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焚爱:撒旦,离婚吧!

竹马甑翎

焚爱:撒旦,离婚吧! 水中亭 928 2010-09-24 15:23:08

    “沫沫。”一道熟悉低沉的声音在楚沫沫的头顶响起,让她有些诧异的睁开眼,直到眸子在看清来者的时候,顿时瞳孔倏地瞪大。

  

  “翎,是你吗,你怎么在这?”楚沫沫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对着自己微笑的男人,语气有些结巴的问道。

  

  “你说呢,来找你的,看见我这么吃惊吗?”穿着一身休闲衣服的男人微微俯身看着受惊的楚沫沫,唇角忍不住向上一勾,扬起一抹魅惑的笑容说道。

  

  “不是,真的还惊讶,我没想到我们会这样子见面,而且,你居然变得这么帅了,让我一时有些接受不了。”楚沫沫看见突然俯身下来的翎,顿时有点惊吓的缩了下脖子,眸子不停地打量着眼前这个耀眼的男人。

  

  “我说过,给我三年时间,我就会变成你喜欢的类型,只是,沫沫,为什么不等我?”翎墨黑的眸子静静的看着楚沫沫,语气有些落寞的说道。

  

  “翎……。”楚沫沫看着他,睫毛微微下垂,遮住眼里的悲伤。

  

  “抱歉,实在忍不住。”翎站起来,咧唇露出整齐的的白牙,转身坐在楚沫沫的旁边。

  

  楚沫沫微微咬了下唇,侧头看着旁边的男人,心还是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眼前身边的这个男人,叫甑翎,跟自己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其实,以前的他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前的他总是戴着一副眼镜,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冷漠,仿佛什么事情都与他无关一般。

  

  但是甑翎对自己是特别的,自己知道。每当自己的作业没有完成时,他总会什么话也不说的给自己另外一本早已做好的作业。

  

  因为知道楚沫沫懒得吃早餐,总是丢三落四,他总会好心的将自己的早餐和东西递给她,然后不管她怎么拒绝,只把她当空气一般无视着。

  

  楚沫沫依稀记得,要去国外的前一天晚上,甑翎第一次黑着脸将自己约到外面,第一次开口对自己告白,第一次对自己发火。

  下雨的时候,宁愿自己淋雨,也不允许楚沫沫被淋湿一分。

  

  每次楚沫沫难过时,生气时,总会默不作声的走在她的身后,然后看着她哭,看着她流泪。

  

  那时候的甑翎,总是大胆的表露着对楚沫沫的特殊照顾,全从来都不说破,只是默默地付出着。从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甑翎总是在楚沫沫的身边,像个哥哥一般照顾着她。

  

  除了三年前,学校保送十个优秀的学生去国外进修,成绩优异的甑翎自然也在,楚沫沫也恰好别选中。但是为了待在宁浩天的身边,为了能够更好的走近他,楚沫沫拒绝了这一次这么好的机会,除了甑翎知道外,没有知道她也是那么的优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