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王的绝色将门妻

第十九章 心病心药

冷王的绝色将门妻 孤山野鹤 1032 2013-11-17 07:43:55

    丞相府的一间厢房内,丞相夫人容惜痛苦地哭倒在丞相谷深之的怀里,继续哽咽道:“若不是可卿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么会把灵儿过继给她?若不是把灵儿过继给她,灵儿又怎么会葬身火海?唔……灵儿当时才四岁啊,却被大火活活地烧死了,每每想到这,我的心就像万箭穿心一样的痛……咳咳……”

  谷深之看着爱妻哭得肝肠寸断,心中也是痛苦万分,他何尝不想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宁愿做一个背信弃义的伪君子,也不会让他的灵儿以如此惨烈的方式离开他们。

  谷深之轻拍着容惜的后背,压抑着悲痛,劝道:“惜儿,我想灵儿若是在天有灵的话,一定不会愿意看到你这样。”

  “夫君,我昨晚又梦到灵儿满身都是火,拼命地挥舞着小手,向我喊着‘娘亲,救我;娘亲,救我,’我伸手去抓她,却怎么也抓不到。”容惜恍惚还在梦中,这个梦不知道已经做过多少遍了。

  谷深之知道这是容惜的心病,容惜始终对灵儿的死无法释怀,郁积于心,身体每况愈下,这么多年来,他想尽了办法也没能让容惜打开心结,其实自己又何尝真的放下过呢?

  楚乔灵在外听着,心中犹如针扎一样疼,原先只知道娘亲积忧成疾,没承想到娘亲已经到了痛不欲生的地步,若再这样下去,娘亲的身体就要真的垮了。

  楚乔灵轻轻地抚摸着玉笛上的字迹,眉头轻皱,突然转身离去。

  第二日天还未亮,谷深之准备起身上朝,突然发现一张信笺出现在他的枕头旁边,立刻叫人进来点上蜡烛,对着光亮,谷深之看清了信笺上字迹工整地写着一首诗:

   女生外向勿须念

   儿行千里莫担忧

   安得身心健康在

   好于来日共天伦

  谷深之看了后一惊,这时容惜也已坐起,看了这首诗后,满眼期盼,看向谷深之,是她想的那样吗?

  谷深之搂住容惜不断颤抖的身子,肯定地道:“惜儿,灵儿还活着。”

  “真的,那她现在在哪?”容惜依然害怕这只是一场梦,唯有见到她的灵儿,她才敢确定这是真的。

  “从这首藏头诗还看不出,不过它已经告诉我们灵儿安然无恙,要你养好身体,不日就会见面。”谷深之解释道。

  “夫君,这首诗是不是灵儿写的?”字迹如此娟秀,定是出自女子之手。

  “也许是。”谷深之不敢肯定,灵儿是他们亲生女儿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道,但这首诗若是出自灵儿之手,那她是怎么知道她是他们亲生女儿的?

  “不管这首诗是不是灵儿写的,我们只要知道灵儿还活着就足够了。”谷深之接着道:“我想,再过七天就是楚将军祭日,那一天,灵儿一定会出现。”谷深之肯定中带着期盼。

  容惜一脸欣喜,露出久违的笑容。

  谷深之看着爱妻欢喜的模样,心中欣慰的同时暗暗道,希望这首诗所言不虚。

  而与此同时,南临辰王府尹冰正飞速地朝穆少辰就寝的院子奔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