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寒门嫡女不好欺

第二十四章 玉佩

寒门嫡女不好欺 墨初舞 2027 2012-10-14 16:42:57

     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纤弱身影,呆滞过后的男人回过神来,似乎想通了什么,轻笑出声。

   “很有意思的女子,不是吗?”低低地开口,上官珏摩挲着手上的玉佩,脸上玩味般的笑意更深了。

   已经有小厮在收拾桌上的饭菜,唔,用那个女人的话来说,就是打包。幸好他推说一会儿弄好了会派人亲自送到牛记野味铺,不然的话,这玉佩,还真是送不出去了。

   “把它装好一起送过去,本公子走后,暗中注意那女子的举动,如果她遇到什么麻烦,悄悄处理了便是。”

   “是,公子!”

   “苏幕遮吗?这样的女子,竟只是一个山野村妇,可惜了、、、、”

   ——————

   大街上,一个背着竹篓,身穿青衣麻布的少女脚步轻快地行走着,灵动的大眼不时地观察着四周的店铺。她现在只是在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店面,如果确定了下来,这镇上听说有专门从事这种买卖的中介,到时候再让牛大叔帮帮忙就行了。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才朝着牛家的铺子走去,想来知味楼的伙计也该来了。果然,她前脚刚到,便看到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提着竹篮走到她面前问道:“是苏姑娘吗?”

   “不错,是我!”

   “这是打包的饭菜,我们家公子说了,这些都送给姑娘,不用还回来了。”

   “替我谢谢你家公子。”

   竹篮比较大,里面是十几个精致的白瓷瓮,加起来正好是桌子上那些菜式的数量。苏幕遮揭开其中一个瓷瓮,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面上还散发着热气。忍不住笑了笑,那位商公子倒是上道,算起来自己白吃了一顿大餐,怎么也不亏。

   没一会儿牛大叔便回来了,看到她忽然多出来的竹篮,却并没有问她那是什么。苏幕遮不由得暗自点头,这位牛大叔不仅有力气还有眼里,难怪能开起铺子,成为梨花村的首富!

   “幕丫头,东西都买好了吧?”

   “哎,都好了,麻烦你了牛大叔!”

   苏幕遮点了点头,提起竹篮放到了牛大叔的牛车上面。想了想,决定还是先问问情况再说。

   “牛大叔,你们家这样的铺子,要多少钱才能置办下来呢?”

   “幕丫头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也想开个铺子?镇上的房子可不好买,大叔那个铺子,加上装修之类的,林林总总也花了差不多两百两,可是把大叔大半个身家都投进去了。”

   一边赶着马车,牛大叔一边开口,语气隐隐有着一股自豪。不过,他心中却也有一丝警惕。苏家这丫头打猎可是一把好手,力气又大,如果她也想开野味铺子,不是和自家抢生意吗?他虽然可怜这丫头,平日里也多给了钱买她的猎物,不过,涉及到太大的利益,他向来精明,自然舍不得分别人一杯羹。

   苏幕遮可不是真的单纯少女,一眼就看出了牛大叔心中所想,无声地叹了口气。这个世界上可绝对没有百分百善良的人,她并不会觉得牛大叔的想法过分。实际上,人家帮了她就已经很不错了。

   她现在一共有一百六十两,铺子也不需要像牛大叔家的那么大,算起来应该也差不多了。她再去山里打下一头野猪,绝对是绰绰有余。想到这里,苏幕遮眼中顿时浮现出笑意。不管怎么说,她总算是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了,不是吗?

   “牛大叔,实不相瞒,我的确是想在镇上开一个绣铺。我娘她身子弱,弟弟铁蛋也到了该上学堂的年纪,我们一家不打算在梨花村待下去了。这段时间跟着大叔打猎存了一些银子,我娘把压箱底的嫁妆当了,应该能凑足一百五十两。牛大叔你对镇上熟悉,能不能帮我在西街找个这个价位的铺子?”

   听到了苏幕遮的话,牛大叔顿时松了口气,脸上顿时恢复了那种憨厚朴实的笑容。

   “原来是这样啊,你娘的刺绣手艺是梨花村出了名的好,开绣铺一定会赚钱的。这件事情就交给大叔吧,绝对帮你办的妥妥帖帖的!”

   “牛大叔,这件事情你能帮我保密吗?”

   “行,你就放心吧!”

   拍着胸脯做了保证,牛大叔也知道,这丫头是要躲着王家那泼妇呢!还特意把铺子选在了西街,要知道梨花村的人除非是东街没有那东西,否则的话是绝对不会去西街的,要多走半个时辰的路呢!

   远远地就看到了自家的小茅屋,苏幕遮和牛大叔道了别,提着篮子兴高采烈地走了回去。

   “幕儿你回来啦!这篮子里面是什么东西?”

   秦雨香看到自家女儿的身影,赶紧迎了出来,准备去借东西,被苏幕遮拒绝了。开玩笑,这篮子就算是一个成年男人提着都算重的,她可不想折断娘的手。

   晚膳的时候,一家人美美地吃了一顿大餐,期间自然避开不了秦雨香的询问,苏幕遮老老实实地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她,得到了自家老娘的赞赏。

   “幕儿,你做得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是索要报酬,就落了下品。铁蛋,幕儿,你们姐弟两要记住,人生在世,大富大贵并不重要,最主要的是活的无愧于心,堂堂正正。娘不求你们有大出息,但是行为处事,一定要有君子之风。”

   秦雨香温柔地开口,脸上的神色难得肃穆。苏幕遮点了点头,有些疑惑地看了看眼前柔美温和的妇人,这种话,不像是一个乡野村妇能够说出来的。自己的这位便宜娘,到底是怎样的身份?

   掩下心中的疑惑,不过,当她看着那被压在瓷瓮底下,用一个精致的香囊装起来的玉佩之时,顿时头痛地抚了抚额。搞了半天这玩意儿居然又回到了自己手上,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算了,还是先收着吧,下次去镇上,再还给他就是了。

   然而苏幕遮没想到的是,再一次见到商珏,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而因为这块玉佩,又给自己带来了多少的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