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醋坛暴君,悍妃不好惹

10 倒掉的汤药

醋坛暴君,悍妃不好惹 醉君怜 1216 2013-12-05 21:39:02

    绝心宫的资源果然是极好的,南宫弦妄自的连通阻隔的经脉,提升功力所造成的重伤在大医师的治疗下,当即就好了不少。只是身体太弱,需要慢慢进补,所以就有了一件她难以接受的事情——

  一脸嫌恶的看着眼前还冒着热气的黑乎乎的汤药,南宫弦侧过头去,不满的说道:“我要吃药丸,这个不要。”

  阮竹端着汤药,站在了南宫弦的身后,看着玩着水的她,颇为无奈,苦口婆心的说道:“夫人,您的身体太虚弱,药丸药性太强了,奴婢已经准备了蜜饯,喝完解解苦味就好。”

  即便知道眼前的人现在使着小性子,但是想到夜里发生的事情,不免心有余悸,这会儿居然不太敢靠近。

  南宫弦已经回到了之前居住的韵竹馆,与已经烧成了一对灰的绮梅园根本就不能与之相比。

  亭台楼榭,小桥流水,娇艳花朵,苍劲翠竹。并不复杂的布置,但是望眼看去,却是分外的雅致。

  坐在凉亭中,依靠着栏杆,南宫弦白皙的手掌在水中慢慢的晃动着,看着那不断的游来浅啄着她手掌的各色锦鲤,眼中一片清冷。

  现在她所了解的就是,绝胜天明明知道顾如月对她做的事情,却打算袖手旁观,甚至差点儿让她没命。这倒是让她对这个表里不一的顾如月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反正她现在闲着也是无事,找点儿消遣也是好的。手掌轻轻向前一挑,溅起了一路的水花。

  接过丫环递过来的手帕将手上的水迹擦干,站起来看着撅着嘴站着的阮竹,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悦,闷声道:“把药端过来。”就是一碗药,好解决。

  阮竹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连忙将碗端了过来。

  南宫弦伸出手接了过来,睥眼看着一边低眉顺眼拿着毛巾的丫环,淡声吩咐道:“去泡壶茶来。”

  “奴婢遵命。”弯腰就此退下。

  “你把蜜饯拿过来。”对着阮竹吩咐道,在她转身之后,南宫弦端着药碗,直接将那又黑又浓的汤药倒进了流水之中,手指还沾了一些,特意的抹在了自己的嘴角。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停顿。

  阮竹端着蜜饯转过身体,就看到了空空如也的药碗,还有南宫弦拧成一团的面孔以及嘴角那儿的药汁,快步的走过来,将碟子举到她的面前,关切的说道:“赶紧吃两个就不苦了。”

  南宫弦装模作样的吃了两个,故作虚弱的说道:“我想休息片刻,南宫少主过来之后通知我就是。”

  她现在还没有想好要如何的面对南宫轩,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南宫世家的主心骨,这样的人不能随意糊弄,他与南宫弦相处的时间较长,自然是知道她的脾气性格的,但是,昨夜发生的事情他定然也是有所耳闻,否则,也不会贸然的来看望她这个已经成为了绝夫人的妹妹。

  阮竹并没有觉得不对劲,昨夜受了伤,出来坐了这么一会儿,定然是乏了。

  当下就扶着南宫弦的身体,慢慢的朝着房间走去。

  十一月的气候还是颇为寒冷,但是处于浩海一阁的最中央,揽月城却是温暖如春,整个城市被一个大大的保护圈笼罩着,气候的变化基本没有。所以,这儿并没有四季的区分,至少,在保护圈破裂之前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只是温暖与炎热还是有着天大的区别的,走着走着忽然发觉周身的温度升高了不少,侧过头看了一眼,发现她的鼻尖已经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停住脚步,转过身体,却发现了匪夷所思的状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