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重生:腹黑前夫别乱来

第040章 就一碗泡面

重生:腹黑前夫别乱来 萌萌戏语 1810 2010-09-16 18:14:00

    “我我我我为毛要去你家啊……?”顾夏站住不乐意走了,换个普通同学她也许就去了,他可是个流氓啊!带她回家能有什么好事!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烦呢?我家就在旁边,你要回家也得雨小一点吧!”任毅钳住她的腰,拖着她往前走。

  

  于是顾夏就这么狼狈地被他夹到了他家。

  

  老式的苏式红砖楼,简单局促的套间。进屋就是长方形规规矩矩的客厅,连着一个小巧的阳台,进门左手边就是卫生间,所以一进屋子就闻到一股潮湿的气味,卫生间隔壁就是厨房。进门右手,是一整面墙,墙上贴着许多海报,你盖我我盖它,层层叠叠,五颜六色。

  

  一张旧沙发靠着这张海报墙,沙发面前是一张剥了漆的茶几,茶几过去离得不远就是电视和另一面墙,墙上两扇门,通往两个卧室。

  

  屋子里十分杂乱,到处都堆着东西,成叠的报纸,喝了一半的饮料瓶,成箱的泡面,四散的碟片。顾夏站在房门口,犹豫要不要进去,因为似乎进去了也没有落脚的地方。

  

  不过,她和任毅在一起时,行动通常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任毅把伞放进卫生间后,发现她还站在门口没动,皱了皱眉头,二话不说把她拉进了屋子,“哐”地关上了房门。

  

  他随意捡了捡沙发上的东西,腾出一块地方,把顾夏塞了进去。

  

  “我去换衣服。”他当着她的面脱掉了上衣,接着把衣服扔进了卫生间里,然后一边往房间走一边开始解裤子皮带。

  

  顾夏看着他打着赤膊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很是紧张,又看见他毫无顾忌地开始松皮带,连忙把视线投向别处,干咳了一声问:“你爸妈不在家啊?”

  

  “我妈上班去了。”任毅在房里对她喊。

  

  顾夏不敢“循声望去”,因为这个流氓没关房门!

  

  过了一会儿,流氓走出来了,打着赤膊穿着牛仔裤,把换下的脏裤子扔进卫生间,接着直接走到她旁边,拔开沙发上的报纸,挨着她坐下了。

  

  顾夏想往旁边挪一挪,无奈旁边就是沙发扶手。任毅根本就没发现她的不自然,捡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接着又从茶几上翻出一包用了一半的棉签和一小瓶碘酒。

  

  当电视里午间新闻的声音响起时,碘酒的气味同时弥漫在了空气里,任毅迅速的换台,换到一部卡通片他停住了,接着拿了根棉签沾了碘酒,开始擦手臂上的伤口。

  

  顾夏记得昨天他手臂上那个位置还包着纱布,她向那伤口看去,发现是黑黑的一道,似乎很深。

  

  任毅草草地在伤口上涂了点碘酒,接着把棉签递到她面前,命令道:“帮我擦下后背上那道。”

  

  顾夏小心翼翼地接过棉签,打量了一下他的背,发现上面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旧伤痕,如果不是这些伤痕,他的背应该算紧致光滑的……她很快就在他左肩后找到一道新伤,那伤没有任何包扎,似乎还在微微往外渗血。

  

  顾夏知道用碘酒擦破皮的伤口是很痛的,于是拿着棉签的手犹豫了,不敢下手。

  

  “你在干嘛,快点啊!”任毅没耐性地催促。

  

  听着他那不耐烦的语气,她忽然就起了报复心。

  

  哼!叫你强吻我!叫你总吼我!

  

  她毫不手软,重重擦了上去,还故意在伤口上压了几下。

  

  “嘶……”任毅吸了口冷气,却没有被她这粗暴的动作惹炸毛,这让顾夏有点意外。

  

  “好了。”她做贼心虚地把棉签还给任毅。

  

  任毅把擦药的东西收拾好后,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尖,“饿了没啊?”

  

  “有点。”学科竞赛两个半小时,加上后来耽搁的时间,现在已经12点多了。

  

  “我煮泡面你吃。”任毅松开她的下巴,起身要去厨房。

  

  “真是的,请人来家里就吃泡面啊……”顾夏不乐意地嘟起了嘴。

  

  任毅凶巴巴地用食指戳了戳她的额头,“别鸡婆啊,老子还没跟你算账呢!”

  

  任毅进厨房后,顾夏就开始看电视,看了一会儿就觉得无聊,于是跑进厨房,看任毅在干嘛。

  

  打着赤膊、穿着牛仔裤的他,正在洗一水池的碗,池子边的火炉上,正在烧开水。

  

  洗碗时的他眼神很专注,手臂上的肌肉因为他的动作若隐若现,牛仔裤腰上露出了的一截紧实的小腹……看上去实在很man!

  

  任毅很快就发现了她,毫不客气地命令:“过来帮忙。”

  

  “才不要。”顾夏准备抽身撤退,她最讨厌洗碗了,在家里她从不洗碗。

  

  “呀!我不要啦……”

  

  厨房很小,他跨了一步就拉住了她,硬是把她拉到了水池边,把她圈在他和水池中间,又从水池旁拿了块抹布,强行塞到她手里。

  

  他的胸膛几乎贴着她的背,他的气息将她包围,而她一不小心就会蹭到他,这暧昧的姿势让顾夏体温不断上升,几次逃跑未遂后,她只能认命地红着脸和他一起在水池边洗碗。

  

  他洗大的,她洗小的,他洗筷子,她洗勺。男女搭配,分工合作,等把碗洗完时,水也烧开了。

  

  然后,顾夏在大雨天的星期六,坐在任毅家的旧沙发里,看着无聊的卡通,吃了任毅为她煮的第一碗泡面。

  

  她忽然想起来,在她的人生里,不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任毅是除了她爸之外,第一个煮东西给她吃的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