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第七章 欺骗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柳妃子 2038 2013-09-11 19:55:44

  “行了,早点睡吧,明早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呢,”周妈躺了下来,转身背了过去,短短两年,周妈的神采已不如当年,钱瑾轻声“嗳”了一声衣躺下,望着周妈的背影,心里一阵感动,周妈这是在给她等门。

第二日,天刚亮,周妈便将钱瑾叫了起来,“去把这一盅花胶汤给凌少爷送过去。”钱瑾原本睡眼惺忪,可一听到‘凌少爷’三个字便来了精神,然她又想到凌夫人不允许她去前院,整个人便蔫了下来,“周妈大概是忘记了,二娘她禁止我去前院。”

“我身子不适,将病气过给凌少爷可不好,你不会机灵点悄悄地送过去,”周妈留下一个雕花托盘便离开了柴房。

钱瑾喜不自胜,难得可以白天见到凌书桓,便好好地打扮了一番,两根木簪左右别住乌黑秀发,露出一对白且无暇的小巧耳朵,一对紫罗兰色的珠坠子挂在耳珠上,摇摇晃晃,极为好看,衣裳是钱玉小得不能再穿的,颜色洗得都有些褪色了,好在钱瑾的身段纤细,腰带一扎,便更能看出她婀娜的身姿了。

周妈远远地看着钱瑾打扮好,喃喃地说道,“可惜了这一副好容貌,不然打扮打扮,就算是公主也不及她。”

走到半路,天空洋洋洒洒地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雪花落在钱瑾那张小脸上瞬间化成水珠,脚下一双布鞋很快就被雪水浸湿了,可她一点儿都不觉得冷,反而加快脚步朝西厢房走去。到了院门口,只见一个守门的丫鬟拦住了她,“凌少爷去了常春园,你把这盅花胶汤给他送到那里去吧。”

府里的丫鬟都是后来买的,他们不知道府中还有个大小姐,还以为和她们一样是个丫鬟。

怀着急切的心思却见不到人,钱瑾有些不甘心,心里虽然有些害怕凌夫人的刁难,但还是骨气勇气去了常春园,在她的脑海中,那是她的地方,怎会去不得。

到了门口,守门丫鬟见了她便盘问,“你是哪个院子的?”

钱瑾见她这般无礼,本想发作,可心想自己不如进去给凌书桓一个惊喜,便压住了心中的愠怒,说明来意,“我是给凌少爷送汤水的。”

那丫鬟见她有些姿色,可是衣裳却是有些破旧,便没了怀疑,放她进了园子。两年未见,一股子亲切袭上心头,这让她忍不住思念钱老爷,爹若是健在的话,自己该有多幸福。

正当钱瑾陷入情绪之中时,被一阵嬉笑的声音打扰,她理了理心情,发觉那声音是从花园处传过来的,便快步走了过去,只见两个身影如仙人般地在大雪中你追我逐,还不时发出轻快的笑声。

钱瑾如石化般地立在了那里,她没看错,那两个人便是凌书桓和钱玉。钱玉身披金丝红色挂白狐毛披风,在这一片白梅和白雪中犹如一个仙子,而凌书桓身着浅青色外衫,身材挺拔俊朗,此时,他抱住了钱玉,在她的唇上印上深深的吻,随后关切地问道,“玉儿,要是冷的话,我们回屋好不好?”

十三岁的钱玉已是个亭亭玉立的姑娘,比起十一岁之时更为水灵,两人站在一块还真像是一副绝美的画儿。

“表哥,有你在,我一点都不冷,”两人忘情相拥,压根没看见花园一角站了一个人。

“表妹,你真美,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美艳的女子,我真想早些娶你过门,免得只能看不能。。。”凌书桓的手在钱玉的胸前摸了一把,那钱玉的身子一软,悬挂在他的身上。

钱玉伸手在凌书桓的胸前打着圈圈,嘟嘴道,“怎么,我那傻姐姐的豆腐你没吃到?”

凌书桓心神一动,抓住钱玉滑如白玉的手,“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现在提她真是大杀风景,表妹,难道你就不能懂我的心吗?你再耐心等等,等我们的计划成功,有了那十万两银子,我定会让整个明州城的姑娘都羡慕你。”

“每月十五你都与她会面,这都快两年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钱玉忍不住抱怨,语气更是酸溜溜的。

“放心,”凌书桓在钱玉的粉嫩脸颊啄了一口,“你姐姐已经答应给我银子了,我看过不了多久,便能双手奉上了。”

钱瑾听到这里,觉得整个脑中有东西爆炸了一般,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自己心心念念的书桓哥哥竟然联合着钱玉母女来骗自己?她一时接受不了,全身被冰雪冻住了似的,动也动不了,眼中只有那两道打情骂俏的身影。

“表哥,”钱玉娇羞地靠在了凌书桓的肩上。

“玉儿,你真美,”凌书桓轻声说话,可灌入钱瑾耳中却是如响雷一般,她顿时怒气填胸,大步走了上去,还未等凌书桓和钱玉回神,她便将托盘重重地掷在了雪地上,饶是有积雪覆盖,那汤盅的碎片依然飞溅甚远。

凌书桓二人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等钱玉看清来人时,怒道,“钱瑾,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钱瑾闻言,仰天大笑,眼睛酸涩,她尽量屏住,不让眼累滚落下来,“凌书桓,你骗我?我对你掏心挖肺,原来你竟是这等小人,算我钱瑾瞎了眼,差点被你的外表所欺骗。”

“瑾儿,你听我说。。。”凌书桓还欲为自己辩解,他以为钱瑾才来,可是话还未说出口,就被钱玉给截断了,“表哥,还有什么好说的,知道就知道了呗,反正我们已经知道银子就在她那里,还怕她带走不成。”此时,钱玉心中已有了主意。

钱瑾见二人一体同心,心痛得有些窒息,她掩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到了后院时,已然泪流满面,周妈见她如此,却不惊讶,只轻描淡写道,“你都看到了吧?”

钱瑾怔怔地望着周妈,“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这一天夜里,钱瑾全身发热,随后开始胡言乱语,任由周妈怎么叫她她都醒不过来,避免惹出人命,周妈连夜赶到凌夫人的蔷薇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