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老豆发芽,旧爱开花

第五十一章

老豆发芽,旧爱开花 金甜 1056 2013-07-06 14:00:00

    第五十一章

  年年被鬼头拖着往包房里面去,她比谁都知道关上了这道门,天王老子大概也救不了她的,酒窝包房的隔音一向很好,她求救的机会就更是微乎其微,所以年年顾不得疼,死命的抓住门框,大声的呼喊,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做垂死挣扎,她只知道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其实年年很想哭,她被吓坏了,却没有忘记哭,只是这几年,年年渐渐明白,也许除了父亲再也没有人会因为她的泪水而紧张,而年年最不想的,就是看见父亲为自己心疼着急。

  鬼头早就没有了耐心,只想尽快成了好事,他去掰年年的手指,一根一根,掰的年年满手全是青紫的痕迹,年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掰开一只手,年年就再抓紧一只,惹得鬼头直骂娘。

  没有人比年年清楚,自己就快要没有力气,手指麻木,身体没有支点,大概支持不了多久了,而过度嘶喊的喉咙也在生生作疼,喊出的求救声,越来越没有力度,年年想不到,坚持了这么久,也许这一次自己真的要栽在这种地方,她好无助。

  “老子让你抓,你给我松开,给我松开。”鬼头越来越烦躁,不想和年年在耗下去,揪住年年的头发又是一巴掌。

  “啊······”剧烈的疼痛,让年年本能的狂叫,那声音惨烈还带着绝望,这一次年年再也没有力气反击,身体轻飘飘的,整个人瘫在地上。

  鬼头一阵窃喜,暗道早就该狠点收拾这女人,就不会浪费这么多力气和时间,他泄愤的又在年年身上踢了一脚,看着年年团缩的样子,疼苦的表情,得意的要命。

  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狠狠的补上一脚的动作和邪佞的表情被赶来的宁哥看了正着,一时间,暴怒的宁哥,回身抓起虎子腰间的甩棍,上去就向鬼头的脑袋上一击,完全不解气,抬脚又是一记飞踹,鬼头毫无准备被宁哥从身后袭击,整个人倒向包间内的金属茶几上。

  宁哥看着鬼头被打的脑袋上裂了一个口子,血流了满脸,依然释放不出心中的浊气,可是他已经管不上鬼头的死活,他更关心是年年的安危。

  他小心翼翼的去抱年年,年年被突如其来的触碰再次惊吓到,强逼着自己绷紧了身体,好在年年除了疼痛还没有失去知觉,很快就辨别出面前人的身份,她看着宁哥心疼的目光,心中终于安宁了,她身体一软就倒在了宁哥的怀里。

  宁哥简单的检查了年年的伤势,看着她伤痕累累的小脸,嘴角挂着的血丝,红肿的双手,更不用说凌乱的衣服和脱落一地的头发,宁哥只觉得血液翻滚,直冲头顶。

  他一心守护的宝贝,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心中懊悔万分,自己的大意,让年年受了无妄之灾,年年刚刚那一刻放心的倒在自己怀里的表情他看得仔细,可是这哪里是他想要的,她的依赖,不应该是在这种时候,他此刻没有欣慰,只有厌恶,厌恶自己,还有那个该杀的蠢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