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寒门嫡女不好欺

第二十六章 新的开始

寒门嫡女不好欺 墨初舞 2240 2012-10-16 17:49:52

     不管是记忆中还是穿越以来,秦雨香一直都是温温和和,从未对她开口说过一句重话。因此,当那盒子被抢走,耳边响起秦雨香气急败坏的声音,苏幕遮顿时懵了,眼神有些受伤地看着她。

   “娘、、、、你怎么了?”

   房间里面的气氛顿时凝滞起来,铁蛋吓得呆呆地看着两人,泪眼汪汪地开口道:“娘,姐姐,不要吵架,铁蛋怕、、、、”

   啪地一声将木盒关上,秦雨香听到了女儿不解的话语和儿子的哭声,立刻就后悔了。尤其是看到女儿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中布满了受伤,她的心就是一阵抽痛。她知道是自己的反应太过激动了,于是勉强笑了笑,愧疚地把两个孩子抱在怀里。

   “对不起幕儿,这个盒子里面是娘的父母的牌位,刚刚看到你把它拿出来,娘一时着急,娘不是存心要吼你的、、、、、铁蛋别怕,娘和姐姐没吵架、、、、”

   秦雨香有些语无伦次,苏幕遮看出了她的窘迫,乖巧地点了点头,柔声道:“幕儿没生气,只是有些吓到了。女儿不知道这个木盒这么重要,娘你原谅我吧!”

   “傻丫头,明明是娘的错。你们还小,有些事情是大人才能做的,所以不要去问,好吗?”

   喃喃地开口,秦雨香的声音低不可闻,眼中掠过一抹哀伤。苏幕遮眼神微闪,不由得沉思起来。

   秦雨香不会撒谎,心里想什么几乎是一看就透,这种骗小孩子的借口,估计也就铁蛋才会相信。她一直都怀疑娘身上有着某种秘密,看样子的确如此,而且,还和那玉盒里面的东西有关系。

   刚刚她的视线只是一扫而过,隐约看到了一个“嫣”和一个“公”字,看样子里面装的的确是牌位,只是到底是谁的,就值得深究了。既然秦雨香把这当成秘密不想让她知道,她也不打算追根究底。

   现在这样的生活就很好,她不想再起波澜。

   秦雨香把木盒重新放了起来,家里的气氛顿时恢复如初,几人洗漱了之后,便上床沉沉进入了梦乡。

   ——————

   清晨的阳光分外灿烂,鸟语花香盈满了整个梨花村,一辆牛车悠闲地从路上走过,孩子们追逐的笑闹声此起彼伏,显得格外的生机勃勃。

   “你这丫头,到底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还非要到镇上去。娘的绣品还没做完呢,家里的钱也用的差不多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姐,我背的好不好?”

“好,到了镇上姐给你买糖葫芦!”

   “你们这两个孩子,真是!”

   秦雨香无奈地看了看根本就没听她说话的儿女,只觉得一阵挫败,赶车的牛大叔呵呵地笑了起来,安慰她道:“苏家嫂子,你家的孩子聪明孝顺着呢!你啊,就别太操心了!”

   苏家那丫头带着家人去镇上是为了什么,牛大叔自然是早就知道了,只是碍于那孩子说的给娘的惊喜,他也不好多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牛大叔越看苏幕遮就越是喜欢。

   不管怎么说,苏家那死了多年的家主也是梨花村里唯一的秀才,苏幕遮人长的漂亮,不但会针线女红,读书识字,还有一身神力,性子又温和大方。这样的好女子,不娶来当儿媳妇实在是可惜了。

   想起自家的大牛,牛大叔顿时就有了些心思,也罢,等他们一家人安定下来,找时间说说,这事儿,十有八九能成。

   苏幕遮可不知道牛大叔在她的主意,到了镇上她便带着秦雨香和铁蛋朝着西街安置的铺面走去。

   “幕儿,我们到西街来干什么?”

   “娘,弟弟,快进来!”

   位于热闹的街道中央,一家还未开门的店铺大门紧锁,门口的牌匾上书“苏记绣坊”四个大字。苏幕遮从怀中取出钥匙打开门,里面只有一些空荡荡的家具,然而却格外干净整齐。

   “娘,从现在起,这里就是我们以后的家!”

   “这、、、这是、、、、”

   秦雨香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几乎说不出话来,苏幕遮微微一笑,上前把她拉了进屋,一一介绍起来。

   “这里就是以后我们做生意的铺面,里面还有一个后院,虽然不大,但是东西都很齐全、、、、、、”

   花了一段时间,秦雨香终于接受了自家女儿买了一个铺面的事实,铁蛋早就乐得四处跑跑跳跳地看自己的新家。看着家人脸上喜悦的笑容,苏幕遮也笑了,这一刻,她觉得很幸福。

   拜托了牛大叔帮忙,在下午的时候悄悄地收拾了家里的东西搬到了镇上,秦雨香恨不得把东西全都搬走,苏幕遮好说歹说,才让她歇了那个心思。

   “娘,就算是铺子开张了,开头一段时间家里肯定没有进项,我肯定要去山里打猎的。到时候总要在家里歇歇脚,你把东西都搬走了,我回来该怎么办?而且我们家悄悄离开了,姑姑不知道,能晚一点发现就晚一点。东西放着,她好歹暂时不会起疑心。”

   也幸亏是家徒四壁,一家三口才装了一个箱子。家里的床和破棉被之类的都没拿走,苏幕遮早就把灵芝卖了,在镇上的家里全部添置了新的。其实她现在剩下的钱,足够三个月不愁吃喝了。

   联络了货源,因为走的是平价路线,资金也不多,只是采买了一些络子,布料,绣线,头花之类的小物件。秦雨香很高兴,打算自己亲自把绣品弄出来装点门面,每天晚上都熬到三更。苏幕遮心疼的不得了,劝也劝不住,便开始想办法减轻她的负担。

   现在卖绣品的人都是去找的毓秀坊,苏记绣坊刚刚开张,知道的人根本就没有几个。苏幕遮灵光一闪,对了,她可以发传单嘛!

   想到就做,拿起鹅毛做的简易毛笔,她便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没几天,大街小巷便多了许多小孩子向周围路过的行人散发传单,他们找的大多数都是衣着朴素的普通妇人,若是遇到不认识字的,那些孩子则会口齿清楚的解释。渐渐地,不少人都知道西街开了一个苏记绣坊,里面的东西物美价廉,而且还对外收绣品,绝不压价。

   不管是真是假,总会有人上门询问,苏记绣坊的客人渐渐地多了起来,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好了,今天的糖已经发完了,孩子们,快去玩吧!”

   后院的门口,随着苏幕遮的宣布,一群小孩子们欢呼着回家了。苏幕遮笑了笑,关上了房门。

   没多久,巷子里面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苏家的院子,悄悄地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