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康熙:福晋要出逃

第十六章 再次相见

穿越康熙:福晋要出逃 楚清 1560 2011-01-22 08:00:00

    两人又坐在亭子里玩了一会儿,胤禄在楚颜怀里睡着了,看着小家伙熟睡的面容,楚颜突然想起了十三阿哥胤祥!那一双熟悉的眸子让她心痛如绞,想起王菲的《传奇》,楚颜开始轻轻唱道:

  

  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边

  从未走远

  

  一曲终了,眼泪便落了下来,滴在了胤禄的手上,胤禄一骨碌爬起来,“下雨了么?颜姐姐,你怎么哭了?”

  

  “咦?”胤禄把头转向门口,“十三哥,您怎么来了?”听到“十三”这两个字,楚颜飞快地随着胤禄的目光看去,真的是十三阿哥胤祥!那么他来好一会儿了?她唱的歌他都听到了?

  

  十三尴尬地“咳”了一声,迈着步子走到他们跟前。

  

  “给十三哥请安!”胤禄见礼道。

  

  楚颜稳了稳情绪,也屈膝见礼:“奴婢给十三爷请安!十三爷吉祥!”

  

  “嗯,起来吧!”胤祥说道。

  

  “刚才路过这里,听到歌声就进来了!”胤祥接着说道,“你这丫头怎么又哭了?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好特别的歌,我从未听过这样的曲调,这样的歌词,听了叫人惆怅,叫人伤心啊。”

  

  胤祥说着歌词的时候表情很恍惚,几乎是看着楚颜的眼睛说的,这一瞬间,楚颜心痛极了,为什么他们要再相见?痛过一次已经够了,她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了!

  

  “这词,也是你写的吗?”胤祥轻轻地问道。

  

  “是的,”楚颜只得做一回剽窃的小人了,“十三爷还要问什么?”

  

  胤祥一怔,这丫头好烈的脾气,好大的胆子!

  

  楚颜用平平静静的口吻接着说道:“十三爷,十六阿哥,奴婢告退!”说完便朝后院走去,也不等胤祥示下,不顾胤禄的叫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胤禄摸不着头脑,“十三哥,颜姐姐这是怎么了?她平时很温和的,十三哥,您可千万不要怪罪颜姐姐啊!胤禄求您了!”

  

  胤祥呆了呆,才说道:“不会的,十六弟,十三哥还有事先走了,代我问密娘娘安好!”

  

  “好,十三哥慢走!”胤禄回道。

  

  听胤祥这样说,胤禄便放心了。

  

  回到屋里,楚颜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此刻,对陈涛的爱与恨、嗔与怨也终于在这一刻宣泄开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屏?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这首诗原是纳兰容若所作,如今倒成了她的写照了!还是歌里唱的好啊,楚颜轻启朱唇唱道:

  

  月下的容颜苍白的脸谁看见

  虚幻不真实的诺言却记心间

  如水的亘古思念却只化为轻叹叹只叹故人心易变

  是谁在追寻是谁在呼唤是眷恋

  是谁在等待又是谁在变是黯然

  刻在心中的誓言早已被风化时光无情的流逝化为漫天尘烟

  置此一眼再看一眼狠下心不再留恋

  恍惚中又是谁在诉千言叹人生若只如初见

  相思的疲倦天已亮一宿无眠

  淡看急雨风过花残落红谁怜

  青丝三千无力挽又怎能够斩断锦瑟无端却还五十弦

  浮生流年今生缘份已尽泪落地的瞬间碎成几片

  今生的遗憾只余怨恨无限

  不再痴望能够执手相牵相望无言

  情到浓时情转淡仅剩一丝依恋也化为风中的一声轻叹

  叹只叹故人心易变

  沧海流年没有永恒不变又何必信誓旦旦

  叹只叹自己太痴太傻已然深陷蹉跎了芳华等待千年

  沧海流年没有永恒不变又何必信誓旦旦

  空水漫漫人未还

  

  长久以来,她一直压抑着,逃避着,可是今天,却都放下了,因为胤祥!她不能让胤祥来代替陈涛,可是她更不能开始另一段感情,帝王之家岂会有真情真爱!何况于她还可能是独角戏!梦中那个白胡子老头不是说了吗:“夙缘天定,是你的终是你的,万事莫要强求!”

  

  胤祥有些失落地朝宫外走去,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高兴不起来,这个小丫头让他心乱,见了两次,都在落泪,似乎内心有很多悲伤,一个宫女的喜怒哀乐,本和他一个堂堂的皇阿哥没有关系,可是潜意识里他却想看到楚颜灿烂的笑脸,想像着楚颜的笑脸,胤祥微微的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