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第六十七章 男人?匕首?(三)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柳妃子 1096 2013-10-22 07:00:00

  蓝枫闻言便陷入深深的愧疚之中,随后“咚咚咚”地几下声响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不要,不可以,”他始料未及,钱瑾的头正使劲一下一下地撞击着背后的柱子,虽然她还受着情蛊的控制,可是每一次都是使了全身的力气。

“。。。”蓝枫从未有地慌乱,伸手将她紧紧地抱住,“你还有我,我不会再丢下你了。”

“求你拿刀给我,不然你就是将我往死路上逼。”

钱瑾没有理会他,神情极为绝望,“就算你救了我,我也会以死以示清白,到时候你就是侩子手,比那蓝枫更可恶。”

她的倔强如鞭子一般狠狠地抽打着他的心。

“铛~~~”蓝枫毫不费劲地将那刀子拔了下来,却十分沉重地将它交给了钱瑾,她宁死也要保留自己的尊严。

“谢谢。”钱瑾眼角还残留着晶莹地泪珠,这一笑迷晕了人的眼睛。说完,她接过匕首,毫不畏惧的。

衣衫的前襟早已凌乱,钱瑾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一手轻轻拨开襟边儿,一手慢慢地朝胸口的位置割了下去,殷红的血液缓缓地流了出来。

“哐啷,”钱瑾将匕首扔在了地上,含笑靠着柱子,面色安详,仿佛如重生了一般,而蓝枫此时除了静候一旁,别无他法,他只要心软便使她前功尽弃,所有的罪都白白受过。

大抵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钱瑾已昏昏沉沉,脸色如白绸般苍白,忽然,她心口一阵绞痛,疼得连紧握的双手关节都发白了。

“你怎么样?”蓝枫焦灼地问道,满目的鲜血已刺红了他的双眸,此刻,有一个强烈地念头深深地占据着他的心,他要得到她,绝不再松手。

此时,钱瑾疼得无法呼吸,她伸手找寻腰间,可摸了一圈都没有找到,眼泪扑簌扑簌地滴了下来,嘴里只喊道,“爹。。。爹。。。”

蓝枫见状,将袖中的手帕抽了出来,问道,“是不是找这个?”

“爹。。。”钱瑾抬眼一往,欣喜若狂地夺了过来,好似这手绢能减轻她的痛苦一般,紧接着,那根炫黑的蛊虫随着鲜血慢慢地爬了出来。

蓝枫拾起匕首,将其斩成两段,不然被有心人拿去只会再害人。随后,他伸手点了钱瑾胸前的穴道,血被止住了,钱瑾也因失血过多,晕迷了过去。

他拦腰将钱瑾抱了起来,出了地窖时,方大力正焦急地等候着,见一脸凝重的蓝枫,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只是张罗着赶紧准备马车,他亲自送钱瑾二人回去。

莲花弄。

石榴早已翘首企盼,等了一整夜,总算是将人等回来了,等马车一停,她迫不及待地掀开了车帘,差点被钱瑾的模样吓得说不出话来。

“姑娘?”

“快去准备热水和干净的衣裳,”蓝枫简单地吩咐了一下,跃下马车,大步流星地将钱瑾抱进了正屋。

好在现下是冬日,热水本就备着一些,因此石榴很快就提着进来了,她看见蓝枫正在脱钱瑾的衣服,立刻跑过去,制止道,“公子,还是由奴婢来吧,男女授受不亲,您没资格这么做。”

“我是她相公,”蓝枫剑眉紧皱,朗目一凝,问道,“除了我谁还有资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