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醋坛暴君,悍妃不好惹

70 害的就是你(加更,字数杠杠的)

醋坛暴君,悍妃不好惹 醉君怜 2561 2013-12-25 11:36:51

    顾如月的脸色刹那间变得很是难看,瞥了一眼眼含不善的陈娘,慢声轻语:“夫人这说的是什么话,既然来到菊芳阁,我自然会好好招待夫人的。”

  “是吗?”南宫弦眉头一挑,冷笑不止:“招待,怕是你忘记了,我才是绝心宫的主子,你只不过是一个寄居者。”

  “夫人,花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家小姐在绝心宫的时间可是比你资格老了不少,您的这话,有失妥当呀。”陈娘瞧不过,立即反唇相讥,颇有几分倚老卖老的意思。

  “呵呵,时间长就能反客为主吗,照你这么说,你在顾家呆了几十年,岂不是你们顾家的家主更有权威。”南宫弦眉头微微的上扬,浅笑着说道。

  只是这笑容却是让在场的人心中都不舒服,那嚣张的气焰陈娘根本就无法忍受,更何况还有自己的妹妹死的不明不白这一点,不过鉴于这儿是绝心宫,不甘心的闭上了嘴。

  顾如月稍稍的向前走了几步,露出一丝春风般的笑容,淡淡的说道:“夫人说的是,倒是陈娘的不对了。”

  “陈娘?”南宫弦的音调微微的提高,打量了一样面色阴郁的妇人,意有所指的说道:“长得倒是有点儿相似之处,跟你的奶娘怕是有点儿关系呢,怎么着,当初的凶手还没找到,我可是听说,陈娘的死状跟我那池塘里的锦鲤颇为的相似呢?”

  看着顾如月越来越苍白的面色,南宫弦嘴角的笑容不减反增,缓缓的移动着自己的步伐,继续说道:“想必陈娘也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有这么的下场,你说是不是呢,顾如月?”

  顾如月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一言不发,心中却是掀起了波涛惊浪,陈娘的死定然与眼前的人脱不了关系,她这会儿居然还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扬威,一下子酸甜苦辣都在她的心中搅动着。

  南宫弦已经站在了顾如月的身前,冷哼一声,向一边移了一步,准备越过顾如月走向客厅,但是此刻却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一幕——

  “夫人,”风铃尖叫一声,冲向前去,抓住了南宫弦的胳膊,只是此刻的南宫弦已经栽倒,肚子正对着地面倒了下去。

  顾如月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看着不受控制,忽然向一边迈出去拦住南宫弦的腿,如置冰窖。望着眼前不断摇晃着的人影,再也听不到一点声音,此刻的她才深深的后悔起来,为何不早一点离开绝心宫,绝胜天若是知道南宫弦在她这儿出了事,她该怎么办。

  南宫弦脸色煞白,双手紧紧的抓着风铃的胳膊,不断的喘着粗气,面目痛苦狰狞,已然说不出话来。

  “赶紧把轿子抬进来,去通知墨竹大医师,马上回韵竹馆。”紧急情况下,风铃也顾不得追究顾如月的责任,此刻,什么事情都没有南宫弦肚子中的孩子重要。

  南宫弦冷冷的瞥了一眼顾如月,她的脚会忽然冒出来自然是她做的手脚,不过,在场的人都看到是顾如月对她下绊子,有了这一点,就足够了。她早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肚子护的好好的,现在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避人耳目而已,最重要的一场戏还没有到呢。

  陈娘快步的走到顾如月的身边,低声斥责道:“小姐,不怕以后没机会,你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坐下这样的事情来,这次就算是老夫人,也救不了你。”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却是担心起自己的安危来。

  顾如月慢慢的摇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已经慌忙离开的一群人,嗫嚅道:“不是我做的。”可惜,现在注定不会有人相信她的。

  风风火火的赶回韵竹馆,墨竹立即就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一检查床上的人,猛然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对着自己冷笑的南宫弦,暗暗的吸了两口气,这才揣测的说道:“夫人是故意的?”

