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强制温柔:恶少别缠我

第26章 有惊无险

强制温柔:恶少别缠我 禾千千 2953 2011-12-24 23:58:13

    米璇和倪君昱你一句我一句地争吵,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闹别扭的小情侣……

  

  “你这个白痴女人!秦枫,送她回去,让她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多脏,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倪君昱嗤笑着冷哼,结束了与米璇的斗嘴,他知道时间差不多了,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你才是白痴!哼,我丢人关你什么事?我不需要人送,我有脚,自己会走!”米璇也吵累了,说起回家,她突然想起,自己那借来的爆米花机呢?

  

  “糟糕!”米璇叫嚷着回头朝先前摆摊的地方跑去,与倪君昱走的方向刚好相反。

  

  这个时候,她身后也随着蹿出一个陌生男人,看似无意地轻轻撞了她一下。米璇并没在意,直到跑到爆米花机跟前才松了口气,自己还不算太倒霉,至少机器还在,不然明天怎么和别人交代啊……

  

  想起卖爆米花的事,自然就想到了钱,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钱包……

  

  钱包呢?不见了!

  

  米璇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反射性地向刚才经过身边的男人消失的方向望去……

  

  “别跑!站住!”米璇拔腿就追,边追边喊,那可是她辛苦赚来的2000多块啊!无良的小偷!

  

  “小偷!抓小偷啊!”米璇多希望前方有人能为自己拦住那个小偷,可是她失望了,小偷不仅跑得快,而且这个时候附近的人都散去了,哪还有人帮她的忙啊。

  

  米璇拼命追,浑然未觉已经到了拐角处,转个弯就是漆黑的巷子……

  

  “啊——!!”一股大力的拉扯,将米璇疾驰的身影拖住了,随之而来的是男人愤怒又略带紧张的吼声……

  

  “你是猪脑子吗?你以为小偷只偷东西不带刀?你一个人追过去,那巷子没灯!你被捅死在里面也没人知道!你TM是掉了金子吗?不要命地追!”倪君昱抓着米璇手腕,越吼越是用力,他真不明白,她怎么连一点自我保护意识都没有?如果不是他无意中回头看见米璇追小偷那一幕,可能现在米璇已经被引到巷子里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米璇这次竟没和倪君昱对着吼,一是她跑累了,二是,她也看见了前面那条巷子有多深多黑……如果不是倪君昱及时出现拉着她,她真的已经冲进去了……

  

  米璇想想那后果,不由得浑身一个哆嗦……有点后怕。

  

  可是,自己的钱呢?那可是她好不容易赚的,她还想买季聿钢琴演奏会加场的票呢……

  

  为什么忙活了半天,白高兴一场,无良的小偷会来光顾她呢?米璇连跟倪君昱斗嘴的力气都没了,心情烦闷,情绪低落,又累又气,脑子里回想着一幕幕今晚发生的事情……

  

  委屈,气愤,心酸……各种情绪陡然涌了上来……

  

  米璇鼓着腮,紧抿着唇,望向倪君昱的眼眸里,氤氲着满满的雾气。毕竟只是个十八岁涉世未深的少女而已,她的坚强也是有限的。

  

  “钱……我的钱……唔唔唔……2000多块啊……那是我准备用来买季聿演奏会门票的钱……啊……可恶的小偷……唔唔唔……”米璇再也忍不住了,从被季聿漠视那一刻起,心里充斥着酸涨感,在这一秒达到了极致,脆弱得不堪一击了……

  

  这是米璇第一次在倪君昱面前表现出她软弱的样子,素净的面孔上,红通通的双眼,象受伤的小兔子,哭得满脸都是泪,委屈无辜的眼神,疲倦而沙哑的声音,让人一下子就忘记了她与倪君昱强悍对峙时的倔强模样。

  

  黑亮的发丝贴在她的脸侧,清纯得让人想要去怜惜她,呵护她。这样楚楚可怜的米璇,倪君昱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一愣,深邃的墨眸里,流露出丝丝疼惜,心里那股火气竟在她的泪水里消失于无形……

  

  在听见她说是掉了2000多块,那是用来买门票的钱……

  

  倪君昱心脏的位置隐隐在抽搐,不出是个什么滋味,2000多块而已,她就不顾自己的性命贸然来追小偷,真是个笨蛋!可即使是笨,怎么也是笨得让人……心疼。

  

  心疼?倪君昱都觉得自己脑子出问题了,明明眼前的她哭成个大花脸,他不但不觉得脏和丑,反而会觉得心疼?

