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琉璃殇,缱绻帝王侧

第十七章 冲破封印

琉璃殇,缱绻帝王侧 思我之心 2410 2013-11-04 13:31:25

    “小姐,该吃早饭了。”心悠撩开帷帐,把我从睡梦中喊了醒来。

  “唔······”我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把脸放在枕头上蹭了两蹭,才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仙人是不需要睡觉和吃饭的,就比如哥哥和紫华上仙。食物和睡眠对于他们来讲,可有可无。当然不是每个仙人都能达到这样的不食人间烟火,整个仙界算起来,将将也不过二十几人而已。

  心悠端来一碗小米粥和一小蝶酱黄瓜。刚起床觉得口中无味,便夹了一小块酱黄瓜放入口中。脆嫩爽口、香甜鲜美,独特的黄瓜清香在口中蔓延。

  “这酱黄瓜真不错。李师傅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来,心悠,你也尝尝。”

  心悠笑了笑,摆摆手:“刚才我已经吃过了,这黄瓜还是我亲手去摘的。我守着李师傅做好的,看着嘴馋,已经吃了好几块了!”

  “你去哪摘的黄瓜?”我舀起一勺粥,轻轻的吹了吹气。

  “太乙真人开了片地,种了好些蔬菜。这几天熟了,就邀着大家伙儿摘回去尝尝。我这不也是去凑个热闹么?见着小姐还未起,早饭也没吃,就想着摘几根黄瓜来酱着,开开胃。”

  “种······蔬菜?”我眼睛一亮,“这仙土种出的东西是不是更加有灵气?比人界种出的那劳什子要好得多了?”

  “那是自然了。太乙真人的侍女每日去净池边上取水来浇灌,一天不落。用这么好的水养着,不是我夸张,那凡夫俗子若吃了,不说长生不老,飞升成仙,那也一定是延年益寿,无病无灾。”

  “净池······,”我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不知不觉中已经吃完了一碗小米粥。

  我咂巴着嘴,想着刚才心悠的那番话,皱眉思索着。

  心悠见我这样,提议说:“若是小姐喜欢吃的话,何不自己也去种一种呢?正巧院子里不是还荒着一分地么?这样一来,小姐想吃什么自己种不就是了?”

  我激动得一拍桌子:“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们这就去准备!”

  说干就干。我捏了个诀,手指一动,这片杂草丛生的土地已焕然一新。我得意的拍了拍手,对着心悠说道;“好了!你去弄些种子来,我去净池取水。分头行动,开始吧!”

  回屋拿了个白色瓷瓶,我兴高采烈的往净池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清清静静,没见着什么人,我乐得自在。

  不远处依稀有哗哗的水声传来,我加快脚步走去。净池就在眼前了。

  净池里的水清澈见底,涓涓的流着,碧波涟漪,水光潋滟。这净池水果真是好水,我乐呵呵的掏出瓷瓶,伸手就要去装水。

  刚弯下腰,就感觉一阵劲风从身边掠过狠狠的撞了撞我的胳膊,我一疼,手中瓷瓶跌落在水面,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一侧倒去。就在我以为自己会栽进净池里的时候,一只手将我粗鲁的捞了起来,来人另一只手贴在我的背后,有一股烫人的烧热,只觉得背后一阵刺痛,像是把什么东西硬生生的塞进了我的身体。我一惊,扭头想去看,一股霸道的仙力迎面而来,直冲我面门。我急得连忙双手捂住我的脸,一边大叫:“救命啊!救命啊!是我啊,是我!”那力量生生一顿,却又以更霸道的速度险险擦过我的发丝。只听得背后一声闷哼,那人放开了我。我一得到自由,立马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逃离,朝着解救我的那股力量的方向跑去。

  “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仙界太子非同一般呐,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行了,就到这里吧,不奉陪了,告辞!”

  什么?太子?听见这儿我脚步一软。前方一袭紫色锦袍迎风而立,衣袂飘飘,不是太子殿下凤璃又是谁?

  那人负着手,正看着我,微微皱眉。

  我稳了稳心神,行礼道:“见过太子殿下。”

  “起来吧!”

  一阵沉默之后,他终于淡淡开口:“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我反问。

  上次遇见他,我们的对话也是这样的。不曾变过。

  “你知道刚刚挟持你的人是谁吗?”他的声音骤冷了几分,一脸严肃。

  “······不知道。我只是来这······取水而已。”我指了指浮在净池水面的白玉瓷瓶。

  “······最近这······,”他话还没说完,远处轰的一声巨响。一股魔气冲天而起,发出异样的五彩光芒,炫得人睁不开眼。那气流以极快的速度上升,四处散开,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径直冲破九重云霄。“轰”的一声,那光芒四散开来,所经之处,万物尽毁。

  “糟了。封印冲破了!”凤璃脸色巨变,足尖一点已不见了人影。

  他的那句话在我脑海里炸开。封印······封印······封印被冲破了?压制魔界的封印被冲破了!原来楚州的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那哥哥呢?哥哥呢?哥哥怎么样了?我急的几乎晕厥,告诉自己不要慌不要慌,弄清楚再说。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慌张,颤颤巍巍的招来云彩,往乾坤大殿赶去。

  一路上,我看见众多仙家个个都脸色凝重,火速往乾坤大殿的方向赶去。连平日里极少看见人影的太白星君都在其中,一改平日散漫闲适的样子,一副十万火急的表情。这样的阵仗,更加加重了我心里的不安。

  行至仙门处,发现守卫都比平常多了一倍。戒备如此森严,个个面容肃立,如临大敌。

  我快步走至那守卫将领面前,轻声询问:“敢问将军,仙门突然戒严,所为何事?”

  那将领正警惕的来回踱着步子,听见我的询问定睛一看:“末将见过沫琉仙子。”东南西北四大仙门的将领都是哥哥的手下,平时在府里商讨公事时,也见过我,所以都认得我。

  “这礼就免了吧!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如仙子所见,······压制魔界万年之久的封印,就在刚刚被冲破了。”

  什么?

  我骇得倒退两步。一脸的不可置信:“我要去大殿。”

  可是却吃了个闭门羹。我连大殿的门槛都没进。

  那侍卫一脸冷漠:“无意冒犯仙子,今时不同往日,这大殿眼下是万万不能进了。还望仙子理解,不要为难我们。”

  “不行。今日我一定要进去问个清楚。”

  “仙子,请不要难为我们。”

  正说着,紧闭的大殿大门“吱”的一声被打开,金冠紫袍,所经之处,莫不是跪地相迎。

  凤璃出来了。

  我拨开那侍卫挡住我的手,迫不及待的冲至凤璃跟前,紧张的问道:“怎么样了?······哥哥他······”

  “沫默大将军无碍,正在回仙界的路上。”许是看见我如此慌张和害怕,凤璃淡淡的开口,面容依旧透着清竣,微仰着头。

  听见他这一句,我高高悬着的心才落下。许是紧绷的神经太久,一下子放松,只觉得胸口一阵抽痛。前面的人影恍恍惚惚,忽然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