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老豆发芽,旧爱开花

第五十四章

老豆发芽,旧爱开花 金甜 1027 2013-07-09 14:00:00

    第五十四章

  窦骁是跟着宁哥进来的,第一次来酒窝,他见那人熟门熟路,就一路尾随着他。走到半路,他见宁哥突然驻足,只几秒,整个人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弄的窦骁很是奇怪,却也没有立即跟上去。

  窦骁哪里知道,宁哥天生敏感,听觉异常,好在他来的及时,恰好听见了年年的呼救,驻足不过是想听得仔细,辨别到底是不是年年,那惨叫声,声嘶力竭,就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宁哥,也真的招架不住,他跑起来的时候都险些扭到脚,宁哥不敢慢了,他冒不得一点险,他根本承受不了年年出事,一点也不行。

  可是就是这一步之差,却让窦骁后悔莫及,这也就罢了,没想到心也好像被掏空了一样的难受,他想东想西,设想了一万种自己再见到心心念念的人的时候的方式,可是为什么要让他撞见她不堪的样子,而更加难以忍受的是,他看见她倒在另个人男人的怀里。

  窦骁不紧不慢的走过来的时候,听见了打斗声,好奇的冒出头,只这一眼,就让他认出了年年。她被人抱在怀里,不知是疼痛还是怎的,正呻吟着,只是窦骁不明白,为什么安慰她的不是自己,他应该冲上去打翻那个男人,把年年抢回来的,他刚刚迈出的步伐,在看见年年依赖的靠在那个男人的肩头的那一刻,只能停下来,为什么她不挣扎、不反抗、不闪躲,以前的年年是绝不会,让除了自己以外其他的男人触碰,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事。

  窦骁听见宁哥说年年是他的女人,心中的疑问就这样被确定,连一丝怀疑都没有,原来,男人的自尊心就是这么脆弱,尤其是在他们失去理智的时候,这绿色的帽子可是他们的最爱。看来一向睿智的窦骁也不过是万千男人中的一个,关键时候,也一样会钻牛角,不过男人就是爱犯贱,纵使窦骁再气愤,也没办法甩掉心中那些该死的担心。

  窦骁见年年被宁哥抱得很不舒服,不停的扭动,心中的不忍又多了几份。

  这个世界上大概真的没有比他更了解年年的人了,他知道她受了委屈,最喜欢哭,一哭可以哭很久,要不停的哄才会好一点,他知道她伤心,第一不要抱着她,她喜欢被人背着走,她说这样可以将脸贴在他背上,感觉会很有安全感,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她难过的时候、生病的时候,最喜欢吃雪糕,而且只要红豆味的,要能吃到豆子的那种,每一次都会折腾他跑很远才买的到,可是每一次他都是甘之如饴,只要看见年年能够破涕而笑,他就觉得很开心。

  可是这些,抱着年年的那个男人完全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他有什么资格去碰年年,这样什么不知道的一个人,为什么年年要这么依赖他,窦骁弄不明白,在他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内心想法的时候,为什么这一切,这么快就面目全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