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第八章 提亲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柳妃子 2049 2013-09-12 18:19:10

  凌夫人刚入睡,被周妈一搅,心情极为不好,加上说的是钱瑾的事儿,她直截了当地说道,“天亮再说,撑不过去也是她命不好。”

周妈却焦急道,“这不大好吧,好歹也是钱家的大小姐,这要真是死了,外人怎么看夫人您啊?您一向慈悲,就一两副买药的钱而已,就当是施舍了吧。”

凌夫人闻言,顿觉有些道理,便甩给周妈妈半两银子,让她去抓些药给钱瑾。

周妈低头捡起那银子,“还是夫人心善,”随后,退出了正院,脸色很是凝重。天亮时,汤药已经煮好,可是任由周妈怎么喂,钱瑾都紧紧地闭着嘴。

钱瑾犹如置身在炙火之中,脑中无数个凌书桓和钱玉的身影在晃动,相伴着耳边有个声音再说,“钱瑾,你别忘了你娘的牌位还在他处,你就这么死了就是大大地不孝,没人给你爹娘供奉香烛银纸,没有祭拜他们,难道你想他们死不瞑目吗?”那声音重重地敲打在了钱瑾的心上。

“爹,这里好疼,”钱瑾抬起乏力的手,撞了撞心口,双眼紧闭,却泪流不止,随后,她感到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心,她呓语出声,“爹~~~~”

周妈见她开了口,将一勺药灌进了她的嘴里,她虽然抗拒了几下,但多多少少喝了些进去,周妈才松了一口气。

********京城**********************************************************

两匹黝黑骏马停在了京城望族蓝家的大门口,重重的朱门立刻打开了,从里面跑出四个清一色打扮的家丁,还有一个略显富贵一些的男子,他低眉顺眼地迎向从马上跃下的男子,“少爷,老爷正在仙月阁等您。”

被称为少爷的男子面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俊美异常,墨黑色的头发用墨玉整齐地束起来,剩下的软软地搭在挺拔的背上,长长的睫毛下隐藏着魅惑的双眸,鼻梁高挺,嘴唇饱满而性感,真真是巧夺天工,恰到好处,只是他周身散发的冷漠之气让人不敢近身,却又有让人渴望接近。他便是蓝荣乾的嫡长子,蓝枫。

蓝家,传言在京中已立足多年,其使命是以保护皇上为最终使命,侯爷之爵位世袭罔替,原本神秘的蓝家近十几年显得异常高调,可是遗憾的是当家人蓝荣乾只得了一个嫡子,人丁不旺,实乃他的心头之病。不过传言终归是传言,谁也没有去弄个真假出来。

站在蓝枫身边的人是他的挚友,慕言,他有着让女子为之眼红的白皙肤色,五官清秀带着俊俏,一笑之间,帅气带着温柔,沉默时空灵俊秀,“快些进去吧,仔细老爷子给你排头吃,”说话时让人觉得无比亲切。

蓝枫黑着脸,大步流星地跨进了蓝家高高的门槛,直径朝丁管家所言的仙月阁走去。仙月阁是蓝荣乾蓝侯爷的住所,他将自己安置在蓝府二进门最偏的地方,虽说有些偏,可亦是闹中取静之地。

蓝府,三进门的大宅子,前院为家丁及二等三等丫鬟婆子的住所,连接中院的两条走廊一进一出,中间是亭台楼阁,作为待客宴请之用,中院与后院之间是蓝家人的各个院子,容之后再慢慢详述。

蓝枫进府之时就有小厮将此事禀告给蓝老爷了。古香古色地黒木祥云雕花占据了整个仙月阁,就连门槛都是呈对称式地雕刻着,当他跨进仙月阁的大门,只见一个俊朗英气的中年男子正笑盈盈地望着他。

蓝枫扭头就要往外面走去,忽闻那中年男子叫住了他,“蓝枫,你信不信我让皇上撤了你三品御前侍卫的职?”

那这男子便是十五年前受伤被钱老爷救下的蓝荣乾,他官拜一品护国侯爷之位,却早已在三十正当壮年之岁离了朝,对外宣称身子有疾不足以保护皇上而将儿子送进宫。此时,他黑发墨须,丝毫不见有恙之气。

“爹,您到底想儿子怎么样?”蓝枫不苟言笑的俊脸显得阴沉沉的,门口站位的小厮都往外挪了两步,还是不听两父子说话为妙。

“我已经跟皇上个你请了长假了,你尽快给我成亲生子,否则你这三品御前侍卫的事儿也别想干了,”蓝老爷以此为‘要挟’,这一年来已不是第一次讲这个事儿了。

“不可能,”蓝枫直截了当地拒绝,“孩儿还小,男儿当以立业为重,此事爹莫要再提了。”

“你还小?都二十岁的人了,想你这个年纪爹都已经生了你了,赶紧地给我带上婚书去明州 ,我让丁总管和慕言那小子和你一起去,务必将我那儿媳妇娶进门。”蓝老爷不容蓝枫将此事再混淆过去,“十四年前,爹路过明州,虽没有进钱府的门,却打听到钱老弟生了个女儿,这个约定爹必须遵守。”

“绝对不行,爹要她成为您的儿媳妇,您就让致远娶了她,省得那么多事情,”蓝枫寸步不让,和蓝老爷针尖对麦芒,各不相让。

“谁在编排我致远呢,”柔柔地声音由远而近,未见人先闻声,一下子功夫就见一华丽妇人带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子进了屋。这夫人便是蓝老爷的正妻田氏,亦是这府中的侯爷夫人,她珠翠环髻,簪钗摇曳,一身紫红裹胸裙露出白皙的颈前肌肤,隐约露出的部分惹人遐想,手中纯金手镯发出叮叮的声音,恐别人忽视她的存在,“快叫大哥,”她推了推那犹如善财童子般打扮的孩童。他便是蓝枫同父异母的弟弟蓝致远。

“大哥,”蓝致远木讷讷地叫了一句,随后圆圆的眼睛就开始到处乱瞟了,好像定不住格似的。

“枫哥儿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给娘先带个话,娘也好让下人给你准备些好吃的,免得回宫里吃不上一顿好的。”田氏拉着田致远坐在了蓝老爷的身边。

蓝老爷面色不悦,正说着正经事情呢,她一个妇道人家过来坐什么,随后他便听到田氏看着自己问道,“妾身刚刚听到老爷和枫哥儿说什么‘让致远娶了她’,老爷不是再说枫哥儿的婚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