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寒门嫡女不好欺

第十三章 林中山魅

寒门嫡女不好欺 墨初舞 2131 2012-10-04 17:21:19

     苏幕遮的身体基本上已经恢复了健康,只在发间隐隐用手能摸到一块凸起,证明她曾经受到了重伤。在这期间,苏幕遮总算是弄懂了为什么秦雨香只能靠着刺绣生活了,仅仅只有两天的时间,她就已经抓了三条蛇,两只黄鼠狼。

   难怪菜地里面总是乱七八糟青黄不接,秦雨香也不敢像别的乡亲们那样养鸡。不过,这些送上门来的野物,倒是让他们天天吃上了荤腥。秦雨香从一开始的吃惊到现在的坦然,总算是接受了女儿力大无穷的事实。

 

  “娘,姐姐,我出去啦!”

   铁蛋的声音响了起来,秦雨香笑着应了应,嘱咐道:“记得早点回来,别给牛大嫂家里添麻烦知道吗?”

   自从和牛家交好了之后,铁蛋总算是有了一个同龄的玩伴了,每天都跑出去和小牛玩得不亦乐乎,性子也变得活泼多了。秦雨香自然是乐见其成,对于苏幕遮和牛大叔上山打猎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反对了。而且,靠着这些猎物,家里的情况渐渐好了起来,隔几天都能吃上荤腥,这样的日子,可是秦雨香从来没有想过的。

 

  郁郁葱葱的树林里面,鸟儿清脆的叫声此起彼伏,空气里是满满的阳光和青草的香气。一个背着竹篓的少女在林间穿梭,蹁跹的身影宛如一只蝴蝶。这几天跟着牛大叔进山拿了许多野物练手,苏幕遮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她也渐渐喜欢上了这种平淡的生活,每天无拘无束,实在是惬意极了。

   阳光渐渐强烈起来,苏幕遮有些累了,这才发现自己越走越深,居然到了一个自己没有来过的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瀑布和清澈的小溪流,苏幕遮眼前一亮,飞快地跑了过去,鞠了一把清水扑到脸上,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

   瀑布旁边居然是一大片盛开的紫色花朵,空气里有着醉人的香气,碧水清泉,竟是宛如仙境般唯美。瀑布下的少女虽然一身青衣素服,却是掩不住的天姿绝色,白皙如玉的肌肤,一双沉静的墨玉眸子,宛如夜空中的繁星,璀璨而迷人。

   就在这时,苏幕遮脸上的神色忽然一变,冷声喝道:“谁,出来!”

   清亮的声音扩散的很远,然而回应她的却只是属于自己的回声。苏幕遮戒备起来,自从重生之后,对于危险,她有一种天生的直觉。就是这种直觉,让她在打猎的时候能够很快的发现猎物并且做出反应。

   她分明感觉到了一股粗重的气息,不同于野兽的沉重和暴戾,取出背篓里面的铁棍,这可是苏幕遮随身携带的武器。她屏住呼吸,身影极快的一闪,手上的铁棍已经朝着不远处的草丛里面击去!

   “唰——!”

 

   “哐当!”

 

  铁棍啪地一下掉落在地上,一双铁臂紧紧地箍住了她的身子,苏幕遮神色大骇,竟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推开身后的桎梏。她虽然力气大,然而毕竟不通武术,被那人用巧劲儿制住了。一股属于男人的气息从扑面而来,邪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没想到在这山野之中居然还有这样姿容绝世的女子,难道你是这林中的山魅?”

男人沙哑的声音带着一股子轻佻和邪肆,苏幕遮沉静的神色不变,听着对方沉重的呼吸,倒是慢慢地镇定了下来。她闻到了对方身上的血腥味,显然这人是受了伤。

 

  “放手!”

   冷冷地开口,苏幕遮垂下眸子,看到了一双绣着金线的华美靴子,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冷光。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她伸出脚,朝着那双靴子狠狠地踩了上去!

 

  “嘶——!”

 

  男人倒抽了一口凉气,松开了手上的动作,趁着这个时候,苏幕遮迅速地脱离了对方的桎梏,转过身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邪魅狷狂的容颜,这是一个浑身充满了霸气的男人,他的衣着是不属于这乡野之地的华贵非凡。一双浓眉斜飞入鬓,细长的眸子微微上挑,是异常魅惑的桃花眼,立体俊美的五官,即使此时此刻他的面容苍白,嘴角也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这是一个会让女人飞蛾扑火一般的男人。

 

  苏幕遮挑了挑眉,被她捡起来的铁棍已经直直地指着男人优雅的脖子,神色冷漠。

 

  男人没有动,他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对面的美貌少女,脚上隐隐作痛。他已经从这个少女手上吃到了苦头,这个女子,身手不但灵活,力气似乎还很大。他毫不怀疑,只要他有所动作,那根铁棍便会立刻毫不犹豫地打爆他的头。

   空气里的血腥味越来越重,男人一只手捂着胸口,殷红的鲜血从他的指尖溢了出来,他却仿佛没有觉察到一般,嘴角的那抹笑容丝毫未变。

 

  “姑娘,方才是在下唐突了,不过,我对你并无恶意。这东西,还是放开得好。”

 

  苏幕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的气息越来越重,显然是在强撑,光是这份毅力就让人佩服了。不过,对她来说,这也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更别说他一看就是个麻烦,而苏幕遮最讨厌的,就是麻烦。

 

  松开了手上的铁棍,苏幕遮转身就走,看着她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这个女子,还真是有些意思。然而这抹笑意却渐渐地僵硬在了脸上,他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地倒了下去。

 

  “噗通”一声巨响,苏幕遮的脚步顿了顿,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回过了身走到了那人身边。

 

  后山之中野兽众多,这人受了伤,血腥味很容易引来大型的肉食动物,而她,也的确做不到就这样置一条人命于不顾。从背篓里面取出她采到的一些止血药草,她解开了男人的衣服,面不改色地看着男人裸——露的上半身,嚼碎了敷在了他胸前的伤口上面。

 

  这些药材本来是她打算拿到镇上去卖的,现在倒是便宜了这个男人了。苏幕遮的眼神落在了男人衣袍上的玉佩上面,她从来不吃亏,看这人的衣着举止应该是个有钱人,这玉佩,就算是药钱了。

   毫不客气地解了下来放到自己身上,苏幕遮起身,施施然地离开了。却没有看到,那本该是昏迷不醒的男人,蓦地睁开了眼睛,邪魅的桃花眼中,闪过一抹深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