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13:死亡逼近·迷雾重重(红包加更)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6702 2012-08-20 17:37:50

    013:死亡逼近·迷雾重重

  深夜的蓝家格外冷清,客厅只亮着一盏台灯,二楼的走廊关掉了吊灯只留下昏沉而黯淡的壁灯,尽头的窗户开着,冷风一阵一阵的吹进来,窗外的苍穹堆积着厚实的云层遮住了月亮,浩瀚的苍穹里一颗星星都没有,让人感觉阴森。

  忽然出现的黑影缓慢的在移动,在走到一个房间时,四顾张望,将没有人,手指握住了冰冷的门把,咬唇神呼吸一口气,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飞快的在跳,几乎要从咽喉间跳出来。窗口的冷风吹来,让白皙干净的手泛起了鸡皮疙瘩。

  终于还是轻轻的推开了门,黑暗中摸索到开关,在“啪”的一声后,明亮的光芒扫走所有的阴霾。眸光落在了房间内时,惊恐的吼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凄凉的、骇人的、恐惧的声音尖锐的几乎要将大地都震动了……

  听到骚动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寻找声音的来源,蓝斯辰和蓝云笙一起走到了房间门口,对视一眼,立刻推门而入,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蜷曲在墙角的秦心,满脸的泪水,浑身都在颤抖,像是被人丢弃的小动物。而她的眼神失神的盯着一个方向,充满了恐惧与害怕。

  蓝云笙和蓝斯辰的眸光顺着她的视线一直过去,看到画面时,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冷气。

  管家平躺在地上,四肢全部分开,惊恐的眸光盯着天花板,她的身下是一大片的血瘫,空气中弥漫着鲜血与腐朽的味道,死亡,无处不在,黑暗无穷无尽。这样骇人惊悚的画面,任谁看了都会鸡皮疙瘩竖起,惊恐的不知所措。

  又是同样的血腥味,又是相同的死法,蓝斯辰盯着眼前的画面,剑眉拧成了一团。上次在秦家,乔雪是头颅被分开,而这次管家居然是四肢都被分开,到底会是谁用这样残暴的手法杀人,原因又是为什么?

  蓝云笙见过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秦心的身上,一贯强硬的声音扬起:“没事,别怕。我送你回房间。”

  秦心摇头,哭红的双眸凝视着蓝斯辰高大的背影,嘶哑的声音响起时都在颤抖:“斯辰……”

  蓝斯辰回头看见她,眼底划过一丝心疼,蹲在她面前,温柔的声音道:“先让云笙送你回房间,我去报警。别怕,没事的。”

  秦心伸出手紧紧的揪住他的胳膊衣服,眼神胆怯的看着他:“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了管家?我好怕,下一个要死的人是谁,是我,还是……”

  她说不下去了,如果下个死的人是蓝斯辰,她该怎么办……

  蓝斯辰凤眸攸地一紧,大掌握住她冰冷的双手,笃定的语气道:“不会再有人死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人死了。”

  “云笙,帮我送她回房间。一会警察还会来录口供,你先冷静一下。”蓝斯辰怜惜的摸了摸她的脸颊,薄唇微抿,剩下的话却没说。

  蓝云笙深意的扫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扶起秦心,送她回房间。

  蓝斯辰将门关上,回头看着眼前的一切,利眸里的光闪烁不定。双手放在口袋里,走到管家的身边,缓慢的蹲下,观察着伤口,切口很整齐,看样子很利器很锋利,是一次成功,血肉模糊的伤口隐约可见白骨。可是她眼神究竟在看什么?天花板吗?

  蓝斯辰扬起头看向天花板,空白的一片并没有任何的东西。

  不久警车的鸣笛声靠近,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蓝家。这次局长亲自来,身边跟着的是穿着紫色棉布睡衣睡裤的Scorpio,头发很随意,眼睛半眯,嘴巴里还含着糖,双手抱着爆米花桶,没有表情的表情走进蓝家。

