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第二章 家产

下堂钱妻,侯爷求复婚 柳妃子 2018 2013-09-09 16:56:25

  “爹!”钱瑾突然惊醒,睁开明眸,看是眼前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她顿时慌了,可是很快就定下心神,回想这一切犹如隔世一般,她已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了,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这辈子上天要这么薄待她。

“吱吱吱吱。。。”一阵声响,钱瑾竖起耳朵细细聆听,接着就有东西滑过她的脚背,“啊。。。”是老鼠,她整个人颤抖不已,生平最怕这些东西了,“走开,都给我走开,”她慌乱地蹦跳着,可是那老鼠还是不断地爬过她的脚背,全身泛起鸡皮疙瘩,黑暗中已是无处可躲,她抱胸蹲缩成一团,眼泪汹涌而出,“爹,女儿好怕,你为什么要丢下女儿,为什么。。。”

柴房外边的两个人听见里面的哭声显得兴奋不已,“娘,你看,女儿的法子不错吧,”钱玉姣好的面容透着得意,可是却让觉着有些狠意,“女儿知道她最怕老鼠,这一夜够她吓个半死了,明日你问她什么,还不是乖乖都招了。”

黑夜里,凌夫人的脸庞有些扭曲,“还是玉儿法子好,走吧,好生歇着先,明日好有许多的事情要做呢。”

母女俩一走,这后院就只剩下嘤嘤地哭声了,衬着这夜色极为凄凉悲伤。

第二日,柴房的门被打开,一道刺目的亮光照射在了钱瑾的脸上,芙蓉面上泪迹未干,凌乱的秀发垂挂下来,红唇早已褪了眼色,苍白毫无血色,她艰难地睁开眼眸,“啊。。。。”眼前一地的老鼠比想象中要多得多,她本能地朝着门口窜去,可是刚到了门口,细柔的手腕就被抓住了。

“往哪里走?”凌夫人没费多少力气就将虚弱的钱瑾给桎梏住了。

钱瑾瘫坐在了地上,全身抖个不停,嘴里只重复着,“爹,好怕。。。”

“大小姐,你这一身脏兮兮的,不如先去洗个澡,”凌夫人长得柳眉杏眼,此时皮笑肉不笑的,见得怪瘆人了,她对身边的一个老妈子吩咐道,“周妈,好好伺候大小姐,一会儿带她来见我。”

“是,二夫人,”那周妈身材矮小圆胖,对凌夫人哈腰后,像逮小鸡一样拎着钱瑾去了前院。

若说钱老爷不疼爱钱瑾都没人相信,钱瑾居住的常春园是整个钱宅最为华丽之所,院内种上了桃花和梅花,每当春季到来,满园桃花之香飘散在整个府内;秋季,桃树落叶之期,又是梅花含苞待放之时,梅之幽香充斥着整个宅子,为此,钱玉闹了几回要求一般待遇都被钱老爷敷衍过去了。

周妈伺候好钱瑾梳洗之后,去衣橱内选了件素白束腰裙给她穿上,因着戴孝之身,只用了两只珍珠簪子将乌黑秀发别牢,就这三日的功夫,这大小姐突显了瘦弱,穿着这衣裳更显得空灵飘逸。周妈眼内的心疼一闪即逝,随后,半推半扶地将钱瑾弄到了钱宅大堂。

堂前的供桌上有两尊牌位,正是钱老爷和沈氏的,钱瑾的眼泪喷泄而出,自己与爹娘已是生死永隔了,她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坐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

“行了,瑾儿,人死不能复生,你别哭了,二娘这厢还有些事情要问问你,”凌夫人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更温柔些,这边捏着手绢给钱瑾擦拭眼泪。

过了好一会儿,钱瑾才慢慢收住眼泪,哭声转为抽泣声,“二娘,爹走了,我现在只有你和妹妹两个亲人了,你千万不能不要我。”

“那是,那是,”凌夫人闻言松了一口气,好在这丫头之前糊里糊涂地,不知道是自己将她锁进了柴房,不然的话岂会有这般温驯,“起来说话,地上凉。”

等钱瑾坐好,钱玉在凌夫人的眼神示意下,端了被热茶过来,软声细语道,“姐,喝口水吧,润润嗓子。”

钱瑾的眼睛红肿不堪,眼皮很是疲累,但她还能看得清楚眼前的钱玉如粉雕玉琢般完美无瑕,见她亲手端了茶 ,心里颇为感动,接过茶水之后,嘶哑着嗓子道,“多谢妹妹。”

钱玉笑得明艳动人。

钱瑾喝完茶,精神还未恢复,这时凌夫人指了指八仙桌上一沓账簿,和气道,“瑾儿,这些是米铺所有的账目,我连夜清算了一下,竟然少了十万两白银,你爹和你说了那么多,肯定有提到那十万两银子的去处,你赶紧告诉二娘。”

提到银子,钱瑾身上打了个激灵,人一下清醒了许多,眼睛朝沈氏的牌位看去,随后收回眼神,木讷讷地摇头,“爹不曾提起什么银子,他拉着女儿的手没说多少话。”

“当真?”凌夫人不相信,父女两个在屋内叙叙地说话,外面还能隐约听得见一丝声响的,“是不是想不起来?不要紧的,你慢慢想,二娘等等你便是。”

凌夫人饶有耐心,可年岁尚浅的钱玉有些坐不住,十万两白银呢,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不知道可以买多少精致首饰和漂亮衣裳,“娘,这要等到什么时辰呀?”

“乖,等一下无妨,莫让人说我们欺负她一个孤女,”凌夫人低声说道,“迟早的事情。”

钱玉仍旧不满,斜着眼睛睨了钱瑾一眼,低头把玩着腰间的白玉纹佩,心思全是首饰和衣裳,想得妙处还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

钱瑾干坐着,大抵一个时辰不曾开口说话,看向院子某处的眼神有些飘渺,“怎么样,瑾儿?是否想起了什么?那十万两银子到底被你爹用在何处了?”凌夫人再次问道,不过语气中显然没了之前的温柔,目光更是少了慈睦,她以为钱瑾会自己说出来。

钱瑾依然摇头,木讷地说道,“二娘,女儿真当不知,是不是你没把账目算清楚?”

这个自然不用钱瑾教了,凌夫人在这一个时辰中又将账目算了一遍,的确是少了十万两纹银,“我好声好语地和你说话,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识抬举了,”语气极为不耐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