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名门瘾婚,帝少噬情入骨

14 苏念墓碑旁下跪的男人

名门瘾婚,帝少噬情入骨 帝九鸢 1856 2013-07-21 00:27:34

  顾衍琛的语气有种说不出来的冷凝,如若忽略他咬牙切齿的表情,谈念璟的心情一定会更好。

谈令扬闻言笑而不语,精明的他自然觉察到了顾家大少那句话语气中的戾气,看着磨磨蹭蹭就是不肯往他这边靠来的谈念璟,他的耐心十足,只那般温和宠溺的睨着她,仿若一个无比关心侄女的叔叔,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对她这般的好,是因为……

没等谈令扬细想,识趣的谈念璟已凑到了他的身前,糯糯的唤了一声,“小叔……”

这一声细声细气的小叔没让谈令扬多想,却让顾衍琛有些不是滋味,先前在他顾大少面前无比嚣张的女流氓突然变成了小绵羊,就像是自己的东西突然被别人盯上,并且毫不费劲的夺去,这种感觉,还真特么有点蛋疼!

顾衍琛烦躁的踹开了瘫倒在地不敢言语的许澄空,转而冷冷睨着占了他便宜的谈念璟,注意到她在谈令扬的陪伴下凑到了许澄空的面前,心下又有些闷,努力移开视线,他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给顾家的管家,如此狼狈的他已经不适合呆在这里养伤了,还有,他要再去看看他的念念。

他的念念孤单的躺在那里,一定非常的寂寞。

尽管顾衍琛努力转移了注意力,可谈念璟隐含犀利的话语却一个劲儿的擦过他的耳畔,那清润娇媚的嗓音透着她独有的张扬,那几句讽刺许澄空的话语,让他不自觉的扯了扯唇角,笑意淡的几乎看不出来。

“许澄空,你这个人真没劲,昨天分手的时候可是说了好聚好散,我还没计较你跟谈静雅那个贱人偷情的事儿呢,你今儿玩这一出,莫非觉得我谈念璟好欺负,认为我们谈家不如你们许家?”

谈念璟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偌大的许家,但是将谈家扯进来的效果就不同了,起码这个看似很宠她很护短的小叔,应该不会轻易饶了这个孙子吧?

许景略一听谈念璟这话牵扯到了许家,连忙打起精神,看向不置可否的谈令扬,心中有些担心他将许家恨上,可越是如此,他越是不能辩解。

“……”许澄空张开嘴想要反驳谈念璟,却被谈令扬抢了先,“许二少是吧,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没关系,可是我们谈家不容妹夫勾搭姐姐的丑闻,你要想跟谈静雅在一起,最好先洗白了你的身份,如若下次再让我知道你欺负念念……”

在谈令扬这个谈家二少的面前,许澄空哪还敢自称二少,二货还差不多!

“是,是,我不敢,我不敢了……”

S市的市委书记谈令扬,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看着他年轻好欺负,这么想想还可以,要是哪位不长眼的将梦想照进现实,那么下场绝对没有第二个,铁定会被他从原本的位子上,撸下来!

“念念,我们走。”

谈令扬拍了拍谈念璟的肩膀,示意她不要跟许澄空这种货色计较,今天他来这儿找她,是有事情的。

顾衍琛望着被谈令扬带走的谈念璟,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后,才让掩去担心的许景略给他的伤处换了药,重新包扎后,没多久就接到了顾家管家的电话,稍稍整理,便由管家开车,带着他往市南的墓园而去。

市南的墓园依山而建,环境较好,因为远离闹市,所以顾衍琛便做主将孤儿院出身的苏念埋在了这里,苏念死后,他第一次来这儿看她,不知为何,今儿他只想多陪陪她。

半晌,顾衍琛熟门熟路的找到了苏念的墓碑,望着墓碑上笑靥如花的苏念,他只觉得心里酸酸涨涨,一种难耐的情绪驱使着他屈膝,跪在了墓碑前,虽然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此刻,仿佛唯有如此,才能宽慰他冷寂的内心。

“念念……”

昨夜他背叛了苏念的事实毋庸置疑,他不愿为自己做出任何解释,什么无奈迫不得已,这些都是扯淡,说到底,还是下半身的反应控制了他的理智,但他并不后悔,他不容自己后悔,也没法后悔!

“念念,你怪我吧,这样你就不会来看我了,也可以忘记我,我会好好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顾衍琛却觉得眼眶一热,他轻轻闭了闭眼,掩去眼底的湿润,伸手轻轻抚着墓碑上的照片,仿佛伸手就能触及苏念,可这距离,却是天人永隔!

“念念,你在看什么呢?”谈令扬的声音蓦地传到谈念璟的耳中,谈念璟回过神,再次瞥了瞥不远处跪在墓碑旁的男人,只觉得那个男人,格外的眼熟,像极了被她占了便宜的顾衍琛。

可转念一想,顾衍琛这会应该还在军区总医院的高干病房里呢。

她并不知道,其实跪在墓碑旁的那个男人,就是顾衍琛,如若她瞧见了那墓碑上的名字,定会大惊失色,因为上面写着……

“念念,你怎么又走神?”这句话的声音略有些大,蓦地唤回了失神的谈念璟。

而此时,顾衍琛也模糊的听到了念念这两个字,心下一动,他循着声音望去,瞬间对上了一双无比熟悉的凤眼,最令他牵肠挂肚的却是那双凤眼中的情绪,那一抹茫然迷惑和探究,像极了……

不,不是的,他的念念在这里,墓碑上的字足以证明他的念念离开了他。

顾衍琛望着墓碑上的爱妻苏念四个字,怔了良久,半晌后起身对着从不远处走近的管家淡淡道:“给我弄一张谈老爷子大寿的请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