  “案发地点在这里。”蓝斯辰站在二楼冷清的声音响起,眸光看见Scorpio时剑眉蹙起,这么晚局长怎么会把她也带来。

  赫连泽一身紫色的长裙,戴着假发,淡淡的装,胸前垫着两个苹果,风情无限的站在Scorpio的身边,手里还拎着一个箱子。这样的组合,怎么看,怎么觉得怪。

  蓝斯辰深意的眸子细细的打量她身边的女人,怎么都觉得眼熟,只是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Scorpio小姐,请上去看看情况吧。”局长对Scorpio的嘴脸永远是巴结和奉承。这点是全警局与蓝斯辰都无法理解的地方。

  Scorpio一边上走一边吃着爆米花,从走进来开始就没对二楼的蓝斯辰看一眼,仿佛他就是空气。她第一个走进房间,局长走在她的身后,看到画面时,剑眉蹙起,脸上的皱纹显现的更多,立刻找借口道:“我肚子有点不舒服,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先出去。”

  赫连泽一看画面,娟秀的眉头也忍不住的挑起,幽幽的声音:“我能出去一下吗?”

  Scorpio冷漠的瞥他一眼,嘴巴里的爆米花还在发出清脆的声音。赫连泽无语,为什么看见这样的画面她还能吃得下去。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变态?

  他认命的蹲在尸体旁边,打开箱子,开始处理,反正跟在她身后已经很长时间,这些事难不倒他。

  Scorpio走到尸体旁边,蹲下来,手往嘴巴塞东西的动作一直没停止过,眼神忽而犀利的落在了她被分开的四肢上,用中指戳了戳伤口,血液已经凝固,相信死亡时间会在前半夜。

  赫连泽抬头看见她用戳过尸体的手继续抓爆米花,额头的青筋都在暴跳。“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连同这个鬼玩意一起丢下去?”

  Scorpio愣住了,低头看看有点血迹的手,在看看爆米花,呆呆的说:“哦,脏了。”

  赫连泽额头冷汗涔涔往下掉,孩子,问题的重点应该不是在这里吧。

  Scorpio站起来,转身走向窗台,看了看周围,没有任何的异样,安静的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到底是谁,可以没有一点动静的把人给杀了。

  “靠!谁这么变态,杀完人还要分尸。”赫连泽不爽的吼道,再多看几眼,怀疑自己回去会做噩梦。

  “同一个人。”Scorpio忽然冷冷的开口。

  “你怎么能确认?”蓝斯辰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背影很消瘦,没有穿高跟鞋,却穿着一双紫色的棉布拖鞋,鞋头还是一只狗头,吐着舌头。这样看她,真的很——呆。

  “伤口一样。”她转身,波澜无惊的眸子像死水,忽然迈动步子直直的走向他,脚下踩到了血液也无所谓。

  蓝斯辰眼眸一掠,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赫连泽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Scorpio在他面前停下脚步,低头靠近他的胸膛鼻子像警犬嗅了嗅,又嗅了嗅……

  蓝斯辰不解的眼神看向赫连泽……

  赫连泽无奈的站起来,拎着Scorpio的衣领,赔笑:“她是狗鼻子,对气味比较敏感。可能,你身上有什么味道是她敏感的。”

  “血腥味。”Scorpio木讷的开口,眼神落在他的双手上:“好多的血。”

  蓝斯辰脸色幽然苍白起来,眼神探究的看着她波澜无惊的神色,额头滚下一滴汗水。她到底知道什么,又想说什么?

  “这孩子有点傻。”赫连泽恼怒瞪她:“你在干嘛?”

  Scorpio呆呆的眼神看着他,薄唇吐出三个字:“开玩笑。”

  赫连泽脸色都扭曲了:“这个一点也不好笑好不好.”

  蓝斯辰却笑不出来,她的话总是半真半假,意有所指。双手放在口袋里,眸光落在赫连泽的身上:“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连。”

  “潘金莲。”

  前者是赫连泽的回答,后者自然是Scorpio的回答。赫连泽恼怒的瞪她:“你给我闭嘴,行不行。”

  Scorpio瞥了他们一眼,经过蓝斯辰的身边走出了房间,刚刚过来的蓝睿修穿着灰色的睡衣坐在轮椅上,看到她时停下了轮椅。眸光深邃的打量着她,这样看起来明明就是斯蓝,只是眼神一点光都没有。只是斯蓝不一样,斯蓝的眼睛很闪,很亮,像是会说话;她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一点小心思都藏不住。而眼前这个女人,自己见了两次,却明显的感觉到她是一个迷,让人无法琢磨透的迷。

  Scorpio走到他面前停下脚步,将自己的手落在他的头上。她的手有点凉,碰到他的肌肤,触觉微凉。“Scorpio /will/ be/ sheltered/ Aries

  这样的姿势就好像是上帝在宽恕与自己忏悔的信徒。

  蓝睿修深沉的眸子掠起迎上她,薄唇勾起,声音很轻:“你是说,天蝎座会庇佑白羊。你会庇佑我?”

