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佳人乱:锐后夺帝心

第二十九章 不辞冰雪为卿热(3)

佳人乱:锐后夺帝心 愁之味 1323 2010-01-27 09:36:54

    酒过三巡,袁锐开始劝说司马绝加盟自己的宏伟蓝图:

  “那个,你不是说你们不止做杀人一项生意么,有更好的生意你要不要做。”

  司马绝有些诧异,还以为坐下来袁锐会说一些感动感谢的话,不过,嗯,这才是袁锐:“比如说?”

  看到司马绝没有反对,袁锐将已整理好的说辞一古脑的倒出来:

  “你看,我有些想法,也做过一些工作,因我们兴鑫阁还是势单力薄了些,所以邀请你们索魂阁一块共事,有钱大家赚;你也看到我今日所建的厂房,这只是一个开始,后面会有许多的计划,光是我和义父两人执行起来有难度,而且费时也长,若有你们加盟,小有成绩是指日可待。。。。。。”

  听完袁锐一番夹杂现代用语的高淡阔论,司马绝听得不是很明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索魂阁若加入,则昔日神秘莫测的索魂阁就要暴露在世人眼中,这与索魂阁相传百年之久的传统不符。

  索魂阁是一个杀手组织,基于情报需要,其组织成员浸透整片大陆各个行业。但杀人生意不可能支撑日益庞大的机构运转,合格杀手的训练又是百里挑一,其他不能胜任暗杀任务而又能通过训练的人还占大多数,这些人员索魂阁把他们安排在各地各行,士、农、工、商、三教九流、三十六行无所不有。传至司马绝手中,已达十年,在其领导下,将杀人以外的各行业以几何级数发展,虽不能与兴鑫阁这样的超级商业组织比美,其人力财力结合得更为紧密,索魂阁已由昔年的杀人组织壮大成为大陆上最大的黑帮组织,其实力甚至能与一国之力相抗衡。

  但,这一切均隐于暗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很多人懂,司马绝更懂,越是高代价所杀之人,莫不是各行业翘楚;若走到世人面前,属下的八大长老、十二宫宫主、三十六堂堂主、一百零八楼楼主势必要重新分工。这不光是组织机构改组的问题,人员的观念改变、重新分工才是细碎繁杂之事。商业合作,之前不是没有过,但袁锐之提议,意味着将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没有慎密布署冒然行之,必会引发阁中叛乱,上次的叛乱自己几欲付出生命之代价,索魂阁将要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有可能从此世间除名。然: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兴鑫阁不缺钱。

  袁锐一指门外忙碌的人群:“他们,我是个女人,不懂朝政,不喜战争,我只想尽我所能可以帮助别人,能做多少是多少,总比眼看着却什么都不做的好。

  

  用所赚之钱开个善堂,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只有从根本入手,方能决解问题。

  袁锐的话让司马绝再陷深思,想过为她做所有的事,而现在她要做的事还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这个女子的想法总是让司马绝无从揣摸起。

  一个对人命满不在乎凌驾于生命之上的杀手之王,又怎会在乎苍生的生存状况;望着面前袁锐纯净的明眸,想起东诸国那个身着龙袍的老人在自己临行前说过的话“绝儿,留在父皇身边,父皇需要你,东诸的臣民更需要你。”司马绝内心一再挣扎,狼眸里火光时明时暗。

  这万丈红尘终是一足踏将进来,再也抽不出身,那些自与袁锐相识后的日子如一幅幅迤俪缠绵的画卷,独自地爱着,感受着,期待着,感动着,欢笑着,也伤着,再如狼般独自舔慰着伤口,再勇敢地站出去,立在她身前,为她摭风挡雨,仿是要用这一生都不曾得到也不曾付出的爱,所有的都给她。

  

  思虑进而及得更远,自那记忆模糊的童年,栖霞岛上母亲温柔慈爱的笑,蓝天白云碧海金沙椰林渔人,日子单纯美好得仿是没有过去亦没有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