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的神秘

去公司了

总裁的神秘 Dior小姐 1476 2013-05-27 16:56:59

    “银货两讫,各不相欠……”莫靖远淡淡地重复着苏芩的话,面上是复杂的表情:“祝你成功。”

  病房门被关上,莫靖远消失在了视野中。

  不知为何,苏芩的心里毫无征兆地咻然一痛,好像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快得抓不住。

  静静等待吊瓶挂完,苏芩拖着疲惫的身子办了出院手续。

  一周之类,她住院两次,实在是一刻也不想待在医院里面。

  听说安亚泽又被抓回去了,听说官方是迫于某股大势力的威压,连安氏的面子也不敢给。

  ——一切都是听说,苏芩从未求证。

  日子又恢复了寡淡如水

  ——除了莫靖远每夜疯狂的索求。

  经过几场情.事,身体习惯了莫靖远的力道,苏芩没有太难熬,少了前两次的无所适从,却多了一份奇妙的感觉,只是高傲如她,是不肯承认的。

  很快到了合同到期之日,苏芩以为自己会激动得睡不着觉,事实上,她确实一夜没睡好,却不是因为激动。

  她将自己埋在被窝里,闭着眼睛,像中邪一般地回忆着与莫靖远相处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见面,她狼狈如丧家之犬,他高贵如万王之王,她乞求他的帮助,她等着他待价而沽。

  第二次见面,她已是国内有名的律师,他仍是高贵如神祗,她毫无选择地献上自己,他接受得理所当然。

  第三次见面,她穿着漂亮的晚礼服,和他共浴舞池,他狠狠地夺走她的呼吸,他主宰着她的一切。

  第四次……

  第五次……

  每一次的自己,都卑微如尘埃,恨不得把头埋在地毯里去。

  明明应该只是交易一场的,明明明天开始,就各不相干的,可是为何自己会去想起,在这个冰凉如水的夜。

  莫靖远就睡在她的旁边,他的呼吸很轻,很均匀,一只手臂搭在苏芩的腰上。

  苏芩怕吵醒他,一动也不敢动,僵直着身子到快要天亮的时候,才睡上了一个囫囵觉。

  闹钟准时将苏芩从睡梦中拉回现实,床的另一边已经没有人了。

  苏芩给自己套好衣服,洗漱完之后下楼,就看到莫靖远一手拿着报纸,一手端着咖啡,正坐在餐桌上——如果这样也算吃早餐的话。

  听到苏芩下楼的动静,莫靖远抬眼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吃早餐吧……”

  “不……不用了,先生,我们已经……”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后半句哽在喉咙里,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莫靖远放下报纸,眉头轻轻皱起来:“听话。”

  苏芩怯懦地盯着自己的鞋尖,也许是长达五年的心理暗示,让她对莫靖远的命令没法反抗,条件反射般地就想执行。可心里又转念一想,现在合同已到期,她没必要听他的指挥,两个念头在脑海里撕扯,苏芩只是站在原地不动。

  莫靖远叹息一声,道:“不按时吃饭,你的胃又该受不了了,放心,我没有下毒。”

  苏芩讶异地抬眼看莫靖远,刚刚,他是在关心自己吗?

  心里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苏芩心里一阵恍惚,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到餐桌上了。

  离开也不是,继续坐着也不是,苏芩懊恼之余,手心已经起了细密的汗渍。

  “先生……那个,我可不可以离开莫氏了?”苏芩咬了咬嘴唇,犹豫着开口。

  莫靖远轻哼一声:“你忘了前几天的教训了?”

  “我不敢忘,可是安亚泽已经再次被关进去了,况且……我想打官司。”

  “我没有不准你打官司。”

  “可是……”

  “苏律师似乎是忘了,合约是你亲手签的,合同期限是两年。”

  莫靖远好整以暇地抹着嘴,起身,“我去公司了。”

  苏芩顿时有种被吃得死死的错觉。

  五年过后,又一个两年,七年的青春,都落在这个名叫莫靖远的男人的手中。

  又有哪个女人,熬得起?

  姐姐从去年开始就张罗着给自己相亲,其实以她的条件,找个好男人结婚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她不敢违背莫靖远,哪怕那个男人在签完合同的当天就消失不见,但她一秒钟也不敢忘,不敢忘自己是谁的“私有物。”

  她闹不明白莫靖远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把自己留在身边?

  她不可能像无知少女一般以为对方看上自己了,莫靖远心中一定有一个人,那件睡衣就是最好的证明。

  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她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