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老豆发芽,旧爱开花

第六十六章

老豆发芽,旧爱开花 金甜 1011 2013-07-21 14:00:00

    第六十六章

  “我不,就不。”

  当然年年只敢在心中自言自语,而面对窦骁,她只能沉默,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雨越下越大,一只手根本遮不住雨,又看看另一只手里的垃圾,决定还是先扔了比较好。

  窦骁渐渐失去耐性,正不知道要怎么收拾她,这时却见,年年撒丫就跑了,窦骁追了几步就把她拽住了,冲着她大喊,“你就不能听话一回,为什么我说什么你都要逆着我来。”

  年年也来气,索性将垃圾先放一边,豁出去了,见招拆招吧。

  年年回想过去,她可是奉窦骁的话为圣旨的,那时连父亲都大为嫉妒,总是说女生外向,可是那时年年只感觉甜蜜,丝毫没有反抗他的想法,所以她不明白,窦骁的话是从哪里说起的,她忍不住就回嘴了,说:“你又不是上帝,为什么我什么都要听你的。”

  窦骁被年年一句话噎住,半天没有缓过神,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秉性吗,从前,就算年年不肯听自己的话,也不会和他呛声的。

  “四年不见,我看你就脾气见长。”窦骁咬着牙,他讨厌这种失去掌控的局势。

  “不敢当。”年年不得不双手举过头顶去挡住雨水的侵袭,浸湿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肌肤上很不舒服。

  窦骁见年年越来越狼狈,满脸的雨水,浑身湿透了,宽松的衣服贴在身上,衬出美好的曲线,窦骁的脸色却铁青着,在心里埋怨年年不知羞。

  他把年年拉进伞下,拍开她的头顶的双手,狠狠的擦掉她额头上的水珠,手要收回时,又特意摸了摸她脸颊,那些伤痕已经不见了踪迹,可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却一直停留在他的脑海中。

  “年年,你在得意什么,看看你如今的境况,你还有什么可得意的。”

  窦骁控制不住自己讥讽的语气,他受不了年年对自己的态度,如果还是当初,他非得要打她屁股几下,解解气。可是年年却误会窦骁在幸灾乐祸。

  “我能得意什么,手下败将是我,败走他乡的那个还是我,我还能得意什么?我不过是想过安静的日子,不过是讨厌有些人阴魂不散”

  年年看着近在咫尺的窦骁,他还是那样俊逸挺拔,反观自己,邋遢俗气,她知道窦骁在嫌弃自己,他一定知道了自己在酒窝经历了什么,他很瞧不起自己吧?

  她受不来窦骁的讽刺,年年如今已然很卑微的活着,她可以忍受世俗的目光,却唯独受不了窦骁厌恶鄙夷的语气,所以她只能用锋利的言语当屏障来保护自己在窦骁面前仅存的骄傲。

  “年年,我们非得这样说话吗,我们只能说这些吗?”

  窦骁很诧异,年年的口才有长进,他曾经一度害怕她笨嘴拙舌受欺负,却没想到她也有一天会变得伶牙俐齿。

  他开始怀疑,那个站在原地的是不是只有自己了,所有的人都在找自己的位置,可自己却始终没有方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