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

chapter25, 26, 27

    东方珏邪魅的笑着,手轻轻的弹掉手上已经熄灭的烟,精确的弹进几步之远的玉石垃圾筒里,转身,潇洒的离开。

  ****************************

  大、床上,顾芸熙靠在黑耀斯的怀里,小手紧紧的搂着黑耀斯结实的腰,贴合着黑耀斯的心跳,咬着贝齿,脸颊因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而染上美丽的红霞!

  “斯!”

  娇羞的声音,在轻吐出一个字眼时,脸上的红霞更甚的在脸上蔓延着。

  从黑耀斯的怀里慢慢的退离些许,小手紧张的抓着睡衣的边角,半跪在床上,偷偷看了一眼黑耀斯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只是一眼便在接触到黑耀斯深邃的目光时,立刻害羞的别过视线。

  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那紧捏着睡衣边角的小手慢慢的往上,最后停在自己的睡衣纽扣上。

  一颗,两颗,当雪白的肌肤无暇的暴露在空气中时,顾芸熙的小脸跟要燃烧了似的,微垂的眼睑,羽睫不安的煽动着,却坚定的解着自己睡衣的衣扣。

  “芸熙!”

  从进房间便发现顾芸熙异常的黑耀斯,所有的困惑在看到顾芸熙解纽扣的动作下似乎终于明白过来,大手立刻握住那还在解着衣扣的小手,低沉沙哑的声音里有着一丝隐忍。

  “斯,芸熙想把自己交给你……虽然芸熙心里有些害怕,但是,交给斯,芸熙不后悔!”

  抬起的小脸,脸上依然有着羞涩,但是更多的是内心的坚定。

  “别闹,乖乖的休息!”

  黑耀斯大手快速的把顾芸熙解开的衣扣扣起,动作看起来流畅却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他的手心里有多少细汗,要用多少意志力才能控制住自己。

  扣上那几颗纽扣像是过了一世纪般,只是短短的几十秒,黑耀斯全身都已经被汗湿。

  心爱的女人,自己爱了十几年的女人,此时在他的面前宽衣解带,心底的渴望蔓延滋生,可是如此美好的人儿,他不能也不忍去亵渎。

  他们的之间的相融应该留在新、婚之、夜,给她一个最完美最美好的回忆。

  “斯……”

  顾芸熙的眼眶红了,贝齿咬着下唇的力道更加用力了些,疼痛刺激着泪腺,涌在眼眶里的泪瞬间便滚了下来,顺着双颊滑了下去。啪的一下,正好落在还停在顾芸熙胸前的手背上。

  黑耀斯手上的动作一顿,深邃黝暗的眸子攸地抬起,看着顾芸熙那挂着泪水的小脸,正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怎么了?”

  黑耀斯顿时手忙脚乱的抹去顾芸熙脸上的珠泪,点点泪珠儿,刺痛着他的心。

  手背上的泪痕似乎还残留着滚烫的灼伤热度,而顾芸熙脸上惹人心疼的泪珠儿更是让黑耀斯紧张的看着顾芸熙。

  “耀斯,你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如诉如泣的声音,带着几分埋怨,几分心酸,几分心碎……

  “在胡思乱想什么?”

  黑耀斯的表情甚至都未变,在顾芸熙声音刚落的时候,便轻抚着怀里那乌黑的发丝,宠溺的说着。

  “真是芸熙想多了吗?斯,你以前不会彻夜不归的,也不会很晚才回来的,而且……”顾芸熙顿了一下,从黑耀斯的怀里抬起头,看着黑耀斯继续说道:“为什么你都不碰我?”

  “傻瓜,不碰你,是因为疼惜你,想把你最宝贵的留到我们新婚的那一天!”

  “你骗我!”

  顾芸熙的泪汹涌的滚落,摇头,控诉的看着黑耀斯。

  “为什么说我骗你?”

  黑耀斯对待顾芸熙一直都很有耐心,诱哄的拍着顾芸熙的后背温柔的问着。

  “虽然我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但是我还是知道,成熟的男人有……有……有那方面的需要……”顾芸熙咬着下唇,含着泪,在说出那羞人的话时,脸红的跟熟透的樱桃一般,连珠玉般的耳垂都染上一抹瑰丽 !

  “所以?”

  看着那含着泪的脸颊上染上的红晕,他的芸熙是这样的纯洁,让人怎么忍心亵渎!

