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寒门嫡女不好欺

第二十三章 所谓报恩

寒门嫡女不好欺 墨初舞 2286 2012-10-13 17:51:39

     装修得格外雅致的房间,正对着门口的便是一张圆木大桌,靠窗的椅子上,一个紫衣华服的男子转过身来,露出一张精致俊美的面容。魅惑的桃花眼中,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那浑身上下异于常人的贵气,让人不禁感叹,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姑娘请坐吧!”

   紫衣男人起身,对着她拱了拱手,看起来格外彬彬有礼,似乎那一天的轻佻行为从未发生过一样。苏幕遮挑了挑眉,径直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

   见苏幕遮这样干脆,紫衣男人的眼中笑意加深,也坐了下来,那门口的大肚子男人立刻便退了出去。

   房间里面弥漫着淡淡的茶香,桌子上面放着一套完整的白瓷茶具,正好两个茶杯。苏幕遮不说话,那紫衣男人也没开口,而是动作优雅地泡起了茶,随后温和地开口道:“苏姑娘请喝茶!”

   对方一口就道破了她的姓氏,想来肯定已经调查过自己了,脑中闪过这个念头,苏幕遮也不客气。她走了一上午正好口渴了,当下便端起来一饮而尽,一股绿茶的清香扑鼻而来,不愧是有钱人才能喝得上的高级货,味道的确比以前喝过的那些茶渣水好多了。

   她这番“豪爽”的动作,却让紫衣男人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可是难得的贡茶极品大红袍,他好不容易才得了一两,平日里舍不得吃。这女子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拿出来招待她,却被她这样牛嚼牡丹,这心里还真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苏幕遮可不知道对面的男人在想什么,喝了人家的茶,总不能没什么表示。

   “谢谢这位公子了。”

   瞧着苏幕遮一副视他为路人甲的样子,紫衣男人——上官珏只觉得自己常年来的笑容都快挂不住了。他倒是没想到,这位出身贫寒的女子居然比他还沉得住气。他不相信对方没有认出自己,面对自己刻意释放的威压,更是视若无睹,丝毫不受影响。

   不可否认的是,对于眼前的少女,他心中颇为赞赏。敢独身一人出现在那种野兽出没的后山,面对危险反应敏捷,而且,对方的力气,似乎不是一般的大啊!

   脑中的念头急转,他上官珏从不欠人人情,而且,明日他便要离开这小镇。所以才会在无意间看到这女子在知味楼门口徘徊之际,让掌柜的将她叫了上来。

   就在气氛无比的沉默之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门口小厮的声音响了起来。

   “公子,饭菜已经备好,可要现在端上来?”

   “都端上来吧!”

   上官珏话音一落,房门便被打开,几个小厮陆续上菜,房间里面顿时充满了食物的香味。苏幕遮的眼神落在了这些菜品上面,各式各样的佳肴,爆炒红烧闷炖都有,看的苏幕遮一脸的郁闷。她果然还是想当然了,看样子,她卖菜谱的打算是要落空了。

   想想也是,穷人家连肉的吃不上,桌上的饭菜自然简陋。她在镇上看到的都是一般人家,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大鱼大肉。而这种富贵人家的酒楼,为了生意都会有专门的大厨潜心钻研厨艺,而自己也只是会一些家常小菜罢了,所谓的优势根本不明显。

   古人的智慧是无穷的,并不比自己这个现代人差,还好她并没有把菜谱当成是唯一的出路,倒也不怎么失望。自从来到这个社会,她就没吃过一顿好的,现在美食当前,苏幕遮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主动开口说什么。

   上官珏对于眼前女子的自觉表示很无奈,原本打算晾着她,现在看来还是有话直说的好。他知道自己的随身玉佩被她拿走了,却并没有打算要回来。也许,现在这种时机,放在这样一个偏远小镇的农家女子身上,才会最安全。一向凉薄的他难得的有了一丝愧疚之心,因此也下了决定,不管这女子要求什么,他都会满足的。

   “苏姑娘不必客气,我姓商,单名一个珏字。上次多亏了苏姑娘出手相救,商某感激不尽,方才碰巧看到姑娘在楼下路过,这才冒昧将姑娘请了上来。姑娘的救命之恩,商珏不敢相忘,苏姑娘有什么要求,只要在商某能力范围之内,尽管提出来!”

   眼前的男子眼中依然是那种若有似无的笑意,神色真诚,然而苏幕遮却知道,她要是真的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对于这种有权有势之人,恐怕会在暗地里杀人灭口的吧?她当初救他只是做不到视若无睹,可不想携恩图报,惹上不该惹的人。

   “商公子严重了,不过举手之劳而已,当不得什么。”

   苏幕遮摇了摇头,淡淡地开口,将随身带着的玉佩解了下来,放到了桌上。

   “这是公子的玉佩,现在物归原主。如果公子真想报答小女子的话,这一顿饭便足够了。”

   说完这句话,苏幕遮便将注意力放在了桌子上的美食上面,这麻辣香水鱼又滑又嫩,肉质鲜美,虽说佐料上面比不上前世,却也是难得的美味。微微眯起眼睛,俏丽的小脸上一片满足的表情。

   上官珏微微一愣,就连脸上的笑容都凝滞了起来,看着苏幕遮的神色有些古怪。这女子是真不在乎吗?要知道,能得到他的承诺,足以让她改变如今的生活。他知道眼前的少女生父失踪了八年生死不明,和寡母幼弟生活在梨花村里面的一个小茅屋内,靠着刺绣勉强维持生活。而对方家中,还有一个极为难缠的姑姑。

   难不成,自己的一条命,在这个少女眼中,只值一顿饭钱?

   虽然知道对方不是贪得无厌之人让他松了口气,然而太过被轻视的感觉,实在是不怎么好。一时间,上官珏只觉得心里矛盾极了,眼神复杂地看着她,仿佛有些赌气般地开口道:“商某从不做忘恩负义之事,既然姑娘现在没什么要求,这玉佩就留给姑娘当一个信物吧!”

   苏幕遮眨了眨眼睛,从美食之中抬起头来,看着眼前隐隐有些怒气的男人,只觉得莫名其妙。她都说了不用谢,这男人怎么这么鸡婆呢?

   慢条斯理地用手绢擦了擦嘴角,老实说,她可不想和这种富家公子有太多牵扯,这玉佩,她绝对不会留在身上。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提要求吧。”将玉佩推了过去,苏幕遮平静地开口。

   “好,你说吧,只要本公子能办到的,决不推辞!”上官珏神色一松,语气隐隐有着一股属于上位者的优越。

   “这桌上的食物能都打包让我带走吗?知味楼的菜色果然美味,小女子想带回家中,让家母和弟弟也尝尝。”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