而是带她住进自己之前买的房子,回到蓝家也只是收拾自己几件衣服,还要再去给秦心收拾几件衣服。

  温婉柔轻靠在门口,温柔的眸子盯着他,轻咳了一声开口道:“真打算搬离蓝家,从此与我断绝母子关系,永不相见?”

  蓝云笙拿着衣服的手一僵,将衣服放在箱子里后,转身看她,深邃的眸子颜色更加深郁,不知道要不要怪她,怪她是如此的狠心。

  “我没这样想。我只是知道你们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顾及,又怎么会让她进蓝家的大门!她不能进不要紧,我陪她出去住。”

  这个孩子,为什么就这么的傻呢!温婉柔在心里叹气,“那个男人怎么办?”

  蓝云笙一怔,一时噤声。

  “你明明就已经不爱秦心,为了孩子,为了她放弃自己爱的人真的值得吗?”温婉柔直白不讳的开口,不为自己辩解,既然蓝云笙一心认为自己是自己做的,那便是自己做的罢了。

  “如今说这些还有意义?”

  蓝云笙不答反问,心儿的孩子没了,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弃她于不顾。哪怕自己再深爱赫连泽又如何?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与其让赫连泽知道自己的感情厌恶自己,倒不如去补偿心儿的……

  这样对大家都好!

  “既然你这样说,我也不会再劝你什么。”温婉柔站直了身子,渡着很慢的步调走到她面前,手指轻轻的摩挲着他的脸颊,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我已经和你父亲讨论过了,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们都会尊重。至于,你爷爷那边我会去说,不会有什么问题。”

  蓝云笙一怔,下意识的开口:“你们不反对了?”他们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

  温婉柔垂眸嫣然一笑:“我还不想失去一个儿子。婚礼怎么办,你自己张罗,至于你爷爷会不会回来,我就不敢肯定。不过,我们肯定会留到参加你的婚礼之后离开。”

  “妈……”蓝云笙复杂的眼神盯着眼前这个女人,感觉好陌生,完全不知道她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温婉柔。

  真奇怪,他们明明是母子,却这样的陌生。

  “去吧,儿子。”温婉柔抿唇一笑,转身离开房间,不打扰蓝云笙收拾行李去照顾秦心了。

  蓝云笙坐在床上,看着自己收拾一半的箱子,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离开,还能相信温婉柔吗?

  一路上自己想过无数个可能,他们会极力的反对,他们会生气愤怒,甚至认为蓝渊墨一定会再对自己体罚,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简单,轻松解决了。

  可为什么他的心却比之前更加的沉重,越加清晰的感觉到失去赫连泽时,越是难受……

  在自己喜欢秦心时,连在一起都不敢想,而如今自己可以娶她了,心里却装着另外一个人,老天是不是和自己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蓝云笙手指紧紧的握住衣服,饱满的唇瓣扬起自嘲的笑容……

  也许,这是报应。

  他将收拾好的衣服挂回衣柜,又让佣人进来整理一下,自己则是开车去接秦心。

  车子刚开到门口便看到坐在外面的赫连泽,坐在小区的门口,低着头,手指还在地上不知道是在画着什么。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金色的光芒跳耀着,煞是好看。

  蓝云笙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利眸里的感情不再压抑,肆无忌惮的这样看着他,以前没有过,而以后是不能用这样的眼神看……

  从此以后,自己要做一个正常的人,要好好的照顾心儿,而赫连泽要被自己封藏在心底最深处,也许会在某天某月连自己何时忘记都不记得了。

  “潘金莲...小连....”

  回忆起他们之前的点滴,他扮成女装的样子,怎么都觉得荒唐,如今想来却觉得越发的好笑,心里暖暖的。

  赫连泽似乎感觉有谁在看自己,猛然的抬起头,视线准确无误的与赫连泽的视线交集在同一个点上;捕捉到蓝云笙眸子一闪而过的深情时,他的小心脏砰砰的快跳了几下。

  是自己看错了吗?蓝云笙会有深情的眸光看自己。

  赫连泽揉了揉眼睛,再看他时,利眸冷峻,别说深情,就连神色都是威严,肃穆的。

  果然,是自己看花眼了。

  蓝云笙下车,走到他面前,故作镇定的开口:“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赫连泽站起来,手随便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美眸盯着他,咬唇道:“原本是打算找你喝酒,可保安说你带了个女人回来。”不用问都知道是谁!

  “心儿住在这里休息。”蓝云笙眼神扫过一旁地上放着的一打啤酒。

  赫连泽咬唇没说话,眼神复杂而探究的盯着他。死变态怎么可以带秦心到这个地方来?难道他不知道这个地方是他们聚集喝酒的地方。

  自己还以为,这辈子除了自己和钟点工,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我要照顾心儿,没时间陪你喝酒,下次。”蓝云笙克制心里的激动,压抑自己的情绪,甚至对他的眼神都开始闪躲,明明很想拥抱他,却活生生的将自己的双臂撇到身后,握住,怎么也不肯让自己失去控制,在他的面前失态。

  在医院那一吻,已经是告别了,告别这段感情,告别这个男人!

  “什么叫陪我喝酒?”赫连泽语调扬起,很不爽的吼道:“不开心的人是你,我是大人不记小人过,特意来找你喝酒的!妈的,现在那个女人最重要?!”

  蓝云笙:“我和心儿会结婚,我怎么会不开心。”

  赫连泽一愣,瞳孔不断的放大,虽然之前心里就有了预感,却没想到亲耳听到蓝云笙这样说,心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咬了一样难受,又痒又疼的……

  “你要和秦心结婚?你真打算和她结婚,对她负责?”

