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第六章 心意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柳妃子 2044 2013-09-10 20:16:22

  钱瑾已芳龄十四,正是怀春之时,习惯了凌书桓的陪伴,一下子极不适应,寝食难安,原本就瘦弱的身子一下子就病倒了。

凌书桓不知从何得知这个消息,第二日就过来探望钱瑾,钱瑾见了他心中一阵委屈,投入了他的怀抱,还一个劲儿地拍打他的肩膀,“你怎么才过来?你不知道人家想你。。。”说道这,钱瑾一下子住了口,吞掉剩下的话,小女子的心思全部暴露。

凌书桓环抱了她,惊喜地问道,“你说你想我?”

钱瑾知晓自己的心思已是藏不住,将头压得更低了,声音闷闷地从凌书桓的腋下传来,“我以为你再也不来看我了。”

“小傻瓜,怎么会呢?”凌书桓溺爱地说道,可眼中平静无奇,“既然你这般担心,不如我们来个约定吧?”

“什么约定?”钱瑾感觉他的心意,羞涩地将头抬了起来,直视着他的黑眸。

“每个月的十五,我们去前院的那个凉亭见面,如何?”幽会?这是钱瑾的第一直觉,可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相思如蚀骨之苦,她不想再见不到心上人了。

此后,每个月的十五都是钱瑾最开心的日子,凌书桓每次都准时赴约,时不时地带好吃的东西给她,两人相伴耳语至寅时,从未被人发现。偶尔,钱瑾也疑惑为何凌夫人和钱玉不来找自己麻烦,那也只是偶尔想起,相比与凌书桓的约定,其他都不重要。

直到来年的元宵节,天寒地冻,却挡不住一派佳节的热闹,钱玉因不喜钱瑾出入前院,让凌夫人找人牙子买了几个丫鬟,她的丫鬟彩月此时正在后院厨房往食盒里装小点心。

“怎么少了一道凌少爷最爱吃的霜裹玛瑙果?”彩月轻点了所有的点心后,问道。

周妈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就恢复笑脸了,“彩月姑娘稍等一下,容我在去看看,是不是落拿了,”说完,推搡着钱瑾,“走,一同和我去找找看。”

周妈带着钱瑾走到后厨,随后伸手,说道,“拿来!”

“什么?”钱瑾故作不知。

“霜裹玛瑙果。”

“我怎会知晓。”钱瑾的眼神有些飘散,她一向不会说谎,周妈和她相处了两年,深知她的性情,虽软弱了些,却是个善良的姑娘,于是缓和了脸色道,“今日是十五,是你和凌少爷的约定,可是你别忘记了,今日亦是元宵节,团圆之夜,他会遵守你们之间的约定吗?你将那点心藏起来,一会儿夫人准会知晓是你动的手脚,追问下去你和凌少爷的事情肯定瞒不住,你好生想想后果吧。”

周妈的话正好戳中钱瑾的要害,她与凌书桓的事情毫无疑问不能让凌夫人知晓,于是便瞧水缸努了努嘴。

周妈打卡水缸盖,一碗白如雪的霜裹玛瑙果正飘在水上,她眼角微微皱起,心里忍不住叹息,端起那点心,她正要出去,突然又停下脚步,回头对钱瑾说道,“再过一个月就是大小姐的生辰了吧。”

这句话犹如当头棒喝将钱瑾敲醒,那一日不仅是她的生辰还是沈氏的忌日,那牌位在凌夫人屋里,自己求了一天都没有求到一个上柱香的机会,今年如论如何一定要拿回牌位,而且过了十五岁的生辰,自己便及妍了。

夜幕降临,钱瑾既欣喜又焦虑,不知凌书桓会不会在亭子里等她,草草用过晚饭之后,她便迫不及待地朝去凉亭,里面空无一人,她满心失落,周妈说的不错,今年是团圆之人,他怎么会来呢?

“瑾儿,”一声不确定的叫声让钱瑾的心跳跃了起来,那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

“书桓哥哥,”她轻声回应,等看清看来人时,她喜极而泣,扑在了凌书桓的怀里,“我就知道你不会不来的。”美眸之中蕴含着湿润。

“这是你我的约定,我怎会不言语一声就失约呢,”凌书桓的语气充满疼爱,他拍了拍钱瑾的后背,一声长叹。

钱瑾敏感地捕捉到他声音中的一丝无奈,问道,“书桓哥哥,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凌书桓急忙回道,可这样的语气更加加深钱瑾的忧虑了,她放开他,皱起眉头,故作不悦道,“书桓哥哥是把我当成了外人了吗?”说这话时,她紧张地手心冒汗。

“不。。。不是,”凌书桓目光闪躲,“我只是不想让你当心罢了,今日是元宵节,我带你去看烟花,一会儿还有好看的花灯呢。”

钱瑾一听,愈发焦急了,两人曾经约定不出亭子一步,他将这个都忘记了,怎能还说没有事,“既然你没把我外人,那为何有难事却不告诉我?”

凌书桓转身背着钱瑾,许久之后,才无奈说道,“今年我要去参加科举,可听说需要不少银子打点,不然的话就算中了头名也没机会殿试,我。。。”他极为失落地摇了摇头。

是银子的事儿?钱瑾忽然松了一口气,好在她还有办法,便轻声安慰道,“银子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书桓哥哥好好念书便是了,不过我有个请求,你一定要帮我。”

“真的,你有办法?”

钱瑾笑着点头,她看到凌书桓的眉间舒展了许多,自己也跟着开心。

“瑾儿,谢谢你,”凌书桓握住她的手,让她觉得温暖无比,问道,“你有什么事情?我赴汤蹈火也要为你办到。”

钱瑾闻言,蓦然一笑,“没那么严重,我只是想给我娘上柱香,你能不能和二娘说一下。”

“容易得很,我和姑母言语一声便是了,”凌书桓想都没想,爽快答应了,两人又说了一会子话才依依惜别,

分别后,钱瑾一路哼着小调奔回了柴房,周妈还没歇息,对她说道,“书桓哥哥今日来赴约了,他是个信守承诺之人。”

“他可承诺什么时候娶你?”周妈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钱瑾为之一愣,顿时有些窘迫,“妈妈说什么呢,他说读书为重,等有了功名再说不迟。”她随口编了说辞以掩盖自己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