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的豪门前妻

040:有惊无险

总裁的豪门前妻 妖妖逃之 2399 2012-08-05 14:00:48

      斯蓝的话还没说话,蓝斯辰的眸子攸地一紧,寒光乍现。下一秒粗暴的攫住她的薄唇,斯蓝奋力想推开他,他却纹风不动。

  蓝斯辰很不喜欢她狡辩时样子,女人就应该乖乖的听话!尤其是,做他蓝斯辰的女人!

  “唔……放开我……”

  “不要……斯辰,停下来……”斯蓝很想推开他,无奈力气相差的实在太大!

  或许,应该给她一个教训!不管为了什么,她都不能再和那个牛郎靠近了!!

  斯蓝害怕着他的动作,却也无法抗拒,哀求的开口:“不可以!会伤到宝宝的……斯辰,不可以……”

  “你该记住,自己是谁的!”蓝斯辰附身,薄唇贴在她的耳边,声音宛如鬼魅一样飘至她的耳朵里。

  斯蓝无力的承受着他的“惩罚”心里很难受,不喜欢这样的蓝斯辰。看自己时的眼神一点感情都没有,冷漠的好像自己只是他发泄的工具。

  “斯辰……痛!”斯蓝艰难的挤出三个字,手指的力气都逐渐消失,眼前的场景都变得模糊。

  蓝斯辰黑眸里映着血红,冷硬的轮廓线拉进成随时会断的弦,双手飞快的为她拉好衣服,低沉的嗓音道:“斯蓝……”

  斯蓝痛的好像每呼吸一口气都是痛,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艰难的开口:“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

  “不会有事,我送你去医院!”蓝斯辰语气坚定,不再迟疑的拨开她的手,下车,拉开了前排的门,坐进驾驶位置,扣好安全带,动作一气呵成,毫不犹豫。

  一只手握住方向盘,一只手握住车钥匙,余光扫过后视镜时却有一丝的迟疑。镜子里的斯蓝脸色苍白如纸,双手紧紧地抱住肚子,异常的痛苦,额头密布着细汗,沿着她清瘦的轮廓线滚落……

  原本这个孩子来的就太意外,破坏了自己之前的安排,何况在怀孕之后自己有给她吃避孕药,这个孩子可能会受到影响成为畸形或残缺。她的体质不算太好,如果再迟一点,这个孩子一定保不住!

  这个孩子原本就不应该出现。

  蓝斯辰手紧紧的握住冰冷的车钥匙,迟迟没有动作。凤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挣扎与矛盾……

  斯蓝痛的几欲想晕过去,卷翘的睫毛轻颤下的眼睛睁开看向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开车。肚子真的好痛,感觉液体一直在静默流淌,自己很想阻止,不想让它继续流,无能为力。

  孩子,好像要离开了自己,从自己的身体里离开。

  斯蓝水眸盛满泪水,乞求的眼神看着他的侧脸,满心的害怕,不知道他为什么没动作。被咬破的樱唇上还沾着血迹,蠕动了几下,空腔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嗓子一紧,痛的发不出一点的声音。只是,眼角晶莹剔透的泪珠无声无息的掉下来……

  蓝斯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她的泪光闪烁的双眸不断的回荡,充满乞求的看着自己,那么痛苦的模样,像是一块石头沉重的压在自己的心口,压抑难受。过了十几秒,他猛然睁开眼睛,透过后视镜与斯蓝的视线交集在一起——

  “坚强点,我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

  言毕,立刻发动引擎,脚下的油门已经被踩到最底。车子如离弦的箭,飞驰出去,在寂静的公路上狂奔。

  斯蓝咬着已破的唇角,麻木的都感觉到不疼痛了,努力的调整的自己的呼吸,手紧紧的揪住衣服,在心底和孩子沟通。宝宝,别怕,爹地说过不会让你有事,就绝对不会让你离开。别怕!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痛的想死过去,嘴角却扬起一丝丝的弧度。斯辰只是被自己气到了而已,他不会对自己和孩子冷眼旁观的。刚才心里幽然而生的恐惧逐渐的消失……

  蓝斯辰没有再去多看一眼斯蓝,黑眸紧紧的看着路前方,不管是绿灯还是红灯从不停车。紧绷的神色似乎在害怕孩子的离开——

  这个孩子是不受欢迎的出现,但终究是自己的孩子!

  蓝斯辰没办法忽视这条小生命,哪怕这场婚姻不过一场阴谋。

  医院,夜晚格外的冷清。蓝斯辰停车,抱着斯蓝冲进了急症室,将她交给了急症室的医生。

  斯蓝被躺在病床上,手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薄唇一张一合,吐出羸弱的声音:“斯辰,我……怕!”

  蓝斯辰迟疑一下,空着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低哑的声音充满强势的霸气。“不怕,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相信我。”

  斯蓝水眸前一片氤氲却清楚的看到他黑眸里的坚定。闪烁的光芒比黑色宝石还要璀璨夺目,像黑夜里的一盏明灯,驱走了所有的黑暗与寒冷,让她能看得清楚前方的路。

  不过短短的十几秒宛如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斯蓝狠狠的点头,松开了蓝斯辰的手。斯辰说孩子不会有事,就一定不会有事。自己相信他!

  急症室的医生戴上口罩匆匆开口:“三少,麻烦你出去等,这里交给我,不会有问题。”

  蓝斯辰深意的扫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转身离开。站在门口,双手放在口袋里,抬头看着刺眼的白光却没移开目光。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但他却只能嗅到自己身上血腥的气息,属于斯蓝的血。

  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满是血腥的感觉。

  蓝睿修大步流星的走过来,眉角高挑,薄唇勾起冷笑,并不像是来关心斯蓝的。

  “没想到你这么饥渴,有必要这样心急?”

  蓝斯辰的眸光从白光移动到他的身上,神色一沉,明显的不悦,“我没通知你过来。”

  “我也没兴趣关心你们的孩子死没死。”蓝睿修薄唇挂着邪佞的笑意,抬起手让他看清楚资料:“那个死掉的女人曾经来过这里看妇科!我只是过来调查这件事。”

  “这家医院没有你想找的东西。”蓝斯辰的语气寒冰九尺,似乎很介意他调查医院里的人。

  “我知道这家医院对你有很重要的意义。但——”冰冷的话语一顿,盯着他的利眸深幽起来:“那份资料一天找不回来,他们随时有被双规的危险。云笙已经准备从部队回来帮忙调查此事。”

  蓝斯辰与他对视良久,薄唇抿起没感情的弧度。那份资料的确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没想到蓝睿修已经通知云笙回来了。

  “放心,云笙还不知道你要做的事!在所有人眼底你永远都是善良纯白的天使医生。”蓝睿修洞悉他的内心,冰冷的开口。

  蓝斯辰始终没说话,凤眸目送他的背影离开。眉宇之间掩藏不去的隐忧,如果云笙回来,一定会妨碍到自己。也许,必须在他发现此事前,先找到那份该死的资料。

  医生终于走出来,斯蓝也被护士推出来,转入了VIP病房。

  “还好送来的及时,孩子是保住了。但以后要更加小心,否则再有下次孩子绝对保不住。”

  “谢谢。”蓝斯辰暗暗松了一口气,孩子没事。

  “三少客气了。”医生讪讪的一笑,迟疑半天还是小心的开口:“三少,前几个月还是少做剧烈运动,对大人和孩子都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