  “你不碰我……你……你一定是……”

  “一定是什么?”

  黑耀斯摩挲着顾芸熙的脸颊调侃般的追问着。

  “斯,你坏,你明明知道人家想说什么,还逗人家!讨厌!”

  顾芸熙终于被黑耀斯这副故意调侃自己的模样逗笑了,含着泪笑着不依的捶着黑耀斯。

  “芸熙,我不碰你,是因为我尊重你。你是我认定的妻子,是我手心里的宝,我想守护着呵护着你,把一切最美好的都留到新、婚之、夜懂吗?而你所说的成熟的男人都有那方面的需要,可以有很多方法解决的,并不一定要找女人!”

  黑耀斯的眼底闪过一抹黝暗,说着让顾芸熙云里雾里的话。

  “其他方式?什么方式?”

  顾芸熙皱着秀眉,一副怀疑的模样。

  “真的想知道?”

  黑耀斯轻括着顾芸熙的鼻尖,坏坏的问着。

  “不想!”

  顾芸熙看着黑耀斯那难得出现的坏笑表情,知道肯定没有好话,立刻红着脸,别过视线,抗议着。

  “既然不想,那么就乖乖的睡好不好?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你要乖乖的配合东方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直到我跟东方治好你为止,为了我也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知道吗?”

  黑耀斯温柔的扶着顾芸熙还挂着泪痕的脸,唇温柔的一点点的吻去顾芸熙脸上的泪,脸上的表情柔情的让人沉溺不可自拔。

  “嗯,好!”

  柔柔的声音,带着一抹羞怯。

  在黑耀斯的唇吻干了顾芸熙的泪后,红着脸的顾芸熙羞涩的看着黑耀斯,柔柔的说道:“斯……你……能不能亲亲我这里?”

  小手指着自己粉嫩的唇瓣在说完这句话后,顾芸熙的脸刷的一下红的更加娇媚,羞涩的看着黑耀斯,低下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黑耀斯看着害羞的顾芸熙。

  眼底闪过一抹深沉的光芒,大手捧着顾芸熙那低垂的小脑袋,深情温柔的眸子锁着那害羞闪躲的眼神,然后慢慢的低下头,薄唇吻上顾芸熙带着淡淡药味的唇瓣。

  先是浅浅的轻啄着,但最后在顾芸熙主动环上他腰后,加深了两个人之间的吻。

  “斯!”

  “嗯?”

  “那个……”

  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腿,示意着黑耀斯。

  黑耀斯看着顾芸熙害羞的模样,松开顾芸熙,伟岸的身体迅速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顾芸熙说道:“芸熙,这就是对你渴望最好的证明!”

  一句让顾芸熙很难参透的话后,黑耀斯大踏步往浴室走去。

  半个小时后,黑耀斯这才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已经穿上了干净的浴袍,浑身散发着让人窒息的魅力往顾芸熙的方向走来。

  在慢慢参透了黑耀斯话里的意思后,顾芸熙的脸上红霞满布着。

  “听话,睡吧,晚安!”

  掀开被子,躺上那属于他专属的位置,大手把乖乖的躺在自己怀里不乱动的顾芸熙搂在怀里。

  即使什么也不能做,但只要这样搂着她,心里便觉得很满足,这个天使般的人儿,是属于他的,只要可以让她恢复健康而不失去她,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都再所不惜!

  顾芸熙乖乖的更加靠近黑耀斯,为自己今天的胡闹和多想而内疚着,在黑耀斯的怀里,闷声说道:“斯……对不起,芸熙又任性了!”

  “傻瓜,是我最近疏忽了你,昨夜还为了工作而未回来,对不起!”

  “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芸熙一个人真的不敢睡!”

  “嗯,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了!”

  黑耀斯认真的承诺着……

  顾芸熙笑了,斯还是她的斯,真的是她想多了……

  夜越来越深,这里幸福相拥而眠的两人,在另一侧的别墅里,戚碧落蹲在阳台上,环抱着自己,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每次黑耀斯车来时的方向。

  安静的夜空,除了偶尔的虫鸣鸟叫声外,没有任何的其他声音,安静的仿若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

  手中握着手机,却不敢按下拔号键。

  号码已经被拔了无数次,多到让戚碧落闭着眼睛已经可以在键盘上按了,可是按了无数次,再删除无数次,最终却始终没有按下拔号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