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醋坛暴君,悍妃不好惹

2 蚀心魂断

醋坛暴君,悍妃不好惹 醉君怜 1272 2013-10-16 17:52:57

    任由着舌根被拔,鲜血止不住的往外喷着,趴在冰冷的雪地中,面若死灰。如今这样的场景,她还能够有什么希望,?现实的残酷无比的凄惨,只可惜,她连开口喊痛的权利都没有。

  漫天桃花中,万千剑雨下,背水一战时,她何曾想过,迎接自己的,居然是这样的结局。那昔日的温情,现今的狠绝,钝刀一般,来回的在她的心脏上来回的划动着。

  林风莲莲步轻移,单脚踩在了林蕊莲的后背上,笑容甜美无比,兴高采烈的说道:“妹妹我还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呢,把人带上来。”

  声音变得森冷,拍拍手,一脸嫌恶的吩咐道:“断气后都扔到乱葬岗去,别污了凤藻宫。”如此这般,掩藏在那张美人皮之下的究竟是怎样的狼心狗肺,恐怕她早已经忘记了,若是没有林蕊莲,林家也不会有如今滔天这般权势的地位。

  被扔进来的人蓬头垢面,已经被折磨的无法动弹。但是只一眼,林蕊莲就知道那个人是谁,原本认为不会再有波澜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心神巨震的看着娘亲被四个人乱棍打倒在地,挥舞着双手,不断的呼喊着自己的名字,那双眼中的痛苦,刺激着她的心神。不知从哪儿忽然冒出来的力气,林蕊莲快速的爬了起来,摆脱了后面人的钳制,摇晃着身体超前跑了两步。

  但是,仅仅是两步,身体再一次的倒下,只听见咔嚓 的几声,脚骨却是被无情的踩断。

  而耳边,还传来了林风莲低声嘲弄的笑声:“当真是母女情深,今天就一同下地狱好了,这么多人陪着你,林蕊莲,这辈子,你值了。”转过头,笑意盈盈的朝着舞祁月的身边走去。

  血花飞舞,那漫天遍野,肆意流淌着的殷红的鲜血 痛了她的眼,而娘亲惨厉的喊声更是如刀一般,一寸寸的凌迟着她的已然千仓百孔的心。那不断挥舞着的沾着斑斑 血迹的长棍一次又一次的落下,没有砸在她的身上,却是比杀了她还痛苦。

  她的娘亲,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懂得相夫教子,只愿林家能够平平安安的,为何,为何会沦落到乱棍打死的地步!

  舞祁月,我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连她一个什么都 不懂得的妇人都不放过,这般的羞辱,这般的狠毒,昔日的那些情分当真只是演戏么?

  声息越来越弱,直到最后消失不见。背上的压力刚一 消失,林蕊莲就连连的爬了过去,经过的地方,留下了一 道道的血痕,身体里的毒已经发作,但是,她的眼中只有那个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的娘亲。

  气力在快速的消失,无法在往前爬去,胳膊努力的往前伸着,却是无法触及那一具没了气息的尸体,只是一瞬间,动作忽然定格,一簇紫光在她的身上快速闪过。

  极为讽刺的是,若不是有林蕊莲的倾囊相助,他根本就进不了紫尊王者这一等级。

  “皇上,”看着那个不应该这么早就断气的林蕊莲,林风莲浅黛微蹙,很是不甘。

  舞祁月看着雪地中已经没有了气息的人,手掌收回,冷漠无情的说道:“死在凌云掌下,也算是一个了结。”

  凌云掌,当初林蕊莲亲手所传,还给她,理所当然。

  看着舞祁月慢慢离开的背影,转头望着已经淹没在皑皑白雪中的尸体,恨声道:“赶紧把这儿处理掉。”跺跺脚,快步的跟了上去。却是没有看到身后那人鄙夷的眼光,看着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的人,眼中闪过了一丝怜悯。

  纵然天之骄女,紫气巅峰、能力过人又能如何,终究 ,还是化为一捧黄土。

  大雪纷纷扬扬,掩藏了那份罪恶,盖住了那无边无际 的鲜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