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佳人乱:锐后夺帝心

第十五章 云雨巫山枉断肠(1)

佳人乱:锐后夺帝心 愁之味 1710 2010-01-12 08:09:10

    自那日后,萧琛枫和袁锐虽还是同处一车,但两人具都克制,只是朝夕相处间,又是两情相悦,越是刻意为之越是激烈,但萧琛枫每于最后的关头都会遁出车外,让袁锐很是窝心,心中那一丝疑虑也自散开。

  到第五日起,已出北方地界,沿途已有采买好的物品陆续上京,萧琛枫也就忙碌起来,清点,查收,核账,马车上堆上了厚厚的各类文书账册;袁锐自是乐得清闲,看看书,弹弹琴或是唱首小曲给他解闷。

  第十日,进入新州城,七王爷萧琛枞的府邸就在这新州城内,这也是此行的最后一站,萧琛枫一行到此与萧琛枞会合,核查完此处的采卖事宜后萧琛枞也将携带家眷随众人一道返京,参加新年的百官宴和皇室的家宴。

  这还是袁锐自从与萧琛枫认识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他的家人,有些紧张,临行前萧琛枫百般宽慰,说是七哥与别的皇兄不同,虽也是皇后所出,但自小两人感情极好,以前也常维护他们兄妹,只是由于他十岁就参军,所以不常见面而已。

  午后,新州城枞王府,袁锐终是见到了闻名已久的逍遥王爷七王,与想象中的有不同却又觉一致,很奇怪的感觉,应该是个羽扇纶巾如周瑜般的俊俏人物,却见着个二十四五岁,古铜色肌肤,剑眉飞扬,双目灼灼,冷俊霸气,外貌与萧琛枫有四五分相似,全身冷冽尊贵,一副雄霸天下之气势的男子,见到的瞬间,袁锐就惊叹:这样的人物才应是帝位的首选,想来那成渊帝也是如是想吧。

  一番介绍寒暄后,这边袁锐在惊叹,那边萧琛枞也把袁锐惊为天人:容色绝艳,欣长优美,亭亭玉立,清眸流盼,修眉联娟,冰肌莹彻,行动间暗香袭人,犹如不食烟火、思凡而来的仙女,原听闻自京都的传言还曾置之一笑,没想传言远逊真人,真真万言皆难描难画,站在那辉明第一美男身旁,正是如此璧人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饶是萧琛枞见惯世间美色也一时恍惚。

  “七哥”萧琛枫暗自失笑,七哥风流,后院妃子侍妾多不胜数,堪称小后宫,如此失态还真是少有,奇景啊

  听到萧琛枫再唤的一声七哥,萧琛枞终是从那恍惚中回过神来,想到她将是自己的弟妹神情不禁赦然,轻咳一声,别转脸,吩咐道:“带袁姑娘和桑姑娘到清漪院休息。”

  袁锐总觉有些不安,听到要与师姐先离去,心内忐忑的望向萧琛枫,萧琛枫执起她的小手,柔声道:“别担心,我一会就去找你,一起用晚膳,可好。”

  原来这一路来,除非必要,都是日夜兼程,一是怕路上有人暗算,二是采买的时间很紧;把她师姐妹二人分开实则也是保护之意,冯宇文与萧琛枫都是寸步不离两姐妹,出乎意料的是一路很平安,连毛贼都没见到一个,越是如此,实际上大家心情越是沉重。

  小女儿态在萧琛枫七哥面前总是有些不大好,袁锐只得和师姐随丫鬟仆妇们去那清漪院,怜儿与惜儿也跟着去。

  清漪院内,刚跨进院门的袁锐等人就被一群莺莺燕燕团团围住,原来萧琛枞的妃子侍妾听闻名震京都的绝世美人将来,本着女子爱美攀比之心,一早就相约在院内等着,于是又是好一番寒暄和相互称赞。

  到得众人散去,已是申正时分,已有丫鬟备好热水,好几天不曾好好沐浴过的袁锐泡在热水里,鼻间闻着一阵幽香,竟是从未闻过的气味,想是丫鬟加在水里的香精,也不在意,昏昏然中差点睡着。

  “小小姐,七王爷派人来传膳啦。”怜儿在屏风外唤道。

  袁锐从水中起来,穿上搭在屏风上的衣裙,到得房内看到桌上放着的冷茶,一通好饮,一壶茶差不多就给她喝得见了底,怜儿自过来帮她梳头,整理衣饰,正在忙乱间,袁锐忽觉一阵心浮气躁,下腹处涌出阵阵燥热,瞬间流遍全身,不由轻喘出声,怜儿见状,摸摸她的额头,触手滚烫:“我去找三小姐。”匆匆出门而去。

  到得桑独舞进来,袁锐已将先前所穿之衣裙脱得只剩中衣,脸色潮红,神情迷离,轻喘着斜倚在床边,见她进来,娇笑出声,抓住她只往她身上倚靠,桑独舞大惊,扶住她把了把脉,回首神色焦急地对怜儿道:“快去前厅请八王爷,快——”

  怜儿迅速跑出,刚至半路就遇上久候不见她们的萧琛枫和冯宇文:“八王爷,小小姐出事啦。。。。。。”话落身前已不见人影,跟着跌跌撞撞的往回跑。

  萧琛枫掠进房来,只见袁锐衣衫半敞,姿态撩人,忙从桑独舞怀里将她接过,抢在冯宇文前面将她遮住,又迅疾解开外袍将她裹住,袁锐仍娇笑着,轻喘着撕扯他的衣服,萧琛枫无奈,只得点了她的穴道,将她轻轻放在床上,盖上锦被。回过身来问已四处勘察了一番的冯宇文:“有何发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