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70:她那时有多痛(5000+)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4940 2012-09-28 01:24:58

    069:

  “没办法了吗?”赫连泽不甘心的抬头看想斯蓝的背影,她这么聪明一定会有办法救蓝云笙的。“你一定有办法帮他是不是。”

  斯蓝停下脚步,转过身时,面无表情,冷眸凝视他许久。“我记得有人告诉我一句话,得之他幸,失之他命,可谁又能争得过自己的命。”

  赫连泽眸子一怔,瞳孔有些散光,低头喃喃自语:“得之他幸,失之他命,可谁又能争得过自己的命....争不过吗?真的争不过吗?”

  反复念叨了好几遍,忽然抬头笃定的语气道:“争不过我也想争。”

  每个人碰到感情的时候都会变得偏执,近乎疯狂的偏执。斯蓝若有所思的点头,转身背对他,深吸一口:“唯一的办法只有你自己了。”

  说完,她大步流星的走进房间,无情的将门给关上,不再等他发问。后背轻轻的靠在门上,头微微的侧了一下,看向天花板。

  不知道这样说到底对不对,明知道他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却还是点醒了赫连泽,这样真的好吗?

  可她实在不忍心看赫连泽失去这样的一段感情。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每个人都要在年轻时,遇到那么一个人,伤筋动骨的爱着一个人,等到伤痕累累,遍身鲜血淋淋吃够爱情的苦便再也不敢随意付出自己的感情。

  “蓝云笙,不要伤害赫连泽,不要让我对爱情最后的赌注也输了。”

  赫连泽站在客厅许久,凤眸里写满不困惑,没办法理解斯蓝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斯蓝说能要救蓝云笙只有自己,自己能为他做什么?除了陪他喝酒……

  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赫连泽咬唇,不知道要想多久,总之想不透,担心死变态,不要为秦心付出那么多,不值得,就算秦心怀了死变态的孩子也不值得他这样的去付出……

  那可是一生的幸福!!!

  ——————————————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蓝云笙一直守在医院,守在秦心的病床边,寸步不离;虽然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但一直没休息过,神色格外的憔悴,眉宇之间掩盖不去的怠倦,甚至连唇瓣都泛着苍白。

  秦心睁开眼睛,双手第一反应落在自己的小腹上,紧张的声音沙哑着:“孩子……我的孩子……云笙……我的孩子是不是……”

  蓝云笙愧疚的看着她,咬唇,艰难的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泪水难以控制的往下掉,划过嘴角全是苦涩的味道,摇头:“不会的……他怎么会离开我??他才刚刚到我的肚子里……不会就这样走的……不会的……”

  声音越来越,近乎是一种歇斯底里,双手在半空仿佛是想抓住什么,却只抓住冰冷冷的空气。

  蓝云笙看她如此,心里异常的难受,一把抓住她的双手紧紧的握在掌心里,将她冰冷的手面贴在自己的脸颊上,声音里全是愧疚:“对不起……心儿……对不起,这全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不是……不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云笙,温姨就这么讨厌我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对我的孩子……”

  秦心分离的挣扎,却怎么也摆脱他的双手,眼泪一颗颗的落下来,晶莹剔透,嘶吼着的声音里满载着痛楚与不甘,似已失去了理智。

  “对不起……”蓝云笙站起来,一把将消瘦的她抱在怀中,很用力的抱紧,眼眶里流动的疲倦与愧疚,交织成一张天罗地网叫他无路可逃。“对不起,是我害苦了你……”

  “呜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对我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他是我唯一的亲人……”秦心双手敲打着他的胸膛,是要将心里的悲戚与痛楚全都发泄在他的身上。

  蓝云笙一声不吭的受着,这是他欠心儿的....

  秦心哭倒在他的怀里,一直不停的呢喃着:为什么,为什么……

  蓝云笙没有说话,满心的难受。如果今天换做是蓝斯辰,温婉柔还会这样对心儿吗?

  站在房门口的人久久没有动弹身子,屋内的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似乎也没发现他的存在;他弯腰将一束鲜花轻轻的放在地上,转身不再迟疑的离开。

  脑海里满是她泪流满面,歇斯底里的样子....心口莫名的被刀子割一样的疼,明明与自己无关了不是吗?

  走出医院,看到停在路边的车子,没迟疑的上去。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侧头看着路上的车流不断,沉重的开口:“有香烟吗?”

  季风稳疑惑的扫了他一眼,递给他香烟与打火机。

  蓝斯辰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白雾缭绕的包围他,指尖的星火一闪一闪的,明暗交替,烟雾化成一团一团的往车窗外飘,他的思绪有些凌乱……

  “怎么了?”季风稳好奇,多少年没见他露出这样的神色了。

  蓝斯辰没回答,又是狠狠的一口香烟,烟雾从鼻孔里冒出来,缓慢的,安静的,辛辣的味道却呛得他急咳,沉默良久。自话自说——

  “我刚才看到心儿失去的样子,痛不欲生。”

  “然后....”秦心怀的孩子是蓝云笙的,就算没有了该痛苦的人也是蓝云笙。

  蓝斯辰缓慢的侧头,视线迎上他锋利而悲凉,薄唇轻轻的一扯:“我在想,她那时有多痛。”

  季风稳愣住了....

