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他城可有下一个永远

054 互伤还是救赎(14)

他城可有下一个永远 微微胖 1271 2013-12-21 07:00:00

     微风,偏冷。

   坐在窗前,隔绝了冷气,却还有阳光穿透进来,暖洋洋的,自有一种温暖。

   穆天晚在看书。

   华侨医院不愧是最好的医院,虽然价格也不菲,但VIP病房设计得非常人性化,并没有平时医院里那股子消毒水的味道,环境也相当不错。

   飘窗明净,有藤椅圆桌,阳光温温和和,一杯热橙,一本书,时光静好。

   能让人平心静气。

   祁谦佑进来的时候,穆天晚完全没有察觉,低着头,视线交联在书本里,阳光在她脸上,有一层浮光,亮亮的。

   一瞬间,他竟不忍惊动她。

   穆天晚看了一会儿,惊觉背后有人,一转头,看见祁谦佑。

   他可真高,直直的站在那里,遮了一片光亮。

   她笑起来,“怎么在这里?”

   祁谦佑不答,略低了头,看看她手里的书,挑挑眉,“小王子?”

   穆天晚冲他笑笑,点头。

   她没想到冷峻如祁谦佑会认识这样的书。

   “If you fell in love with a star of a flower. So, as long as looking at the stars in the night, will feel all over the sky stars like pieces of blooming flowers.”(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祁谦佑的声音本就好听,因为留美,一口标准的腹腔美音,格外好听。

   穆天晚听着他缓缓读出这句话,像是大提琴的演奏。她的眼睛盯着书上的这句话,水光浮动。

   他念完,半响,她才低声说:“很美,是不是?”

   祁谦佑点头,“是。”

   穆天晚轻轻揉了揉鼻尖。

   她觉得难受。

   许是最近经历了太多不幸,紧紧是一个美好句子,就能让她内心酸酸涨涨的难受。

   她咬咬唇,努力不去想自己,拨了藤椅,对祁谦佑说:“坐吧。”

   待祁谦佑坐下,穆天晚突然转头问:“你爱过吗?”

   这问题问得突兀,祁谦佑愣了一下,一双墨黑的眼盯着她,带着疑问。

   穆天晚有些尴尬地轻笑一下,“只是有些好奇。”

   别人的爱情会是怎样,会和她一般无力,狼狈和悲伤吗?

   许久,久到穆天晚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才慢慢吐出一句话,“可能吧。”

   这样不清不楚的回答,让穆天晚蹙了眉,盯着他。

   “不知道那算不算爱。”祁谦佑解释,“后来她离开了,我回国了。”

   原以为会听到怎样的故事,结果两句话就结束了,穆天晚失望地叹口气。

   祁谦佑看着她这副模样,嘴角动了一下,“怎么?如今你这副模样,还对爱情有什么好的期待吗?”

   他这话说的又冷又刻薄,若不清楚他的为人,穆天晚真的会被打击到。

   “怪不得她走了,你这样的性子,是女人都受不了吧!”

   祁谦佑蓦地盯住她,“你这么觉得?”

   他语气太认真,眼神太真挚,让穆天晚有些自责。

   “开玩笑。其实你不错。”怕他不信,又强调一句,“人很好。”

   祁谦佑嗤一声笑出来,然后站起来,看着她怕他受伤格外真诚的表情,“那么,多谢。”

   直到他快出了门,她才反应过来,他根本再装,哄她玩呢!不经意间唇角一弯,冲着他的背影叫到:“喂,周末有场秀,我想去看看,我能出院一下吗?”

   祁谦佑转头,“必须去?”

   穆天晚低头想了想,点点头。

   祁谦佑眼光闪了闪,“好。一起。”

   穆天晚拿眼疑问地看他,看不出什么情绪,只好笑了笑,“好吧。谢谢。”

   等祁谦佑出去,她侧抬了头,让整张脸迎上阳光。

   即使是冬日,这阳光的感觉,真的很好。

   只是……身边有太多黑暗,她躲也躲不掉。

   指尖夹起的书页里,一份时装秀的邀请函,出自薛晴天,彩妆总监赫然就是Gabriel!

**

我爱小王子,嘿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