  “很美。”

  “什么?”

  “你戴着项链很美。”Scorpio开口,眼神却依旧没有光,没有色彩。

  蓝睿修听到佣人说的话,眼神瞥过门缝隐约看到里面的惨状,勾唇道:“你不怕吗?为什么要做这一行?”

  Scorpio眼睛眨了眨,沉默一小会仿佛是在思考,在蓝睿修等的快没耐心时回答:“无聊。”

  蓝睿修无语。因为无聊所以才来看尸体?!他怀疑的眸光看着她,怀疑她是不是斯蓝。蠢女人会有这样的勇敢吗?

  Scorpio收回手,眸光淡淡的看着他良久,薄唇轻抿了几下,发出无声的声音。而蓝睿修却是紧紧皱起眉头,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也没办法看清楚她的口型,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

  楼下的客厅,警方的人正在给蓝家的佣人们做口供。蓝云笙搀扶着还处于惊吓中的秦心坐在沙发上,有一个警察过来给她录口供。

  赫连泽拎着箱子从房间里走出来,走到Scorpio身边:“下去,我们该回去了。”

  Scorpio眼神从蓝睿修身上收回,转身走向楼梯…赫连泽走在她的身边,眸光扫到秦心与蓝云笙,如墨画的剑眉蹙起,差点忍不住的爆粗口:草TNND熊!五百万怎么会在这里?

  恰好,蓝云笙也抬起头,视线刚好与赫连泽在半空中交集在同一个点上。蓝云笙的眼底也划过一丝疑惑,这个女人很面熟,哪里见过。不过,他的视线下一秒又被Scorpio吸引了。这个看起来呆呆的女人,面瘫就是四年前那个被蓝斯辰挖了心脏的女人?

  无心菜无心可活,人无心又如何活?可能只是长的一样。

  要是现在的身份与场合不对,他真不介意上前用高跟鞋将五百万的脸给踩成稀巴烂。奶奶个熊,难怪他那么无耻下流,不要脸,原来和蓝斯辰那个禽兽流着同样的血。姓蓝的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秦心红肿的眼神迎上Scorpio,立刻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哽咽:“斯蓝,管家死了。以前你最喜欢吃她做的菜,你还记得吗?”

  Scorpio茫然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听不懂她的话,只是喃喃的开口:“又是你!”

  秦心一怔,“斯蓝,你的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一边的警察立刻反应过来,开口:“两次案发现场秦小姐你都在场,而且你都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

  局长眼眸立刻一转落在秦心的身上:“秦小姐,据蓝家的佣人说,那个房间是以前蓝家三少奶奶的房间。自从她逝世后,房间就被封锁,请问你为什么半夜会去一个一直没人进的房间?”

  秦心的脸色瞬间惨白,眼泪堆积在眼眶,胆怯的看着他们,不住的摇头:“你们是什么意思?怀疑我是凶手?是我杀了管家?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杀人?”

  “秦小姐,如果你不能说出合理的理由,我们绝对有理由怀疑你和这宗谋杀案有关。如果你坚持不肯说,我们只有带你去警局一趟了。”局长一板正经的开口。

  “我没杀人,你们为什么要带我去警局?”秦心嘶哑的声音,眸光哀求的看向走下楼的斯辰:“斯辰,我没杀人。我真的没杀人,你要相信我。”

  蓝斯辰站在她的身边,握住她颤抖而冰凉的手指,眸光深意的扫了一眼Scorpio,温柔的开口:“别怕,你没杀人就要说出为什么半夜要去斯蓝的房间?”