  ——她,除了斯蓝还能有谁?

  当年斯蓝承受的不仅仅是失去孩子的痛苦,还有他给她的伤害,就算最后所有人都在帮自己圆谎,最终让她再次相信自己了....

  可她的心里还是痛的,当时自己一点也没在意过....孩子,在他的眼里是天真可爱的,可他却不喜欢孩子...尤其是自己的孩子。

  不是斯蓝的问题,是自己的问题,自己没办法接受自己有一个孩子...所以在斯蓝失去孩子的那一刻,他没有心痛,反而是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因为这个孩子不是他杀的,是意外流产....

  现在细想起来,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痛苦全是斯蓝一个人在背,她把所有的快乐都给了自己,而自己却带着她一起下地狱。

  而四年后的心动,或许是一种报应....

  自己,贪恋这样的报应。

  恶魔的爱情注定是如此强烈的死亡气息,炙烈的爱,窒息的绝望....

  季风稳深深的叹一口气,心里也在替蓝斯辰难受,更替自己难受。那个女人消失了好久好久,自己一直坚持不懈的在寻找,却始终没有一丁半点的消息,如今三少又这样,心情更加的沉重。

  “三少,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如今,她忘记了也好,什么都不需要记得会比较快乐一些。”

  蓝斯辰没说话,只是一根烟静静的没了,只剩下烟蒂落在地面上,地上银白色的烟灰一阵风后消失的一干二净……

  怎么会过去呢?永远都不会过去,就算斯蓝能忘记,自己也没办法忘记。

  “我让你办的事办的如何?”

  季风稳点头,从后座拿过来两个文件袋:“这个文件袋是原件,复印件已经送去美国,这一份是你要的资料。”

  蓝斯辰拿过资料袋,打开细细的翻看了一下文件,写的很详细,只是越看下去,他眉头皱的越紧,手指紧紧的捏着文件,语气冷冽:“这件事还有没有别人知道?”

  “他们这两年比较收敛,极少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我猜,斯蓝大概也是不知道的。”

  季风稳接过他递过来的袋子,又重新放回原处,不禁好奇的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帮我约许宁陌见面。”蓝斯辰没有迟疑的开口。

  “你要和他见面?你明知道他是……”

  “文件你先保存着,适当时机交给斯蓝。”蓝斯辰低哑的声音打断他的话,停顿了一下,语气沉了沉:“就当是我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季风稳皱着眉头,眼看着他要推开车门时,追问:“这样做值得吗?”

  蓝斯辰还没说话,听到他的声音继续道:“我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情与义原本就两难全。”蓝斯辰淡淡的开口,侧头看向医院,充满生死离别的地方,“我已经选择了她,便没有后路可退。”

   季风稳不再问,也许到此刻他终于懂了蓝斯辰是一个什么样的。

  无情深处胜有情。

  余光扫过两个文件袋,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意,不住的摇头。

  斯蓝啊斯蓝,你可知道,你已经让三少万劫不复....不复....

  ————————————纯洁的少爷分割线——————————

  温婉柔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的喝咖啡,早已云淡风轻,宛若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蓝渊墨吩咐欧若先去,欧若与温婉柔打过招呼,立刻离开。蓝渊墨坐在温婉柔的对面,开门见山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真没想到你也会栽在一个毛丫头的手上。”

  温婉柔放下咖啡杯,温柔的眸光迎上他:“你不认为是我做的?”

  蓝渊墨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饶有深意:“你不会,你连……”

  “蓝渊墨。”

  不咸不淡的三个字掷地有声,没有丝毫的杀伤力,却让蓝渊墨的话戛然而止,收回自己的话,只是靠着沙发,嘴角噙着戏谑的笑容:“总之,我们绝对不能让秦心嫁入蓝家。”

  “你自己的儿子,自己还不了解?”温婉柔理了理披肩,薄唇轻扯:“他从小就是最听话,最乖巧的一个,可若真的倔强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出来。此刻,他认定事情是我做的便一定是我做的,为了补偿秦心,他怎么可能会不给秦心一个名分!”

