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媒妁之言:弃妇不二嫁

第五章 新郎宣言

媒妁之言:弃妇不二嫁 云灵素 1069 2011-04-30 05:36:31

    时间轻徐缓走,慢悠悠的度日如年,雪寻紧抿着唇儿不再出声,盖着红盖头,她只能隐隐见着他坐在桌前,一杯又一杯的倒着酒,他的神情,看不真切。

  

  倒是他满身的酒味,早就漫开整个房间皆是,连她的衣衫上,也隐隐能闻到一股酒味,他似乎更乐意将自己灌醉,也无意掀开新嫁娘的红盖

头,一睹新娘的真面目。

  

  许久之后,久到,雪寻的全身骨头都在叫嚣着,僵直的快要动弹不得,他终于起身了,大步跨至她的跟前,大手一张,她头上的红纱飞扬,清亮明眸,对上一双阴戾的黑幽深眸,眸中的血红,让她猛然意识到他的不甘。

  

  蔚迟恭放肆的打量着眼前的娇小人儿,弯弯的柳眉,挺直娇巧的眉,红润的唇儿,白嫩的肌肤点上适当的脂粉,的确是个美人儿,眸光更是莹莹生波,一双仿若会说话的眼,看起来是如此的生动又如此的委屈。

  

  钢牙一咬,他一手将她推倒在床。

  

  “等久了吗?等得不耐烦了吗?”高壮的身躯,随即覆上她的娇小,突来的重量,压得雪寻几乎喘不过来气。

  

  “夫,夫君——,”他们还未饮交杯酒,桌上的酒,怕是全让他一个人饮得一干二净,如此,是不合礼教的。

  

  无论北地与南地有多大的差距,该有的总归是要有的。

  

  颤着身子,两只小手用力的抵在他的胸前想要将他推开,却是途劳而无功,他纹风不动的覆在她的身上,灼热的温度,烫人的呼吸,浓烈的酒味,雪寻几乎以为自己要昏过去了。

  

  他的唇,重重的落在她的额上,脸上,鼻上,丝毫不见半丝柔情。

  

  蔚迟恭没有醉,他号称千杯不醉,喝再多,也能清醒如常。

  

  他改变主意了,与她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又有何妨,他的新妇意外的美,意外的销魂呢,男人岂能没有女人,哪怕是个暖床的。

  

  他不曾吻向她的粉唇,大掌,三两下剥光她身上的精致名贵的红纱嫁衣,连同他的喜服一同落入地上,破碎成一片一片。

  

  “啊——,”突来的触感,让她不安,更加难耐。

  

  “今儿个可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已经过了大半夜,可不能再浪费了。”放浪的言语,甚至带着些许寒意。

  

  雪寻面上一白,急涌而上的是一阵难堪。

  

  这一夜,春宵一刻的确值千金,新郎新娘圆了房,成了名副其实的夫与妻。这一次,新娘有的只是心底的冰冷与身体上的疼痛。

  

  初为人妇,男女之情她陌生得很,只是临嫁之前,娘与媒婆与她不清不楚的说了一些。

  

  疼,与痛是必然的,她接受。

  

  一番缠绵尽无力时,他,依在她的耳边,在她未沉睡之前,清晰的说着,“莫雪寻,别以为我会爱你,你已经是蔚迟家的少夫人,也永远只会是蔚迟家的少夫人”,低沉带着几分沙哑的声,撞击在她犹未定惊的心口上。

  

  男人翻身睡下,独留她全无睡意,望着身边该是至亲却又是至疏的男人。

  

  .............................................................

  

  朋友们,灵素的新文哦,正在持续更新中,喜欢的朋友可别忘了收藏,投票加留言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