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的神秘

早就习惯了

总裁的神秘 Dior小姐 1861 2013-06-08 09:00:47

    “怎么回事?”苏芩扶着座椅,才堪堪没有让自己撞向挡风玻璃。

  “有埋伏,你自己固定好,我要加速了!”话音未落,车子已经突然加快了速度,直颠得苏芩胃里翻滚。

  “砰!砰砰!”

  突然响起枪声,莫靖远一边按着车里的某个按钮,一边从置物箱里拿出一把手枪丢给苏芩,自己也拿了一把,“保护好自己!”

  苏芩还未反应过来,手枪就扔到她的手里,本能地想扔掉,但这个危险时候,有一把枪防身也好,于是,鬼使神差地握在了手里。

  又是“砰砰”几声,车子突然一歪,撞向公路旁边的护栏。

  “轮胎爆了,跳车!”

  刚跳下车,一颗子弹就打到苏芩脚边十厘米处,她哪里见过这场合,当即吓得尖叫起来。

  还好被莫靖远及时捂住嘴巴,“别出声,你一出声,对方就发现我们了。”

  莫靖远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苏芩心里淌过一丝暖流,竟然感觉没那么害怕了。

  不断有子弹在他们脚边爆开,车子已经熄火,黑夜里,谁也看不清谁。莫靖远拉着苏芩,矮着身子,慢慢往前挪动,苏芩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两人的位置。

  “待在这里,不要出来。”莫靖远反手将她推进一块大石头后面,自己则一跃而起,沿着公路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在那里!”

  “快追!”

  又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夹杂着震耳欲聋的枪声,只听得几声惨叫,苏芩伸出小半个脑袋看去,隐隐看到有几个身影倒了下去。

  夜晚让人的视线不甚明朗,苏芩却能准确捕捉到莫靖远的身影,虽然和其他身影一样都是模模糊糊的,但她知道,那就是他。

  只见莫靖远像是能预知子弹的方向一般,灵活地一一避过,手枪一扬,就有人应声而倒。他的身手极佳,就算对方全都拿着枪,却也一时半会儿耐他莫何。

  对方倒下的人越来越多,苏芩渐渐放下心来,这么大的动静,不一会儿就会有警察赶过来,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松下紧绷的情绪,苏芩突然发现身边有点不对劲。明明只有她一个人,为什么她听到了两个呼吸声!

  惊恐地转过头去,只见一顶黑洞洞的枪口,顶上了自己的额头。

“啊!”她惊叫一声,几乎是瞬间,眼睛的余光,就看到莫靖远朝她这边看了一眼,正是这片刻的失神,导致莫靖远没能躲过那枚子弹,几乎将他的肩膀射.了个对穿,仿佛还能看到鲜血喷出来的轨迹。

  身后的男人用枪抵着苏芩,押着她往外走。

  “莫靖远,劝你别做无谓的挣扎,你的女人已经在我的手上了。”男人粗嘎的声音趾高气扬地响起。

  “你快跑,别管我!”看着不停流着血的莫靖远,苏芩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着莫靖远大喊道。

  “臭娘们,想死是不是!”男人扯住苏芩的长发往后拽,疼得苏芩的眼泪花花直冒。

  “放开她!”莫靖远提起枪,枪口对准男人,仿佛他只要再动一下,下一秒,就会被打得脑袋开花。

  男人有些害怕地朝后缩了缩,但一想到苏芩在自己手中,胆子又变得大了起来:“你开枪啊,我敢保证,只要你一开枪,打中的绝对是这个女人。”

  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烦的,莫靖远蹙起眉头,剩下的几个杀手无声地将他围在中间,场面僵持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苏芩紧张得全身发抖,说不害怕是假的,可是眼前的情况,容不得她有害怕的情绪。

  男人或许想到苏芩一个小女人,根本就逃不出自己的掌心,所以只是用枪抵着她,并没有注意她的小动作。苏芩慢慢地将手伸进大衣的口袋,那里,躺着一把刚刚莫靖远给她的袖珍手枪。

  她从来没有摸过枪,但是看过很多电视剧里演的,应该也不难。

  她并不想伤人,前提是有更好的选择……

  “莫靖远啊莫靖远,想不到,你还是落入了我们的手中吧。”男人还在狂妄的地说着。

  只听“啊!”的一声,一个杀手突然倒下,接着,有更多的人相继倒下。

  原来,在车里的时候,莫靖远就按了车上的求救系统,这个信号连同GPS地图将直接发到杨科的手机上。杨科收到信号,立马带着人马赶了过来。

  一个个同伴一息之间全死了,挟着苏芩的男人害怕地将苏芩往前一推,就想逃跑。只是没想到的是,苏芩刚刚已经偷偷开了手枪的保险,她这一推,苏芩手枪运用得不熟练,瞬间就走火了,一枪结结实实地打到男人的小腿肚上。

  这下,他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莫靖远几步跃到苏芩面前,扶起苏芩,语气里带着少有的焦急:“你怎么样?受伤没有?”

  苏芩白着脸上咬着牙摇摇头,这小小的伪装却被莫靖远轻易识破:“你脸色不对,哪里不舒服,老实说!”

  苏芩咬着唇,低下头,小声说道:“刚刚脚扭到了……不过没关系,你快处理一下你的枪伤。”

  “没关系,早就习惯了。”莫靖远说着,一边自顾自地卷起苏芩的裤腿,脚踝处已经开始肿起来。

  伸出手捏了捏,苏芩痛得“嘶”了一声。

  “骨头可能错位了,忍着点。”苏芩还没明白莫靖远的忍着点是什么意思,突然脚下尖锐的一痛,接着是“嘎登”一声,她痛得大叫,手指深深嵌入了莫靖远的手臂,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流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