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佳人乱:锐后夺帝心

第十九章 众里寻她千百度(2)

佳人乱:锐后夺帝心 愁之味 2000 2010-01-14 08:18:23

    枫王府,站在濡墨楼顶的司马绝传音假山后的袁锐“好”。

  袁锐遂走进濡墨楼,未及推开书房门:

  “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到书房来。”萧琛枫以为来的是侍卫们。

  袁锐推门而入,萧琛枫一如往常的斜倚在以前袁锐用过的软榻上,用袁锐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优雅姿势抽着烟,边上的小几上还置有几个空酒壶。

  “你是在抽烟”魂牵梦萦的嗓音,初见的对白。

  萧琛枫怔住,袁锐揭掉面具,四目相对,似惊还喜,似梦还真......

  “锐儿”萧琛枫掠近,紧紧拥住那千般思念万般怜爱的人儿,随后将她抱至软榻处,置于自己腿上,紧紧地抱着,深深地凝注着,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那样深那样深地看着她.......

  袁锐也说不出话来,此情此景,想象过多少回,她甚至想过自己会不顾一切扑入他的怀中,百花宴上出奇地平静竟让她有些恍惚,只到此时当她独自面对萧琛枫时,她才发现自己有多爱这个男子,爱得超出自己的想象,爱得心生恐惧,怕面对怕正视怕会克制不住自己怕失去理智。

  千言万语抵不过爱人的一个眼神

  两人深深对视,良久,吻如骤雨般降落,失而复得的喜悦充溢这对相爱着的男女之心,缠绵悱恻,相互逗弄嬉戏,深吸浅吮......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两人都有些情难自己,反反复复,吻罢又吻......

  “锐儿”,萧琛枫颤声轻唤,眸光滟潋灼热,似欲将人熔化,将她紧紧地禁锢在怀里。

  “这些时日你过得可好。”

  “嗯”,

  是很好,到温暖的海岛渡了个假,身边还伴有极品美男大献殷勤,袁锐觉得自己都快变成情圣啦,只是对面前的男子,总有飞蛾扑火般地不由自主,无比贪恋见到他时心跳到全身酥软地甜蜜,仿若心内有根线,线的尽头就在男子手里。

  萧琛枫轻抚袁锐的娇躯:“锐儿,告诉我所有的事。”终于能确定以及肯定不是在做梦。

  “从哪里说起呢?”袁锐被抚弄得有些气息不匀,醒过来时就已身在栖霞岛,也没问过司马绝具体的劫持地点和救治过程,因为嘛,不重要,重要的是,司马绝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

  “谁救了你”司马绝会救袁锐,这样想的人除非神经有问题,所以没人会如是想

  “司马绝”袁锐从不撒谎,何况对象是萧琛枫。

  “他救了你,这些日子你一直跟他在一起。”似问似肯定,表情震惊且极为受伤。

  袁锐瞧得又是心疼又是无奈,这又不是我想要滴。

  “在陇西,我曾救过他。”

  捋了捋思绪,袁锐索性将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都概述了一遍,当然略掉而今言梁的下榻地,那是索魂阁的秘密,与己无关。

  萧琛枫默默听着,眸中激流暗涌,神色幽深难测,紧锢的手也随着袁锐的叙述慢慢地松开。

  良久,萧琛枫才道:“这么说来,你不打算再回晓晨别院。”

  “嗯”袁锐肯定,接道:

  “师父他们应该知道我已经回到京都,百花宴时我见过萧琛林,他们没告诉你吗。”

  师父他们一定是知道了,知道而没有到处寻人,肯定也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另一方面,如果自己与太子之间这莫名的纠葛一日不消,身为皇叔的师父也是不能为自己出面,没得大家烦恼。

  “十四弟?没有——,百花宴你也在吗,十四弟出去过一会,就是见到你啦?”萧琛枫越听越忐忑,情敌越来越多,自诩对身边的人儿一往情深,在那攘攘红尘中,竟是十四弟先将她认出。

  “嗯”

  “那,留在枫王府,可好?”萧琛枫似下了某种决心

  “不可,司马绝还在房外等我。”MyGod,自己一定是疯了,司马绝可还在外面哪,说好一个时辰的,这一番甜蜜加上叙述怕是过了两个时辰都不止,袁锐忽然很鄙视自己,将索魂阁阁主大人用得象块抹布似滴。

  萧琛枫危险的眯起眼眸

  袁锐无视,极其认真地说:

  “我不愿师父他们为难,就更不会为难你,你的太子皇兄不过是怕有我在更难控制于你,既是这种原因,无论我是以清教弟子还是以你的王妃的身份,这般暗害终是层出不穷,不会歇止,所以我意已决。”语气坚定,不容动摇,可不能这样站在明处,像个靶子似的任人宰割。

  “我们已是夫妻。”萧琛枫提醒某女,将自己的女人放在一个用心叵测的索魂阁阁主那等强势的男人身边,任谁都不会乐意。

  一层膜而已,现代人对这种事没有那么重的情结,何况本就是两心相许的两个人,袁锐不反对嫁给他,只是,不是现在,问题还是要解决滴,否则这永远是横在两人间的一道沟壑。而且王妃,身份太复杂,虽然相信萧琛枫不会象其他古代男子三妻四妾,但经过又一次的生死,袁锐已是心有戚戚。

  “我们还未成婚,方才我已说过,我意已决,你再坚持就是不信任我。”貌似争执开始,面前的男子看上去狂放不羁,实则内心温柔细腻,彼此都心知肚明之事,又是何苦,纵使你兄弟反目,也不要是因为我,否则这份爱终是有了瑕疵。

  萧琛枫听罢默然:锐儿,我伤了你么,是不是无论我怎么做都会伤了你。

  “我饿了”袁锐忽道“你去给我拿些吃的来,不要惊动旁人。”

  萧琛枫迟疑地看着她,袁锐嗔道:“去呀”

  看着萧琛枫走出濡墨楼,袁锐心中微有些小小的刺痛,整理好衣衫头发,拿起几上的面具重又戴上,仗着轻车熟路,跃出王府院墙,房顶上的司马绝紧随其后,袁锐回头深视一眼,转身疾走。

  等萧琛枫端着热腾腾的点心回到房内,伊人已去,唯余凌乱的软榻和一室冷梅暗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