  “这个女人心眼太多,进了蓝家迟早会出事。”

  蓝渊墨威严的语气里掺和不善,原本订下秦心与蓝睿修的婚事不过是小时看她可爱,只是没想到长大后会带给蓝家这么多麻烦,这门婚事早已不是他们满意值里。

  “她要嫁便让她嫁,他要娶便让他娶。你越是阻拦,反而让他们更加的执着,何苦。”

   “你倒看得开。”蓝渊墨皱了一下眉头,想想还是摇头:“云笙的一生不能被她给毁了。”

   “几个孩子还有谁没被毁?”温婉柔平静的语调中难得的冷漠:“哦,也就睿修好一些。这些年不枉你细心栽培,有心雕琢。”

   “蓝斯辰又何尝不被你娇惯?如若不然,挖人心这样丧尽天良的事他能做得出来。”

  蓝渊墨远云淡风轻的声音却让气氛遽然降至冰点,两个人的神色明明是波澜无惊,气氛却是把弓弩张,十分诡异。

  温婉柔没说话,只是站起来,美眸低着扫了他一眼“你又能比他好到哪里去?”

  不等蓝渊墨的说话,她已转身离开,毫不避讳佣人的在场。

  蓝渊墨不屑的冷哼一下,站起来直接出了蓝家的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从医院回来的蓝斯辰。

  父子见面,没有比他们更陌生的,相互视为空气,不交流,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宛如这个世界没有这样的人。

  蓝斯辰将车钥匙丢给佣人,大步流星的走回房间里,不等守在门口佣人说话,他强制性的推开门。温婉柔刚换好睡衣,腰带系成蝴蝶结,回头平静的眸子看向他:“你也是来向我兴师问罪!”

  “别再让那个欧若踏入蓝家半步。”蓝斯辰不回答她的话,只是声音生硬而强势。

  温婉柔转身坐在床上,掀起被子坐在床上扯下盘起头发的发圈,云淡风轻的问:“怎么了?”

  “你这么聪明不会不知道她的身份。”蓝斯辰压低的声音极力在隐忍着什么,眼眸攸地一紧,额头的青筋暴跳,“你们到底闹够了没有?还要多久,多久才终止你们荒唐而可耻的思想。”

  温婉柔巧笑嫣然,微眯着眸子,喃喃:“你这是在为我抱不平?很意外。”

  “我只是觉得这么地方一天比一天肮脏。”

  一字一句,仿佛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蓝斯辰不再说话,直接转身离开房间,这里的一切都无比肮脏,甚至连空气都是浑浊不堪的……

  他们一直在维护,究竟维护什么,这些肮脏不堪的人与事,到底还有什么值得蓝云笙去付出,到底哪里还值得自己来保护。

  温婉柔看着他远离的背影,无奈的摇头,只是缓慢的躺下,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嘴角轻勾出弧度,每一句话都是无声的口型:

  ——如果觉得肮脏,那便用你的能力改变这一切!

  蓝斯辰回到房间,坐在椅子上,极力的压抑住心里的恼火。明知道欧若和蓝渊墨之前的关系,她还可以云淡风轻,恍若不知;不觉得肮脏吗?

  喝完水的空杯子被紧紧的握在掌心里,指尖收紧力气,只听“啪”的一声,玻璃杯碎裂了;他的手指还紧紧的握着,玻璃的碎片刺进肌肤里,鲜血不断的流出来,鲜红的颜色,沿着掌心的缝隙一滴滴的落在白色的桌子上。

  似乎唯一身体的疼痛才能缓解他心里的压抑!

  摆放在一旁的电脑一直没关过,忽然蹦出画面,斯蓝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对着摄影头眨巴眼睛,嘴角扬起浅笑:“还好吗?”

  蓝斯辰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放在身后,嘴角泛起浅浅的笑意:“怎么想到和我**?”

  “因为....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斯蓝脸上的神色笃定而张扬,手指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不要说话,看看我就好,我有点困。你陪我一起……”

  “好...我陪你一起,你睡。”

  蓝斯辰嘴角洋溢着温暖而宠溺的笑容,等到她将电脑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侧着身子,只能看到她半张脸。

  斯蓝闭着眼睛,安静沉睡时的容颜像是孩子般青稚。

  蓝斯辰是极爱看她沉睡时的模样,没有任何的修饰,纯天然的样子的,只是眉头会紧锁着,每每如此,他都想点开她紧皱的眉头却无能为力。

  撇在身体的手,鲜血一滴滴的落在木地板上,形成一块血瘫,倒影的桌椅;蓝斯辰没有察觉到同意,烦躁不安的心,逐渐的平息。手指将画面截图保存在指定的盘子里。指尖轻轻的,迷恋的摩挲着冰冷屏幕上的容颜,自言自语:“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可又有谁能争得过自己的命。阿斯,我争不过的,可我知道你能争得过,别输给命运……输给我……”

  指尖一直逗留在屏幕上那半张脸上舍不得放手,只怕一放手,就此终身不得,抱憾而去,死都死的不安心。

  “对不起,让你吃了这么多苦;对不起,我才开始明白,原来什么是爱……”

  活了这么多年,一直以为自己懂的,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得到的教训,重新认识了爱。

  “啊!!!!!”

——————————我是郁闷分割线————————

  少爷说:今天月票翻倍哦,月票每过300张,加更一章:3000字。红包日过5000,还是加更:2000字。

  先奉上5000字。希望大家投月票啊投月票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8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