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冷王的绝色将门妻

冷王的绝色将门妻

孤山野鹤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4-04-01上架
  • 395249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楔子

冷王的绝色将门妻 孤山野鹤 1513 2013-11-08 13:06:33

    一个漆黑的夜晚,大雪纷飞。街道上空无一人,死一般的寂静,不时传来北风呼啸而过的声音。这样的夜晚,人们早已上床就寝。然而,一家高墙大院内,一间厢房里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夫人,是位小姐。”只听见一个妇人的声音响起。

  “乔嬷嬷,你快来瞧瞧,这孩子怎么生下来一声也不哭?”又听见这名妇人焦急的问道。

  樊月睁开眼睛,只见两个着古装服饰的中年女子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此时的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樊月顿时已经明了,自己重生了,重生在了一个不知年份的古代,心中不免一阵苦笑,自己还活着,这时已是婴儿的樊月嘴角不经意的弯起了一个弧度。

  “容嬷嬷,你快看,小姐虽然生下来没哭,可她会笑,刚生下的孩子就会笑,我可是头一回见到。”乔嬷嬷开心地道,并不认为小孩生下来一定要哭。

  “把孩子抱过来。”樊月听到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只见,容嬷嬷把自己洗净身体,用一块小被子把自己包好,放到了刚刚说话的女子的怀里。

  樊月看向这名女子,只见她半倚在床上,鬓发散乱,面容苍白,可见刚刚生她时是如何的辛苦。女子虽然一脸倦容,但难掩其秀丽容颜。

  女子用手轻轻抚摸着樊月娇嫩的面颊,再低头亲了亲樊月的额头,便把樊月紧紧搂在怀里。

  在樊月迷惑不解时,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还伴随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感觉有一个人已经来到了床边。

  女子把樊月从怀里松开,这时樊月才看清床边站着一名年轻的男子。他身着宝蓝色锦袍,面如白玉,一双温润的眼睛正盯着樊月一眨也不眨。

  这时男子看向女子,温润的黑眸中更是充满的爱怜与宠溺,柔声道:“惜儿,辛苦了。”

  然而,女子在听完男子的话后,把樊月抱给了男子,身体转向床的里侧,掩面而涕。

  “惜儿,不要这样,我也舍不得。”男子焦急地安抚道。

  男子轻轻地抱着樊月,手不由的收紧又松开。看着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心柔的不能再柔,却也疼的不能再疼。真希望自己是一个忘恩负义不守承诺的小人,这样就有理由把这娇娇嫩嫩的小人儿留在身边,但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想到这,男子把樊月交于容嬷嬷抱,自己坐到床边,把女子轻轻拥到怀里。

  “惜儿,事以至此,容不得我们退缩。我与将军的情谊暂且不说,你与那楚夫人可是生死之交,我们不能做那背信弃义之人,我相信将军夫妇带她定会视如己出。况且,我们府邸与将军府只是一墙之隔,随时可以过去看她。”男子柔声地劝道。

  “是啊,夫人,您尽管放宽心,将军与夫人定会把小姐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乔嬷嬷也一起劝道。

  听到这,樊月算是弄明白了。弄了半天,是要把她送给那什么将军夫妇。樊月甚是郁闷,重生一回,跑来了两对父母,两对就两对吧,即来之则安之。

  樊月在容嬷嬷怀里打着哈欠,很是困了,这是就听见女子道:“容嬷嬷,孩子再给我抱抱。”

  樊月有些动容,可怜天下父母心,有几个做母亲的能舍得把自己的孩子送人?想必是有不得以的苦衷。

  樊月再次被女子抱在怀里,顿时感觉暖暖的,从未有过的温暖。但又想到,这份温暖很快又要失去,不免有些难过。

  “夫君,给她起一个名字吧。”女子道。

  “惜儿,希望我们的女儿长大后能心如灵玉,通透慧捷,就叫灵儿吧。”男子温润道。

  听了男子起的名字,樊月很是满意,空灵脱俗,比她的月字好听多了。

  “惜儿,时候不早了,让乔嬷嬷把孩子抱走吧。”强压住心中的不舍,男子柔声地对女子道。

  女子并未接话,而是轻轻地把灵儿放在乔嬷嬷的怀里,而后把头埋在男子的怀里,无声地哭泣。

  男子轻轻拍着女子后背,向乔嬷嬷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抱走了。

  容嬷嬷看着灵儿被抱出了门,赶紧用衣袖擦了擦流出来的泪水,转身进了屋里。

  第二日,大街小巷便传出了这样的消息:将军夫人和丞相夫人在头天夜里分别产下了一位小姐,将军府的小姐安然无恙,而丞相府的小姐却不幸夭折。

  听闻后,人们嘘唏不以,无不感叹造化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