  “顾如月想要害我,怎么能不送上一份大礼?”南宫弦唇畔挂着冷笑,冷冰冰的说道。胳膊在床头摸了一个玉简出来,扔进了墨竹的手中,慢悠悠的说道:“你身上的傀儡术我暂时解不开,这个玉简半年之后去找峰峦天的静冥王,他会出手相帮的,不过,我并不希望还有人知道这件事情,若是走漏了消息,你就等着做傀儡吧。”目光如刀,落在墨竹的身上。

  墨竹小心翼翼的接过来,脸上带着一丝喜意,立马承诺道:“夫人尽管放心,我不会再告诉任何人。”

  “你自己记在心里就好,没命了,什么都是空谈。”南宫弦冷冰冰的抛出一句话,而后话锋一转,戾气的说道:“留一个丫头在这儿伺候着,其他人全部撤出韵竹馆,我不想见人。”

  墨竹得到了解除傀儡术的方法,当下也不多言,快步的退了出去,只派了一个小丫头进来伺候,就连风铃,都一并赶出了韵竹馆,午膳晚膳都是送到院子门口,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夜幕降临,昏黄的灯光下,南宫弦冷目望着眼前木讷的丫头,轻轻的说道:“我的话都记住了?”

  “奴婢都记住了。”平板的声音,没有半点儿的变化。

  “拿着蜡烛去点火吧。”南宫弦淡淡的笑笑,斗气席卷而出,将床底下的尸体弄了出来,放在了床上,取出了口中的那枚寒玉丹,抿嘴想了想,动手将尸体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换了。

  做完了这件事情,周围的火焰已经熊熊燃烧起来,四周早已经撒上了无色无味的助燃剂,碰到一点儿火星,立即就凶猛燃烧,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而韵竹馆外的人已经发觉了大火,立即拿着水桶来救火,人群杂乱,想着南宫弦还在其中,慌乱不已。

  风铃此刻的脸色就如锅底一般,漆黑一片,看着那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声音冷厉,杀气腾腾:“防火的人定然还在附近,赶紧给我抓来。”

  “是我放的。”一句轻轻的声音却放佛比房屋坍塌的声音还要大,墨竹站在风铃的身边,眼睛一眯,惊讶的说道:“这不是留下来的凝慧吗?”

  凝慧慢慢的朝着风铃走去,眼神中一片坚定,慢悠悠的说道:“奴婢受过紫鹃姐姐的救命之恩,可惜不能接近顾如月那个贱人,在场的人你们都听着,你们绝心宫的夫人会有这种下场,完全是因为顾如月,害死了紫鹃姐姐一家的那个贱女人,她该死。”

  风铃一下子懵了,她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种原因,紫鹃,不就是那个被顾如月喂了易颜丹陷害南宫弦而死了的替身吗?

  此刻的南宫弦灰色衣服下面塞了不少的东西,外表看上去就像是胖乎乎的矮个子男人,躲在角落里毫不起眼,看着院子中的一场戏,脏兮兮的脸颊上挂满冷嘲的笑容。

  “到底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走水,南宫弦呢?”一声怒吼忽然在院子门口炸开,一身黑紫色鎏金滚边长袍的绝胜天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脸色阴沉如水。

  风铃转过身体,望着本应该在火舞国的绝胜天,整个人蒙蒙的,双膝无力的倒下,音如蚊蚋:“属下参见主子,夫人……夫人她还在房间中。”

  静,死一般的寂静。

上架感言:这是君怜上架的第三本小说了,每一次,君怜都会很用心,保证一本比一本好,这一本可以说是上架前最坎坷的了,中途还曾经重写过,但是有一点君怜可以保证,君怜一定不会弃坑的,坑品还是不错的,所以,大家就放心的看着吧,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结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