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

chapter12,13

    突然间哽咽了,喉间像是有什么卡住了一般……

毫无预警的,两行清泪突然从眼眶里涌了出来,顺着脸颊滑过下额啪的滴在面前的碗里。

  握在手中的碗颤抖了,那含在口中的美味佳肴此刻竟然如同在嚼蜡一般,吞咽困难。

  “少奶奶……”

  站在身后的张沁实在有些不忍,向前几步,拿过一边的餐巾递到戚碧落的面前。

  戚碧落的脸上闪过一抹狼狈,迅速的伸手扯过那餐巾,低着头便往后面的花园跑去。

  “少奶奶……”

  “小沁,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哽咽的声音,伪装着自己的狼狈,她是怎么了竟然会在餐厅里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

  戚碧落一口气冲到花园中间一簇花丛边,纤细的身子慢慢滑下蹲靠在花坛边。

  黑夜很好的遮盖住了一切,当戚碧落冲到后面的花园时,在夜色的遮掩下,泪水肆无忌惮的滚了出来。

  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膝盖,头深深的埋在膝盖中间,任泪水肆意的席卷而来。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急需要宣泄一般,那泪水便怎么也止不住!

  心口处像是有人紧紧的捏住一般,疼的让人窒息。

  戚碧落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蜷缩在那里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

  “阿欠……”

  戚碧落手中的餐巾捂住鼻子,身体似乎发出抗议了。

  等回过神来,方发现,不知何时夜已经很深了,而抱成一团的身体也没有一点温度。

  拭去脸颊上的泪,戚碧落便准备站起身,谁知人还未站起便传来一阵晕眩感,身子软软的往后一倒。

  “少奶奶……你没事吧!”

  一双手扶住了戚碧落那摇摇欲坠的身体,一直站在不远处守着戚碧落的张沁在看到戚碧落差点跌倒时,再也忍不住冲出来扶住戚碧落。

  “我没事,谢谢你小沁!”

  “少奶奶不用跟我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扶你回去休息!”

  “好!”

  戚碧落没再逞强,手搭在张沁的身上,强忍住身体的不适走进别墅里。

  ************************

  “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仿若是要把肺咳出来一般,而戚碧落蜷缩在大床上,一阵比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在黑暗里显得更加的明显。

  砰砰砰……

  门外的敲门声伴随着张沁关心的言语:“少奶奶,你怎么了?好像咳的很厉害!”

  “没事……咳咳……你们早点睡……咳咳……我只是喉咙有些痒……”

  “可是……”

  “真的没事,咳咳,快去睡吧!”

  戚碧落一边咳着一边吩咐着,一向不喜麻烦别人的戚碧落,在这深更半夜更是不愿意去麻烦别人,只是一点点受凉,刚刚已经找了些感冒药吃了,睡一觉,明天应该就会好。

  门外的张沁熬不过戚碧落的坚持,叹了口气,转身往楼下佣人房走去。

  床上的戚碧落睁大双眼,每次咳嗽都埋进被子里,减小那咳嗽扩散的声音。

  夜越来越深,那个这连着几日都会回来的男人,直到天际泛白依然没有踪影。

  等了整整一夜的在等了一在敌不过晕眩睡意时,终坠入睡乡中。

  睡梦中,还伴随着那压抑的咳嗽声,直至第二日中午。

  羽睫煽动间,戚碧落有些痛苦的睁开沉重的双眼,喉咙干的涩涩的疼着。

  “小沁……”

  有些痛苦的发出一声干涩的声音,费力的想撑起自己的身体,最后却无力的再次倒回床榻间。

  好渴,好难受,喉咙像是被火烧着一般,头昏昏沉沉,仿佛随时会再次陷入昏睡当中,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力气,她好像感冒了……

  有些吃力的抬起手,无力的抚着自己的太阳穴,想要开口,发出来的声音微不可闻。

  坐在房间左侧沙发上的黑耀斯,目光冷冷的看着床上挣扎着的女人,眼底的光芒冷如刀的刺向戚碧落。

  站起身,迈着大步一步步逼近床边,直至站在床边。

  戚碧落感觉到一道黑影笼罩着自己,吃力的抬起眼睑,当看到那张做梦都在想着的脸时,努力的扯出一抹笑,沙哑的声音如猫叫:“耀斯……”

  黑耀斯看到痛苦的戚碧落,脸上没有一丝心疼。

  而戚碧落脸上那扯出来的笑也在黑耀斯那冰冷没有温度的笑里慢慢的凝结,而看向黑耀斯的眼里,慢慢的盈满了泪珠,委屈的想哭。但是在黑耀斯那冰冷的眼神下,想哭却不敢哭,只能用力的咬着干裂的唇瓣,强忍着难受的情绪。

  而正在气氛凝结的时,门直接从外面被推开,东方珏依然是一身红衣,如妖孽般的走了进来。

  在看到里面凝结的气氛时,一脸邪肆的笑走近床边,看着委屈双眼含泪的戚碧落打趣道:“哟,这是怎么了?我说斯,你是怎么欺负小嫂子了,看看小嫂子委屈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疼……”

  说完,大手便已经伸出,准备拭去戚碧落脸上的泪珠!

  东方珏的大手停在了半空中,而黑耀斯修长的大手在半空中握住东方珏的试图偷香的大手,然后往后一甩。

  东方珏无趣的耸耸肩,还真是个zhanyouyu强的男人,明明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在标有他的标签时,还小气的不允许别人占一点便宜!

  真不知道说这个男人无情,还是应该说这个男人痴情!

  戚碧落看着甩开东方珏的手后便后退了几步的黑耀斯,眼底闪着无尽痴迷的光芒,以及那迅速变成欣喜泪光的眼神,而站在一边的东方珏不禁摇摇头。

  这个女人,还真是傻女人中的极品。可以为一个男人一个简单的动作和一句普通不能再普通的话而自我重新注解,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答案,让自己活在自己编织的世界里。

  斯还真找了一个极品中的极品,突然间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样的女人,解决起来,实在是轻而易举。

  “来,张嘴,啊……!”

  东方珏看着戚碧落痴迷投在黑耀斯身上的眼神,在戚碧落的面前挥舞了一下手,晃动了一下,唤回戚碧落已经完全落在黑耀斯身上的心神。

  脸上一热,戚碧落暗暗的庆幸自己现在脸本来就因为发烧而滚烫着,不然可就丢脸死了……

  一系列的检查,详细的仿若自己是备受着重视一般。

  东方珏检查刚完毕,便传来规矩的三声敲门声后打开,一个陌生的十八岁的女孩出现在门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