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第六十八章 仍有后顾之忧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柳妃子 1022 2013-10-22 07:00:00

  石榴顿时目瞪口呆,从未听说钱瑾成亲过,而且平日里都是梳着姑娘的发髻,怎会无缘无故跑来一个相公出来,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已见蓝枫开始脱钱瑾的衣裳,着急道,“奴婢从未听说姑娘有相公,您这是趁人之危,实在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

蓝枫本是一门心思挂在床上的钱瑾,可石榴实在聒噪得很,他一扭头,不怒而威,“你在质疑我?”

蓝枫散发的威严让人不敢大声喘气,石榴噤声并睁大着无辜的眼睛,显得极为委屈,“虽然是你救了姑娘,奴婢感激您,但是绝不允许您玷污姑娘的名声,”说完,她跑到钱瑾的床前,一副誓死保护的模样。

蓝枫根本没有心思同石榴将事情的原委说上一遍,于是,伸手一拎,将石榴扎扎实实地提离了地,“你干什么?快些放开我?”石榴挣扎着乱踢脚,但小胳膊小腿的,这么点力气根本起不了作用。

房门一开,蓝枫将她硬生生地提出了屋,“若是不想你们姑娘丧命,你只管进来。”

蓝枫的威胁立刻起了作用,石榴噘着嘴,愣站在一边,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床上的可人儿与睡着了一般,一脸的安详,丝毫看不出之前曾受过那么残酷的折磨,蓝枫隐隐觉着心疼,微敞的衣衫可见那被匕首割开的伤口已然起了血痂,样子十分狰狞,亏她一个弱女子居然会对下如此的狠手,这一刀似乎也割开了他的心,很疼,却很满。

“你真傻,难道就不知道万一这情蛊不能随着血流出来怎么办?”蓝枫自然自语后,绞了帕巾为钱瑾擦去嘴角的血迹,好在伤口不深,抹了点药膏几日便能好了,那点红肿已消散不少,只看到一点乌紫了。

现下最为担心却是那情蛊是否有清除,钱玉虽说了两种去情蛊的办法,却没有说清楚饮刀取蛊的厉害之处,而蓝枫心里清楚得很,只是当时被钱瑾的坚贞不屈惊到了,这情蛊若是在体力驻扎产卵,这女子便会同服用了致命的春药一般,会同男子****且一个男子也未必能满足得了。

思及如此,蓝枫心里十分的矛盾,她如此要强,要是当时强要了她,她知晓后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而现下心里却七上八下的,极为忐忑。

只要过了三天,便可知那情蛊是否清理干净了。

想着这三天虽然难熬,可能与可人儿独处一室,蓝枫微微有些雀跃,脸色也不自觉地温和下来,他帮钱瑾换了外裳,双眼看到那艳如血的肚兜,好在定力强大,不然肯定抵不过这身底的邪气。

石榴没有弄清楚缘由,不论是马文或是周氏兄弟,一律不能靠近正屋,免得让他们知晓了,会给姑娘的名声抹黑。

因此,这日子也就安然无恙地过了一夜。

蓝枫一宿没睡,他每过两个时辰就给钱瑾喂点水,万一真的有情蛊之卵,能加速它在体内的滞留,不会让钱瑾过于难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