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寒门嫡女不好欺

第十八章 计划

寒门嫡女不好欺 墨初舞 2021 2012-10-09 17:39:03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小茅屋里面亮起了柔和的烛光,苏幕遮已经洗干净了身上的狗血,秦雨香正在一脸心疼地给她擦药。那臭道士下手可真狠,白嫩嫩的手臂上满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幸好护住了身体,其他的地方倒是没有伤口。

   “嘶嘶”地抽着气,铁蛋泪眼汪汪地吹着气,糯糯地开口道:“姐姐不疼,铁蛋吹吹就好。”

   “乖!”

   摸了摸小家伙的头,一旁的秦雨香看到她的伤口直叹气:“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女孩子家的身体最是容不得有一丝损伤。幕儿,都是娘对不起你,你大姑她、、、、”

   “娘,我没事。只是,若是姑姑她一直这样,我们真的要继续忍耐下去吗?其实我知道,娘你应该也发现了我最近的确有一点不同了吧?”

   秦雨香愣了愣,女儿的变化她的确是看在眼里,比起从前,现在的她似乎变得稳重了,胆子也变大了,说一不二,腼腆地性子也强硬了起来,和以前那个娇怯的少女简直判若两人。然而这些改变,却并不能成为怀疑自己女儿的理由。

   “幕儿,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娘的女儿。”

   秦雨香温柔地开口,眼神里面是满满的信任。这让苏幕遮心中一暖,她轻轻地依偎在秦雨香的怀中,开口道:“娘,其实有件事情我骗了你,上次女儿头受伤,不是因为惊了马。是村里的王二赖子,他想非礼女儿,女儿是被他推到石头上撞伤的。”

 

  “什么?”

 

  秦雨香差点跳起来,她简直不敢相信,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女儿居然承受了这样大的侮辱。

 

  “你这傻孩子,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要瞒着不跟娘说?那个杀千刀的混蛋!我们要告官,要把那个混蛋抓到大牢里面去!”

 

  “好了娘,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而且,事关女儿的闺誉,如果真的说出去了,女儿说不定还只能嫁给他呢!虽然受了点罪,不过老天爷也没亏待我,让我有了一身神力。从那以后,女儿就决定了,再也不会那么软弱的活着。人善被人欺,娘,这么多年了,你还没看透这一点吗?姑姑之所以得寸进尺,不就是因为我们软弱可欺,就算是吃了大亏也不会反抗吗?今天她可以为了两吊钱找个道士说女儿身上有脏东西,明天她是不是还会为了钱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苏幕遮的一番话,说的秦雨香哑口无言,脸上充满了内疚。女儿说的都是事实,可是除了忍耐,她还能怎么办?除非她们一家子,不想在梨花村待下去了。

   “娘,现在我们可以暂时忍耐,然而从今以后姑姑再来要钱,我们说什么也不能给她了。只有我们态度强硬了,她才会知道什么叫做知难而退。以后我会经常和牛大叔出去打猎,现在女儿手中已经存了一些银钱了。女儿打算等钱足够了,我们一家就搬到镇上去!”

   苏幕遮开口说出自己的打算,秦雨香却皱了皱眉:“幕儿,镇上花销很大,我们家里恐怕负担不起。”

   “女儿知道,这不还只是打算嘛,等钱够了,我们在镇上买个小铺子做点营生,总比在梨花村里面被人欺负的好。铁蛋也八岁了,该上学堂了,娘,你放心,女儿一定会让我们家过上好日子的!”

   “好,那以后娘就等着享福了!”

   秦雨香笑了笑,并没有再说出什么打击人的话。铁蛋已经很乖巧地做好了晚饭,这些日子苏幕遮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身为姐姐,苏幕遮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进厨房的时候寥寥可数。家务事几乎差不多都是母子两人做的,苏幕遮最多就是做点刺绣,可谓是真的被秦雨香养成了一个十指不沾阳春雪的大家小姐。

 

  古人不都是重男轻女吗?更别说铁蛋还是苏家的独子,君子远包厨,不管怎么说,秦雨香对于这个女儿的态度,似乎溺爱的过于纵容了。

 

  疑惑虽疑惑,秦雨香的一片慈母之心却是真真切切的。不管这个家有多贫寒,对她来说,却是温暖无比。

 

  今天去了镇上,苏幕遮并没有浪费时间寻找赚钱的路子。前世的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会计,在这个时代身为女子,便几乎没什么用武之地了。别说什么女扮男装去店铺里面当账房之类的,她这幅样子怎么装都不会像男人,世人的眼睛也不是瞎的。

   现在除了这一身平白得来的力气,她唯一拿手的就是厨艺了,虽然她算不了什么大厨,然而在这个古代,她知道的那些食谱种类,也算得上是一种优势。不过,这一切也都是未知之数,下次去镇上,她打算去酒楼里面看看行情再说,免得闹出了笑话。

   若是卖菜谱的想法可行那就再好不过,她喜欢吃,偶尔也会做饭,却并不准备当厨子。秦雨香和铁蛋的手艺也一般,她的想法不是开酒楼,而是弄个毓秀坊那样的绣坊。

 

  越想就越是有干劲儿,兴致一来,苏幕遮干脆拿出笔墨开始把记忆中的菜谱给默写下来。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而到底能不能成功,就只能靠这些菜谱了。当然,她继续在山上打猎也行,只是比较费时间,毕竟并不是每天都有猎物的。

 

  翌日清晨,用了早饭之后苏幕遮又上山了,她现在已经不经常跟着牛大叔一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她上山得太频繁,基本上没遇到什么动物出现。这也让她不得不往树林的深处走,好像是探险一样,她不但不害怕,反而觉得很刺激。

   又到了上次来的那处瀑布和水潭处,不知怎么的,苏幕遮忽然想起了那天遇到的那个受伤的男人。眼前似乎闪过了一双带着轻佻笑意的桃花眼,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好笑地自言自语道。

 

  “想什么呢!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恩,如果菜谱的事情没着落,不知道那块玉佩能当多少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