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重生:腹黑前夫别乱来

第025章 曾经的喜欢

重生:腹黑前夫别乱来 萌萌戏语 1866 2010-09-11 20:46:24

    生活总是狗血一阵,平淡一阵。

  

  在那次晚自习莫名遇袭又莫名被袭击她的人送回家之后,顾夏的生活真的算是平淡如水,可能还有点冰。

  

  她和萧竹鹤进入了长期的、可持续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的冷战。甚至连路上凑巧遇到了,也不打招呼。

  

  如果顾夏现在还察觉不出萧竹鹤是对她有了什么误会,那她就真是白活了。可是,她却死也不肯去问萧竹鹤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误会的产生,多半是源于不信任,源于萧竹鹤对她的不信任。而且,就算是误会,又如何能解释他与傅晴总是出双入对呢?

  

  当顾夏一个人嘴上说不在乎心里在生闷气的时候,冷战另一方的萧竹鹤身边,却总是萦绕着温言软语。

  

  “好奇怪哦,她若是在乎你的话,应该早就来找你了呀,可是,她好像一次都没来找过你呢……可能是她学业太忙吧,换做是我的话,我肯定早就来找你了,一直找到你和我和好为止……”

  

  “我听他们班人说了,她和夏远恋爱蛮久的了,藕断丝连总是有的吧……而且听说夏远是个挺不错的男生,也可以理解啦……别生气了……”

  

  傅晴总是这么温声“安慰”着萧竹鹤,从最初越安慰他脸色越黑沉,到后来越安慰他脸色越淡漠。

  

  是的,顾夏一次也没来找过他,即使他故意疏远她,她也仿佛毫不在乎,但是她却可以毫不犹豫地冲上操场,为那个叫夏远的男生出头解围。

  

  她从没对他表示过什么,而且,似乎她原来就是有些讨厌他的,所以,圣诞节也好,情人节也好,其实不过是他自己一厢情愿,而她只是不想撕破颜面而已吧?

  

  但是,他以为她曾经是期待他的吻的。

  

  只是,下学期以来,他实在听到了关于她的太多事情,和夏远的恋情也好,男女关系随便也好,哪一条都让他不敢相信,哪一条都无法安在他所了解的她身上。

  

  可是,他有多了解她呢?他甚至都不能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在意他。

  

  “萧竹鹤,下午课外活动时来一下语文办公室。”老师当着全班人的面通知他,语气不是那么客气,表情也不是那么和蔼。这还是头一次,对于班上的尖子生,老师们从来都是客气以及偏心的。

  

  萧竹鹤一到语文办公室,老师就不客气的开火了:“你最近的作文是怎么回事?全写些消极负面的东西,要不然就是索然无味,这样的作文在高考,肯定是会不及格的!”

  

  他能说他是因为心情不好吗?不能,所以他只能默不作声的承受老师一轮接一轮的炮火。

  

  “陈老师,您也别对学生太苛刻了,萧竹鹤一直都很优秀的嘛,偶尔状态不好也是正常的。”高一语文组办公室里另一位年轻女老师端着水杯劝说。

  

  陈老师冷哼一声,“李老师,你当然有经验了,培优了那么天才的顾夏,文章都不知道发表了多少篇了,校长都点名表扬了!哪像我啊,只会把学生叫来批评批评而已,还没有效果。”

  

  那李老师听了这话没做声,讪笑了一下,低头做自己的事了。

  

  萧竹鹤脊梁发寒,明白过来今天这陈老师是哪根筋不对了,大概是什么教师会议上那李老师得到校长表扬,他们班这位语文老师气不顺了。

  

  正尴尬着,办公室门口传来一计清脆的女声,“报告!”

  

  那李老师闻声回头,立刻喜笑颜开,“顾夏啊,快来!”

  

  顾夏萧竹鹤互看一眼,同时一愣,谁都心绪万千,谁都面无表情。然后顾夏走到那李老师近前,“老师,什么事啊?”

  

  “给你。”李老师从抽屉拿出一个信封,眼睛弯弯,“这次的稿费,端午节快到了,记得请我吃粽子。”

  

  “嗯,好啊!”顾夏笑着接过信封,跟李老师很是随意,“那我先回班上了。”

  

  李老师点点头,顾夏就出了办公室,没看萧竹鹤一眼。

  

  萧竹鹤见面前陈老师半天没说话,只是脸色铁青,心想这老师估计又嫉妒了,他小心翼翼地开口,“老师,我能走了吗?”

  

  陈老师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去吧。”

  

  出了办公室,萧竹鹤三两步就追上了前面的女生。

  

  “有事?”顾夏抬起头,冷眼看着他。

  

  她那看着陌生人一般的眼神让他原本想问的话又全咽了回去,他看了她半天,最后问了句不冷不热的,“你最近还好吗?”

  

  顾夏淡淡一笑,仿佛是要把前世今生的一切爱恨情仇的全都放下一般,声音温和平静,“你好,我就好。”

  

  所以,不必再特意来问候她什么。

  

  这表白似的话语反而让萧竹鹤觉得害怕,他忽然觉得她似乎是在与他道别。

  

  “我不好!”他急切地抓住了她的手。

  

  顾夏淡淡地看着他修长的手指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他不好的时候,他便这样用力的抓住她,就好像曾经,在他拼搏奋斗的时候,他需要她全身心的支持。

  

  那么,她不好的时候呢?

  

  顾夏伸出另一只手,一根一根,用力地掰开萧竹鹤的手指,掰开一根,便落下一滴泪水。当她最终将他的手推开时,她泪水满脸,却扬起头对他微笑,“我曾经,非常喜欢你,真的非常喜欢。”

  

  顾夏松开萧竹鹤的指尖,转身离去,头也不回,留下萧竹鹤傻傻地站在原处,耳边不断回响着她的话语。

  

  过了许久,他才发现,自己的心,很疼,很疼。

  

  ——————

  呼,今天应该没有更新了~~亲们表等了~~晚安~~么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