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琉璃殇,缱绻帝王侧

第十九章 魔尊奕希

琉璃殇,缱绻帝王侧 思我之心 2122 2013-11-04 13:55:41

    “太子殿下,我们又见面了。”一道嗤笑的声音传来,带着漫不经心的味道,“哦······,这位仙子也在啊!看来,那日我是没押错宝呢!”

  这声音,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我狐疑的看着面前不远处的男子:“你······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来人一身火红的锦袍,一双眼睛风流的很,嘴唇美的像朵花瓣,那肌肤比女人都要白上三分,亮上三分。如果说凤璃是俊朗出尘,翩翩贵公子;那么,这个人就是风姿卓越的美男子,生得精致无比。

  听到我这句话,男子笑得更加妖娆:“······这位仙子,我可是把魔界至宝都给了你做见面礼呢!不记得了吗?怎么睡了几天,就把我给忘了。不过没关系,我们太子殿下记得就好。你说是吧?尊贵的太子殿下!”

  凤璃直接无视他话语里的意思,面色毫无波澜,平平淡淡的开口:“奕希,交出解药,滚回魔界,好好做你的至尊,我倒是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不死。”

  “不愧是凤璃,一开口就是两个条件。只是可惜啊可惜,这两个条件,你一个都开不起!你以为那金蚕蛊是什么?你又以为,我这么大张旗鼓的冲开封印,又是为了什么?如今这局势,怕是由不得你说话了!”奕希冷冷的说着,一缕发丝从他肩头滑落。

  听到这里我总算是明白了,凤璃口中的奕希,就是······“你就是那个在净池旁挟持我的魔头!”

  “记起了是吗?别魔头魔头的叫得这么难听。我哪里敢挟持你呢?”奕希邪魅的用手戳了戳心口的位置,“这里现在是什么感觉?”

  随着他的动作,心口传来阵阵剧痛,痛的我弯下了身子。痛,痛,真的好痛······我捂住胸口,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你这个混蛋!”

  换来的却是更加张扬的笑声:“哎哟······小美人,你看你疼的这样。啧啧,有人也心疼了啊!”

  “清恒,照顾好她。”

  话音一落,凤璃的身影已经跃到数丈之外,和奕希冷冷的对视着。

  勉强支持着,我看着半空中打斗的身影,只觉得越来越痛,痛得我恨不得把心挖出来,没有了心,它还怎么痛?视线也开始模糊了,额头上已经隐隐出了汗珠。

  清恒挥手布下一个结界,以免他们的打斗会误伤到我,心急的问:“沫琉仙子,你怎么样了?”

  我无力的摆了摆手,刚要开口,又是一阵剧烈的绞痛。苍白的嘴唇几乎被我咬出血来,我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凤璃眯眼,出手如电,招招致命,毫不留情。而奕希却是笑吟吟的,仿佛根本不是在搏斗一样,眼底却是杀气腾腾,狠戾无比。高手对决,往往只在一招制胜。奕希瞧准了凤璃刻意避着身后的我,更是故意将方向往我这边移动。

  凤璃眉头一皱,右手变幻出一把长剑,雪亮锋利,削铁如泥。右手握紧剑柄径直朝奕希胸口刺去,奕希冷冷一笑,不以为然,长指一晃,指尖闪出点点金色的光芒朝剑尖撞去。“哐当”一声,长剑断成几截。

  “凭这样一把玄铁剑而已,就想伤到我,太小看······”话还没说完,突然大骇,凤璃右手依然握在剑柄,左手浑厚的掌风带着强劲的仙力冲破奕希的护身光障,直直朝他空门打去。万不得已之下,奕希侧身一倒,已经来不及了,还是挨了那一掌近一半的力量。

  将喉间的腥甜咽下,奕希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凤璃,你以为伤了我就能怎么样吗?告诉你,我受了伤,她只会比我更痛,更加痛上千万倍!”

  凤璃视线轻轻扫过那边,语气甚是无所谓:“若是能降服了你,还三界一个安宁。我想,仙界牺牲掉一个仙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立场问题而已。”

  “好一个立场!”奕希鼓掌,“你们凤家的人果然是心狠手辣,太子殿下更狠,为了除掉我,还能牺牲掉自己心爱的女人!”

  凤璃身体微不可见的一震,又很快的掩饰过去:“谁告诉你她是我的女人?”

  “我自己长着眼睛,自己会看。怎么?太子殿下是要否认呢?还是要不承认?你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放过她,那金蚕蛊是认定她了!”

  “是吗?”凤璃勾唇冷冷一笑,玄黑的眸子光芒一闪:“那我现在就办了你,然后用你的魂灵去给她陪葬!”

  “太子殿下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你抓住的话,我怎么会蠢到一个人来这仙界来?后会有期!”眼前扬起一片迷雾,哪里还有奕希的身影?

  凤璃站在那里怔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大步走回到祥云上。

  我痛的几近昏厥,可是神识还是清醒的。见凤璃回来,硬撑着的身子才无力倒在云彩上,脸白的跟旁边的白云一样,没有一点血色。清恒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凤璃的眼神一暗。

  我气若游丝的问道:“那······那魔头······呢?”

  “已经跑了。”

  凤璃说着微微搀起我靠在他的怀里,淡淡的龙涎香传来,痛楚似乎减轻了那么一点点。他依旧紧抿着双唇,大手放在我的胸口,低低的说:“得罪了。”源源不断的仙力传来,胸口的搅动渐渐平息下来。

  “清恒,你先回去。派人将晴阁布置一下。”他淡淡的吩咐着,又转头对我说:“先忍一忍。这会儿我带你去太上老君那,讨颗护心丸。”

  我点点头,“嗯。听你的。”

  祥云慢悠悠的飞行着,连飞过的鸟儿都比我们快。我拉了拉凤璃的袖子:“快些儿吧!我受得住,这样慢慢的,我倒快要闷死了!”

  他看了我一眼,动了动嘴唇:“好。”

  其实我是不好意思。这样的姿势过于暧昧,鼻间满满的都是他的气息,让我不自觉沦陷。我怕多待一会,就多一份不可自拔。只有离开,才不会贪恋。不属于你的东西,最好的办法,就是强迫自己离开。因为越沉沦,就会越舍不得放开。最终只有自己一个人,舔着别人看不见的伤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