  “我……我……”秦心咬唇,环视一周,只见所有人的眸光都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焦急的眼泪缓慢的落下,挂在白皙的脸颊上,哽咽:“我真的没杀人,我去斯蓝的房间是因为斯蓝回来了。我想去她的以前的房间看看,想帮她重新布置房间,好让她能回蓝家,能回到....斯辰的身边。”

  因为她的眼神一直盯在Scorpio的身上,所有人的眼神都盯着Scorpio。

  局长蹙起眉头:“秦小姐,你在和我们开玩笑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蓝家三少奶奶四年前就死了。一个死人又怎么会回来?”

  “Scorpio……”她咬了咬唇:“Scorpio就是斯蓝啊!”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目光仔细的打量着Scorpio,她是斯蓝?四年前的蓝家三少奶奶?怎么会Scorpio?

  局长眸光看向Scorpio,小心翼翼的问道:“Scorpio你是斯蓝?”

  “不是。”赫连泽脸上的笑意没有了,眸光落在秦心的身上,“她是我老板Scorpio,更何况,要是她是斯蓝,蓝家三少会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认识吗?”

  呃……局长犹豫,眸光转移到蓝斯辰的身上:“三少,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蓝斯辰平静的眸子看着Scorpio,手紧紧的握着秦心的手,淡淡的开口:“她的确长的和我妻子是一模一样,所以心儿才会误认为她是斯蓝。”

  “我也相信心儿不会杀人。”蓝云笙此刻站起来,走到秦心的身边,眸光冷彻的盯着Scorpio:“心儿身体不是很好,力气也不是很大,她如何能杀一个人,还能分尸?”

  秦心侧头仰望着蓝云笙,眼神里闪烁着感激……

  赫连泽在心里不耻,这个死变态一定是窥觊自己弟妹的美色才说出这样的话,一个死变态什么都做得出来。

  蓝睿修一直在二楼,没下来,俯视客厅发生的一切,包括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听的清清楚楚。准备要下楼时,Scorpio忽然扭头眸光直射到蓝睿修的身上,冷清的声音扬起:“Stop!I'm |fine!”

  蓝睿修愣住了,她不让自己下来。

  蓝斯辰眸光深幽的看着她,眼底闪烁不定,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之前的话不是刻意说的吗?她每次见蓝睿修好像都不一样……

  Scorpio没说话,转头眸光看向赫连泽。赫连泽心领神会的点头,对局长道:“我们已经处理完,具体的事情还要等回警局。最快要到明天下午才能给你报告。”

  “没问题,没问题。我让警车送你们回去。”局长客气的开口。

  Scorpio准备走时,蓝斯辰忽然扬起眉头松开了秦心的手,上前一把握住她的胳膊,低沉的嗓音道:“跟我走。”

  赫连泽眼底划过一丝意外,惊恐道:“喂!你想做什么?放开Scorpio……”就要追上去时,蓝云笙眼疾手快的按住了他的肩膀,严谨的开口:“他不会伤害她。”

  赫连泽扬眉,眼底划过一丝厌恶,狠狠的甩开他的手:“你想占我便宜啊!死色鬼……”

  死——色——鬼!

  蓝云笙愣住了,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骂,尤其是她骂这三个字时感觉怎么那么怪!

  秦心眼神追随着蓝斯辰的身影而去,他为什么要带走Scorpio,他们现在要去做什么?

  蓝睿修一直在二楼,冷眼看着这一切,他大概能猜测到蓝斯辰会把Scorpio带去哪里。

  赫连泽眼看追不上蓝斯辰了,余光扫到局长身上,索性一个跺脚,佯作委屈:“局长,他对我性骚扰,你要给我做主,把他抓起来关牢里。”

  “我……你……”蓝云笙一直平静的眸子此刻也忍不住的睁大,看着赫连泽,这个女人摆明了是无理取闹。

  局长为难的看着赫连泽,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啊。他是蓝家的二少爷,不是说抓就能抓,何况人家只是碰了一下你肩膀,这构不上性骚扰吧。

  “局长,你该不是畏惧蓝家的势力,不敢抓他吧……”赫连泽恼怒的眼神瞪了一眼蓝云笙一下,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咬碎。