  “到时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蓝云笙答非所问,对他点头后,迈着修长的双腿就准备要走。

  赫连泽转身盯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的恨,想都没想,直接跑到他面前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气急败坏的吼道:“死变态,你是疯了,还是傻了?”

  “她之前跟过蓝睿修,又跟了蓝斯辰,现在嫁给你算怎么一回事?你就是这么乐意捡别人的破鞋吗?”

  听到“破鞋”两个字,蓝云笙的眉头一蹙,冷声警告:“赫连泽!”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你敢说秦心他妈的是一心一意的爱你,要跟你结婚,生孩子?”赫连泽心里的火已经烧到了天灵盖,蓝云笙的警告完全不放在眼里,口不择言:“她秦心就妈的是一只破鞋,蓝睿修和蓝斯辰都不要,你却一直当宝,你个孬种!”

  “闭嘴!”蓝云笙眸子攸地一紧,扬起拳头即将要砸到赫连泽的脸上,脑海里却拂过上次自己撂倒他的画面,拳头距离他的脸蛋只有零点一毫米却还是硬生生的停下了。

  赫连泽见他动作停下,反而扬起自己的拳头一拳砸在他的脸颊上,近乎是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

  蓝云笙退后好几米,口腔里满是鲜血的味道,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眼眸迎上他时,还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算了,这一拳就当是自己还给他的。

  “妈的!你要娶谁,要穿破鞋,戴绿帽子关我屁事!”赫连泽大口大口的呼吸,眸子变得愤怒的红,双手垂在自己的身体两侧,紧紧的握起,很想再抡他几拳头,最好是能抡姓他的猪脑子……

  可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爱秦心,他心甘情愿的要和秦心结婚,就算戴绿帽子,穿破鞋,他也是甘之如饴,自己现在这样算什么?在他眼里不过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我告诉你,蓝云笙……你妈的要和谁结婚不关我的事,但是日后你妈的别在我面前装的一副苦逼样!!!咱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妈的,老子以后要是再和你喝酒,我就不姓赫!!!”

  赫连泽气疯了,转身就要走。

  斯蓝说的对,人是争不过自己的命!妈的,自己是争不过命,爱谁不好,非要爱个男人,还是个窝囊的孬种!TNND,赫连泽你妈的脑子上女人上的秀逗了!

  蓝云笙转身,眸光随着他的身影而去,感觉到他是真的气愤,这样的气愤还是第一次看到,甚至看到他的肩膀都在颤抖。

  他是在心里瞧不起自己吧。

  蓝云笙低头苦笑,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他又怎么会瞧得起自己。

  就在蓝云笙以为赫连泽走远了,可谁知道他又折身走回来,手里多了一灌啤酒。他挑了挑眉头,还没说话,只见赫连泽将易拉罐的拉环拉开,直接将啤酒泼到自己的脸上……

  一时间上空气里弥漫着啤酒的味道,液体从轮廓划过,滴滴落在衣服上,脏了洁白色的衬衫……

  “我祝你和秦心这只万年破鞋,百年苟合,绿帽子绿的滴油,绿仔子孙满堂,千秋万代,永垂不朽!”

  赫连泽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甚至连牙齿都磨的咯吱咯吱作响。音落,扬起手易拉罐被狠狠的摔在蓝云笙的脚下,易拉罐剩下的啤酒也溅到西装裤上晕开一抹黯然色……

  赫连泽再次转身走开,这次没有打算回头。

  蓝云笙舔了一下自己的唇瓣,啤酒的苦涩让心里越来越寒也愈加的苦涩,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赫连泽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他才缓慢的弯腰捡起脚边的易拉罐,轻轻的晃了晃——

  仰头将剩下的那点酒精喝到肚子里,一路的苦涩,一路的冰冷,嘴角泛着苦涩,满腹的酸楚...

  明知道这样做会让他失望,可自己还是下了决定,他们原本就是对立的身份,赫连泽是正常的男人,和自己不一样...这样也好,与心儿结婚后能绝了自己的念头。

  赫连泽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对他有过这样可耻而龌龊的念头!

  拿着易拉罐的手紧紧的攥起,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易拉罐被他捏的变了形;宛如他们之间得来不易的关系也随之变形,不可能再恢复原本的模样。

  “不后悔……我不会后悔!”蓝云笙低哑的声音似乎是在劝说自己。

  可心,终究是止不住的在痛。

  如今心儿已是他的责任,他的爱情又一次的还未开花便以调零,彼岸花火,此生缘寂。

  ——————————————求月票分割线——————————

  “混蛋,死变态,活该你爹不亲娘不爱,活该你一直穿破鞋,头顶掉绿油!全你妈的自找的,自作自受!”

  赫连泽一路飙车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绿灯,下车时还在骂咧咧,怎么骂都不解气!就没见过比蓝云笙更木头疙瘩的鸟人了!

  秦心到底哪里好,值得他如此?

  妈的,想着心里就犯堵,窝气!更难受的是,蓝云笙不是喜欢男人的身体,为什么要和女人结婚?他是不是以为和秦心结婚后,他就能变成正常人?

  呵,想想都觉得不可能!他变态这么多年要是能正常起来,早正常起来了,还要等到现在……

  赫连泽嗤笑一声,打开冰箱抓着酒瓶,转身看到站在身后的人吓一跳:“靠!你走路都不出声音啊!”

  许宁陌见他气的脸色涨红,胸有成竹的开口:“是因为蓝云笙与秦心要结婚所以这么生气。”

  “不是!”赫连泽条件反射的回答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许宁陌上前拿过他手里的红酒,重新放回了冰箱里。赫连泽皱着眉头,不耐烦的吼道:“我不就是没完成你的吩咐,一瓶酒都舍不得让我喝了!”

  少爷:先更新5000字底更,今天会加更。大家尽管投月票。保证会让你们满意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8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