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琉璃殇,缱绻帝王侧

第十八章 金蚕蛊

琉璃殇,缱绻帝王侧 思我之心 2337 2013-11-04 13:55:06

    头好晕,胸口好痛······这是哪里?我慢悠悠的睁开眼睛,望着床顶熟悉的花纹,脑子有一瞬间的迷糊,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是我的房间。

  身体没有一点力气,我硬撑着起身,没有看见一个人。咦?心悠呢?

  才下了床走了两步,忽而听得隔壁的房间里传来低低的交谈声,这声音,耳熟得很······分明是哥哥和凤璃!

  隔壁的房间里,凤璃对着窗外,背着手。一言不发。

  “金蚕蛊,在于噬心;心若侵蚀,必将泯灭。”沫默一拳打在木桌上,“这奕希也太狠毒了,居然对小琉下如此毒的金蚕蛊!可恶!若叫我捉住他,必将他碎尸万段!”

  “那日我一路追着奕希,追至净池旁。谁知沫琉仙子竟然在此,当时见她无任何异样,也没想到他居然会下蛊。”凤璃转过身来,“奕希逃走后,不一会儿封印便被冲破。他这是在向我示威。方才我已施了护心咒,稍稍抑制毒性蔓延。可如今那金蚕蛊已融入血液,窜入心房了。”

  我在隔壁听得真切。这是我第一次听见凤璃说了这么长的话,清清淡淡,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不用亲眼看见,我就已经能想象到他面上的表情,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比冬夜里的凤还凉上三分。

  沫默浑身一震——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了?

  不再多想,他重重的屈膝一跪:“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臣现在只求殿下一件事,救救家妹。大恩不言谢,沫默即便是倾尽所有,也要保住这个妹妹。”

  凤璃伸手相扶:“同为兄长,我怎么不明白你的心情。更何况你我的交情匪浅。也罢,我就将她接至东宫,以便救治。”如此,以后就能和她朝夕相处,凤璃想到这里,唇角一翘,泛起自己都不曾觉察到的浅浅涟漪。

  听到这里,我早已泪流满面,心情复杂。原来在净池旁边掳持我的人,竟然是魔界的人!怪不得当时我觉得后背一阵刺痛,好像有什么东西硬生生的从外面钻了进来。现在看来,就是哥哥口中所说的金蚕蛊了!

  “小姐,你醒了?”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心悠一进来,看见我站在那里,欣喜的喊道:“将军,太子殿下,小姐醒了!”

  然后就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不用照镜子,我想我现在的样子肯定很狼狈,脸色一定很苍白。因为哥哥快步走了进来,看见我之后舒了一大口气:“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胸口还有些微疼,我理了理气息:“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我都知道了。我刚刚······听见你们说话了。”

  所有的声音都在这一秒凝结了。

  凤璃的眼角跳了跳,面上表情没有任何松动。倒是哥哥晃了晃身子,不忍直视我。

  心悠在一旁低声啜泣:“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

  我抬手打断了她的话,“傻丫头,怎么能怨你呢?”

  心悠哭得更大声了:“小姐!”

  “行了行了,你家小姐我还没死呢,不过就快被你吵死了!”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喊道,想让心悠不那么自责。

  “呸呸呸!说什么丧气话!”哥哥走了过来,见着我毫无血色的脸庞,只是爱怜的问道:“饿不饿?”

  心悠止住了哭声:“我这就去给小姐做饭。”说着,拭了拭眼角的泪水,快步走了出去。

  “刚刚······你们在隔壁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我哑着嗓子,安慰着哥哥:“没事,我一点也不害怕。一点也不疼。”

  “小琉,······哥哥把你交给殿下,你要好好的。哥哥想再过一段时间啊,就是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小琉,一个到处闯祸顽皮捣蛋的小琉。”

  我轻轻点头:“放心吧。我很快就好起来的。”

  凤璃的眸光轻轻掠过我,眼里一闪而过的,是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怜惜。“沫琉仙子若方便的话,这就随我回宫吧。”

  “嗯。”我乖巧的应着,“想必殿下还有事情处理,沫琉不能耽误了。”

  许是他从没见过我如此温顺柔弱的模样,怔怔望了我好一会儿,才把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开:“走吧。”

  云驾里,我望着身旁一脸淡漠的凤璃,有些怔愣。我应该抱怨他的,我是有充分的理由去恨他的。若不是他追奕希到净池那里,若不是他一掌打来,却生生在我面门停顿,让奕希误以为我是一个可以牵制住他十分重要的人,所以才在中蛊在我身体里面。我怎么会中这金蚕蛊呢?怎么会忍受这心绞之痛呢?我与他总共才见过两面,一次在三重天,一次在公主生辰的宴会上,每次都是不欢而散。可是,为什么让我有种错觉,其实和他在一起,并没有那么糟糕,甚至,还有一丝雀跃?嗯······一定是中了这蛊让我痛糊涂了!

  似是感觉到我的注视,凤璃微微偏过头,睇了我一眼,薄唇紧紧抿着。哎呀,被他发现了!我脸一热,赶紧低下头。

  低低的笑声传来。

  额······敢情他在笑?

  “我一直就想着,你怎么会跑到净池那里去?平日里除了花仙子的侍女去取水浇花之外,是没有其他人去那的。”

  是在跟我说话么?我抬起头,正对上一双狭促的凤眸,勾人魂魄。

  没事笑的那么甜干嘛?等等,他又开始笑了?他······他不是冷若冰霜,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么?

  “又不是规定只有花仙晓蓓才可以去那取水,我想去便去了。”

  “哦,想去便去了?”他尾音一颤,“我怎么听你的丫头说你是想去取水浇菜?”

  心悠那个大嘴巴!回去再跟她算账!

  “······是的。净池里的水是仙水,拿来浇菜是最合适不过了。”我嘟囔着,“谁知道会碰见你在追赶魔界的人!”

  凤璃眼中的笑意更浓了:“你倒不比其他仙子。”

  “她们是她们,我是我。”

  “那······”凤璃语气一转,“中了这金蚕蛊,魔界最厉害最难解的毒蛊,你怕不怕?”

  我答道:“怕。可是现在哥哥把我托付于你,你就应该负责。”说完,却又觉得刚才那话过于暧昧。只好别过脸去暗自懊恼。

  云驾猛的停住,我猝不及防往前倒去,凤璃身形一闪,一把扶住了我。

  “清恒,怎么回事?”

  “主子。”清恒的声音透过厚重的车帘传了进来,“前面······”话还没说完,只听得“砰”的一声,整个车身都被掀翻开来,我刚稳住身子,这会儿又是一个趔趄,好在一旁的凤璃牢牢的抓住我。这会儿四下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车身已经被某个不知死活的人给毁了,只有脚下踩着太子专属的五彩祥云,在稳稳的飘着。

  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冲撞天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