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老豆发芽,旧爱开花

第四章

老豆发芽,旧爱开花 金甜 1073 2013-05-27 02:06:55

    第四章

  年年看着渐渐睡去的女儿,心中燃起的满是愧疚,这几年,为了躲藏,她亏欠女儿的不止是物质的满足,更多的是缺失的母爱,没有父亲的孩子,已经够心酸,而为了赚钱,她能陪伴孩子的时间少的可怜,而且至今,女儿还没有户口,年年没有勇气去设想未来,每每想到这些,她都看不到一丝光亮。

  年年每次回想这苦心经营的这几年,充其量也只算苟且的活着吧,房租,生活费,父亲高昂的药费,还有她给孩子积攒的教育基金,她曾经没日没夜的干活赚钱,为的只是开拓一条可以走不用爬的日子,可是几年过去了,他们的生活唯一的变化只有女儿,她在一天天长大懂事,而年年却越来越心慌,难道她真的要把自己卖了吗,卖给喜欢自己可以满足他们一家稳定生活的需求,能给女儿一个合法的身份,能让他们活在微光下的人,年年辗转反侧,依然下不定决心。

  年年没有再食言,虽然要冒着被发现的风险,第二天,她还是带着女儿去了动物园见了孩子喜欢的所有动物,只是她不得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太久没有独自带着孩子玩耍,以至于晚上去上班的时候,手脚浮肿不听使唤。

  “Ann,五号包房的客人没有酒了,快去,不要让春燕那个骚 货抢了先。”

  Ann是年年给自己取的代号,这里的人大多用的假名字,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地方,而这里却正适合极力隐姓埋名的年年一家。

  这间酒吧,没有名字,熟客都叫它酒窝,不是美女脸上的酒窝,而是有酒的安乐窝。在这同辉巷里,其他的酒吧,能喝到的最好的酒也不过就是当地特产的一种粮食啤酒,价格低廉,正适合那些寻欢的酒客,酒窝却不同,还勉强能有些新鲜的口味,就好像年年正在做的就是推销新来的酒品,她和这里的酒家女不同,不卖皮肉,只赚酒钱提成,所以往往会被人挤兑,那个春燕便是其中之一。

  “谢谢,苏姐,我这就去。”为了生计,年年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和陌生人说话都会脸红的清纯乖乖女,为了多赚些钱,被龌蹉的男人摸几下也只当被狗咬了。

  可是这一次她却没有来的及掩饰自己的美丽,差一点被狗吃了。

  “妈的,老子今天上定你了,当婊 子还挑人。”年年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人已经被压在沙发上,一只肥硕的满是油腻的手攀上了她的大腿,她用尽力气挣扎着,连叫喊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你他妈的,不想活了,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动。”逞凶的人被踢翻在地,连来的男人是谁都未搞清,便被几个大汉揪出去往死里打。

  “Ann,没事了,有我在,谁也别想欺负你。”

  年年被男人抱在怀里,带出了包房,一路上,年年紧紧的抓着男人的衣服,浑身颤抖着,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人轻薄,可是男人刚刚的一句话,却彻底击溃了年年隐藏多年的心里屏障,曾几何时,年年幸福的享受着,这样一句不算情话,却最为温情的爱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