  

  可是,尽管如此,他嘴上说出来的话却是另一番味道……

  

  “别哭了行不行?已经够丑了,还哭!看着都倒人胃口,还好我晚饭没吃多少!”倪君昱就是不肯说句软话来安慰,他说不出口。

  

  米璇懒得理他,专心哭,专心发泄自己的情绪,越哭越大声,越哭越想哭,反正最近发生的事够让她伤心的了,干脆就哭个够!

  

  渐渐无力地蹲在地上,将头埋在膝盖,肩膀不停地抖,抽噎的声音,让倪君昱也皱起了眉头,俊脸上清冷一片……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原来真是对极了。

  

  倪君昱的眉宇间堆起了小山,不耐地出声:“不就一张门票吗?用得着这么伤心?你妈妈留给你的3000块足够买了。”

  

  “那3000块不能动,是我……是我……下学期的学费……还不够……我今晚赚的钱……除了买门票……还……还可以凑学费……可现在什么都没了……唔唔唔……哇……”米璇哭得更大声了。

  

  倪君昱冷魅的脸上,嘴角抽了抽,揉揉发疼的太阳/xue,这女人和他吵嘴的时候不是挺强悍的吗?现在这样柔弱,他还真不习惯,竟有点慌乱,天知道,他没有哄过女人啊……他宁愿她与他斗嘴,也好过这样哭得他心烦意乱!

  

  要怎么才能让她止住眼泪?

  

  倪君昱深眸里划过一道复杂的神色,说道:“行了行了,别哭了!烦死了。我让秦枫送你回去,季聿的下一场演奏会,我会想办法让你去看……”

  

  啊?他说的是真的吗?米璇猛地抬起哭得一塌糊涂的脸,不可置信地望着他,茫然中……这是倪君昱吗?他有这么好心?

  

  倪君昱被她灼热的眼神盯得不自在,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仿佛能知道她的心思。邪魅地勾勾唇,状似不经意地说:“不用太感激我,如果想报答我,好好伺候我就行了。”

  

  米璇刚刚在心里升起的那么一丝丝好感,立即被他这句话给压了下去……好好伺候他?那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那邪恶的脑子里还在想……

  

  “别臭美了,就你那条件,如果男人在正常情况下,都不会对你有性趣的,你大可以放心。”倪君昱说着,还嘲讽地瞄了瞄米璇的胸。

  

  “臭男人!你……”

  

  “我没时间陪你废话,现在你立即回家,好好洗洗你这一身,有事明天再说。”倪君昱瞥见不远处,手下已经开车在等着了,他也知道自己必须赶去与人约好的地方。不再和米璇磨嘴皮子,那一抹高大尊贵的身影已经迈进他的豪华座驾。

  

  秦枫在后面一辆车上,朝米璇朝了朝手,示意她上车。

  

  米璇还在呆呆地望着倪君昱的方向,他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喂,上车,回去!”秦枫也不禁对米璇摇头,这个表面上看起来硬气的女人,实际上也是又笨又迟钝,如果今晚不是因为倪君昱误以为她是来见米如音,紧紧盯着她,也许她已经小命都丢了……

  

  秦枫敢打赌,米璇绝没看见,先前那个偷她钱包的小偷,在奔跑的时候,露出了腰间一块黑色的东西。一般人也许不知道,可是秦枫和倪君昱却知道,那东西……是枪!

  

  那绝对不是小偷!

  

  只是这件事,秦枫觉得,倪君昱不会让米璇知道的,他不会让她感觉到危险和不安。

  

  倪君昱的为人,秦枫多少是有些了解的。他虽然被人称为“恶少”,可只要是他的人,就算是佣人,他也会保护,他的人,除了他自己,谁也不能伤害,他绝对不会允许。

  

  今晚的所有事,只要细心一点就能看出,倪君昱对米璇的紧张程度,似乎不仅仅是为了想留着她从而得到父亲消息至而已……

  

  秦枫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米璇的出现,好象打乱了倪君昱的生活……

  

  而谁也不知道,他们走后,那黑洞洞的巷子里,有两个男人的身影逐渐显现,其中一个就是刚才那“小偷”。

  

  “又是倪君昱!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我一定可以将米璇那个蠢蛋抓住!”那“小偷”很是不服气,语气既愤恨又惋惜。

  

  站在他身旁的男人,一双鹰眸深不见底,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嘴巴上那一瞥小胡子轻轻一斜,他在笑,却是阴狠的笑。

  

  “你今天任务失败,倪君昱一定有了警觉,我现在还不想跟他正面冲突,最近这段时间,暂时先别动米璇,我有耐心等,相信……时机很快就会到了,那个时候,我到要看看倪君昱的心里,哪个女人更重要。”

  

  “小偷”闻言,不禁暗暗咋舌,这只老狐狸的手段也忒狠了点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