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琉璃殇,缱绻帝王侧

第二十章 太上老君

琉璃殇,缱绻帝王侧 思我之心 2211 2013-11-04 13:56:04

    那块牌匾就静静的挂在那里,毫不起眼——兜率宫。可这却是三清之一,太上老君的府邸。

  一名唇红齿白的小童子正在安静的低头扫地,门里门外一如既往的安静。这兜率宫的人,大多数都在炼丹房忙碌着,是鲜少出来转悠的。

  凤璃从祥云上下来,扶我站稳。那扫地的仙童听得声响,抬头一看,连忙放下手中的扫帚恭迎:“太子殿下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

  凤璃搀着我,问道:“老君呢?今日是来找他的。”

  “师傅正在炼丹房,才进去不久。”仙童道,“太子殿下若有急事找师傅,这就随我来吧。”

  “嗯。”凤璃应着,又看向我:“能走么,有力气了没有?”

  我点点头:“应该能了。”

  他松开手:“那你走吧。”

  我才走得两步,脚就发软,头有些眩晕。凤璃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我的双臂,我才能勉强支撑着站立。

  “你说你,逞什么强。”凤璃低声斥责,却突然弯下腰,一把将我横抱起来。

  “啊······喂,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我急的羞红了脸,小声的说道:“有人看着呢!”

  一旁的仙童正偷偷的打量着我,一脸好奇。

  “眼下也只有这样才能去得那炼丹房了。你身子这么虚,难不成要一直在这耗着,然后等老君出来?”说着,大步往里走去。那仙童见状赶紧小跑着跟上。

  凤璃的眼神锐利的扫向他,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带路!”

  “是。小仙这就来,这就来。”

  我把脸埋进凤璃的臂弯里,闷闷的说:“你那么凶干嘛?人家都被你吓着了!”

  “越快找到老君就越好。耽误不得。再说,这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那童子不懂,我教一教他罢了。”

  我冲口而出:“有什么不该看的吗?”一说完就后悔了,这说得是什么话啊!

  他的胸膛嗡嗡震动起来,笑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连忙把脸埋得更深了,丢死人了丢死人了,说话怎么就不经过大脑呢?平日的伶俐哪去了?哪去了?

  那童子听得笑声,也不敢往这边看,只顾着低头带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不一会儿,就听得他恭敬的说道:“太子殿下,已经到了。师傅就在里面,若没有什么事得话,我就先下去了。”

  凤璃轻轻点点头:“嗯。你下去吧。”说完,抬脚就准备进去,我连忙在他怀里挣扎,制止了他:“放我下来吧。”

  他的眉头高高挑起,一副“怎么了”的表情。

  “我······我能走了。就······就······不麻烦你了。”幸好这兜率宫里没有多少人,有也被叫到炼丹房里打下手去了。刚才一路走来,除了带路的小仙童,的的确确是没有人。而现在要他这样抱着我进去这炼丹房,人多眼杂的,看见了可怎么办。这谣言的力量可是无穷大的,我可不想被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

  凤璃没说话,却也放我下来了。待我站稳后,便推开那掩着的大门,径直走了进去。但是顾及到我,我还是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步子放慢了很多。

  正在丹炉旁观察火候的太上老君站起身子,手里执着的白拂尘轻轻扫过宽大的衣袖:“见过殿下。”

  凤璃连忙躬身去搀扶:“老君快快请起。”语气甚是谦逊有礼。

  老君一身玄青道袍,行为举止无不透着仙风道骨。

  我也从凤璃的身后站出来,福了福身子,“沫琉见过老君。”

  “琉丫头?”太上老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凤璃,“你怎会在这里?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我勉强一笑,说道:“君爷爷,我是······”没等我把话说完,凤璃已经出声打断了我:“她中了魔界的金蚕蛊。”

  我感激的望了他一眼,我正愁着怎么把事情说清楚呢,这下好了,一句话,简明扼要,直奔主题。省了我的尴尬,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他捏了捏我的手,当作回应。

  太上老君大骇:“什么?金蚕蛊?如此险恶的毒蛊,谁会这么狠心用在一个小姑娘身上?”

  凤璃垂下眉眼,把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我曾尝试着用元心咒护住她的心脉,可是看来并不多大用处。所以才想着来找您,讨两颗丹药治一治。”

  老君抚着长长的胡须,思索道:“这金蚕蛊的解法,只有下蛊的人才知道了。这蛊可不能轻易去尝试,不然只会适得其反,反噬得更加厉害。为今之计······”太上老君说到这里,急急的走开了。在一排又一排的柜子里翻找着,不时用鼻子去闻,又皱眉放下了。

  凤璃转过身来安慰我:“无需担心。沫默既然把你交给了我,我就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不要紧,我不害怕的。我知道会好起来的。”

  他的眸子亮晶晶的,脸上漾着点点笑意。“嗯。······会好起来的。”

  相视一笑。

  这时候老君也一脸喜气的走了过来,把一个小瓷瓶递给凤璃:“这里面一共有十颗丸药,两日一颗。虽不能解,但也能控制症状的发生频率。你先用着,完了再来找我。”

  “多谢老君了。”凤璃接过瓷瓶,放入袖中。口中还仍不忘道谢。

  我也调皮一笑,眉眼弯弯:“就知道君爷爷是慈悲心怀,对我这么好。”

  “傻丫头······哎,多标致的一个漂亮姑娘,你看被折磨的脸惨白惨白的,让人心疼啊!当年你爹娘与我,也是交情匪浅,把酒言欢。如今难不成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宝贝女儿受苦,我却撒手不管么?奕希那魔头,哪日定将他挫了骨扬了灰才解心头之恨!”

  凤璃又道了谢,才拉着我走了出去。

  出了那兜率宫,凤璃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也浅浅的回望了一眼,看着长身玉立的他。日光在云彩间肆掠,投下点点光影,洒在他的身上,洒在他刚毅的脸庞上。他的手静静的垂下,修长有力的手指隐在宽大的袍袖里。

  美好得像一幅画。

  可是最终我们也没说什么。他招来了祥云,不紧不慢的抛下一句:“回宫吧!”

  明明刚刚还好好的,还微微笑着安慰我。这会儿又回到了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看起来那么的难以接近。让我不由得怀疑刚才那个抱着我进兜率宫,问老君要丹药的人,是不是眼前这个一如霜华的男子。

  但是没有任何异议,我乖乖的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