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醋坛暴君,悍妃不好惹

3 怨念重生

醋坛暴君,悍妃不好惹 醉君怜 1421 2013-10-17 14:58:13

    天空,昏暗一片,雨水倾泻而下,砸在地面上,溅起了无数的水浪,雾气腾腾,寒冷而又悲凉。

  杂乱的贫民窟,一个个衣衫褴褛的人,或站或蹲,看着这眼前的倾盆大雨,一脸的茫然,对于他们来说,雨水代表的就是绝望,没有劳作,从何处才能够得到下一顿的粮食。

  忽然,传来了一阵阵的急促的马蹄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一辆黑乎乎不起眼的马车疾驰而来,接着一个全身包裹着黑布的人被扔了出来,不知是生是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地的水花,却被水汽所遮掩。

  只是一转眼的时间,马车没有半点的停留,很快的就消失,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地上。

  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是见惯不惯了,经常会有身份不明的人被扔到此处,而绝大多数,不是已经没命就是熬不过几天,因为那些人定然是已经被狠狠的惩处过。

  当真是习以为常,并没有人上前查看,很快注意力就移开,再次的担心起他们希望渺茫的生活。

  只是,被蒙在了黑布当中的人这会儿居然睁开了双眼,无情,冷漠,一如她此刻的心境,乌黑一片,没有半点儿的光亮。

  缓缓的移动着早已经僵硬的胳膊,扯开裹在自己身上的黑布,慢慢的坐了起来,看着那胳膊上一道道的血痕,纵横交错,眼底,一抹计较一闪而过,冷哼不止。

  居然被人如此的对待,当真是命如草芥!真是想到马车中偷听来的信息,心中鄙夷不断——

  南宫弦,就是她现在的名字。得罪了夫君最为钟爱的女子,就被施以鞭刑,却是一口气没有缓过来,就此断气。就是不知道,他们口中权势不一般的南宫世家又是怎样的存在?就这般的不受重视,随意的扔到这儿。

  豆粒大小的雨滴砸在人的身上直生疼,但是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存在。遍布伤口的胳膊支撑着身体慢慢的站起来,任由着雨水将身上鲜艳的血液冲下。

  血水汇聚在脚下,瞬间就被冲淡,消失,但是,伤口却依旧存在,心中滔天的仇恨波涛汹涌,即便借用了别人的身体,承受了别人的痛苦,她也不会忘记她回来的目的——报仇。

  地狱十八层,每一层都是一个考验,她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归来,就是因为心中的怨恨太大,她才能够一路的坚持下来。待她出现在舞祁月的面前,一定会重拾林蕊莲这个属于她的名字。

  冷漠的视线在周围扫视了一圈,移动着快没了知觉的双腿,朝着一处无人的巷道走去,发丝散乱,就此蒙住了她的一张小脸。

  带走进了巷道,这才发现里面已经有三个人,虽然依旧滴着雨,但是比之外面,已经好了不少。

  “赶紧出去,这儿是我们的地盘。”看到有人走了进来,三个人的视线都移了过来,其中一人凶神恶煞的说道。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冷淡的说道:“雨停了我就走。”这具身体的状况算不上好,还是注意一些。

  岂知,对面的人却忽然猥亵的笑笑,对着身侧同样不怀好意的人说道:“声音倒是挺好听的,就是不知道模样如何?”

  眸光就此一冷,眼睛微微的眯起,看着狞笑着靠近的三人,冷漠的提醒道:“现在离开,我还能够饶你一命。”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三个人交换着眼神,哈哈大笑起来,依旧朝着南宫弦这边走来。

  “我们倒是想要看看你还能够活……”

  嚣张的声音戛然而止,不可置信的看着平视着那双清冷的眸子,身体慢慢的向一旁倒去,而后面那两个人,同时转身,大声的嚷着“杀人了,杀人了……”

  毫不留情的出招,看到那两人缓缓倒下,橙色转瞬即逝,消失在雨雾之中。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一抹冷笑,伸出去的手掌就此收回,用力的戳在了腹间,却是封住了那被她强行使用斗气而伤害到的筋脉。

  而不远处,一个缺了口的破碗还在左右的摇摆着。

  自以为一切一切除了自己无人知晓,却不知,这一切早已经落入到了别人的眼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