  局长讪讪的抹汗,我的确是不敢啊……

  秦心咬唇,仰头去看蓝睿修,只见他面无表情的回房间。自从他出院后,自己也极少能见到他。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来他都在休息,还是他刻意避开自己,不愿意见到自己。

  …………

  蓝斯辰将Scorpio塞进车子里,给她扣好安全带,上车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Scorpio没挣扎也没喊叫,反而是镇定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哪怕他车子当飞车一样在开,面色也没变过。侧头看向车窗外一扇即逝的风景,彩色的霓虹从她白皙的脸颊上一闪而过……

  蓝斯辰冷清的脸色没有任何的表情,眸光冷彻的看着路的前方,脚下的油门踩到低,冷风呼呼的从窗外灌进来,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手面的青筋都在暴跳。

  幽静的车厢里,除了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只剩下他们浅浅的呼吸声,交错在一起,起伏不定。

  半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停在了一家婚纱店的门口,周遭的商店都打烊了,只剩下路边昏暗的街灯,飞蛾不断的围绕着灯光打转,落在地上细微的光影。

  蓝斯辰下车,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不温不火的声音道:“下车。”

  Scorpio听话的下车了,蓝斯辰一把抓住她的手,不顾及她的脚步,直接拽着她走到壁橱的面前……

  昏暗的光线,明亮的玻璃,里面摆设的是一张很大的婚纱照,崭新崭新的。照片上的女人有着明亮的眼睛,天真无邪的笑容,嘴角弯起的笑容好像叫“幸福”而她身边站着的男人,神色淡然,虽然没有笑,但薄唇有着若隐若现的笑意,两个人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甜。

  Scorpio表无表情的站着,目不转睛看着照片,冷风吹来时扬起她的头发,照面上的容颜与她的容颜一模一样,只是神色不一样。一个天真烂漫,一个呆滞死板。除了一样的五官,找不到其他任何相同的脸。

  蓝斯辰松开了她的手,眸光深幽的望着照片里的女孩子,薄唇扯了好几扯,终于挤出声音:“照片里的人叫斯蓝,是我的妻子。现在,你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叫你斯蓝。还是——”

  话语一顿,他缓慢侧过头,眸光看向她……“你根本就是斯蓝?”

  Scorpio无动于衷,没有去看他,也没有开口,只是盯着照片一直看一直看,原来还有东西可以证明曾经的斯蓝,是真的存在过。

  “四年前,我选择放弃她的生命。我从未乞求过要她原谅我,因为不是所有的事都值得被原谅。”蓝斯辰的声音在黑夜里格外的沉重与冷清,薄唇一张一合,似乎隐约颤抖:“可如果真的要乞求,我只想乞求让我承受所有的报应,放过其他人。人一生下来便带着原罪,而上帝一开始没宽恕过我的罪,现在我也无需任何人的宽恕。”

  蓝斯辰深邃的眸子如浩瀚苍穹里的星辰,凝视着她,一字一顿的开口:“今晚不管我如何,都不会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日后也不会有任何人会找你麻烦,你懂吗?”

  他的话,已经赤\裸|裸。

  Scorpio依旧没看他,只是盯着照片,忽然开口:“你爱过她吗?”

  “没有。”蓝斯辰没有一秒的迟疑,回答的干净利落。

  “可是她很爱你。”Scorpio淡淡的开口,上前一步,指尖轻轻的划过玻璃,好像摸过斯蓝的脸颊。蓝斯辰眸光一怔,眼底写满了不可思议盯着她……

  “你看,她把对你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微笑你。因为爱你,所以笑的这么甜美。”

  好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这是认识以来,她对自己说的最长的一段话。蓝斯辰意外的顺着她的手指看到斯蓝甜美的笑容,以前总看不懂她为什么笑的这么甜美,现在想着她眼底涌上来的那是:爱。

  “如果我说,我亲手挖出她的心脏,你觉得她还会爱我吗?”

  “会。”Scorpio冰冷的声音扬起时,侧头看向他,木然的神色在灯光下黯然:“只是到下辈子,她找不到自己的心,会谁都爱不上。”

 少爷说:会有妞儿给我留月票,月底给我投吗?有的请举手(脚)!!!!这一章是七千字。加更也在里面了。还欠下6个加更!再有三天就能还完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5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