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替嫁:暴王的宠妃

010 倔傲如寒梅

替嫁:暴王的宠妃 百里画纱 1313 2012-02-07 10:21:15

    百里潇潇听不懂,什么叫做私自出府?什么叫诱拐小姑姑?什么叫不管不顾小姑姑?他为何不关心一下,她这个女儿彻夜不归的原因和遇到了什么?

  百里潇潇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不受宠,她心里不难过,但是一个做父亲的,这样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让她实在难以接受和替死去的百里潇潇不平。

  一股怨气和怒气在心底发酵,脸上的疼痛算什么呢?她霍地转头看向那刚正霸气的男人,水润的眸子里面满是倔强与委屈,足足看了那所谓的父亲半柱香,场面极其的压抑。

  “怎么?为父说的不对?你很委屈?”威严的嗓音带着一股刺耳的讽刺,尖锐的划破百里潇潇的耳膜,伤筋断骨的痛!手,霍地掐在她的脖颈上,硬生生的将她提起来。

  原来,这古代的亲情竟然是这般的脆弱与滑稽么……

  “子不言父过,既然您已经认定所有的过错都是潇潇的,那就算潇潇有两张口也无法辩驳,如此,潇潇只想知道,潇潇的这些过错,是谁和您说的?”难以呼吸,百里潇潇用一种心痛和倔强的目光看着父亲,嗓音微颤。

  百里潇潇是单纯,但她并不傻,这明显是被给人当替死鬼,背黑锅了。明知道是谁,可她就是想让这个父亲亲口说出来,她还要给人一种委屈求全的感觉,她现在对这里非常陌生,只能默默忍耐,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但,她绝不会一直忍耐!

  看着女儿那委屈却倔强的表情,那双湿润的眼眸里带着百炼钢般的不屈,明明是有委屈的,却只字不提,就这份心性和隐忍都让百里熊震惊的不可置信。

  他娇弱娇气的小女儿,平时都不敢见人,甚至不敢和他说话,今日竟然敢质问顶撞自己,何时?他的小女儿有这样的胆魄与气度了?还是忍无可忍了?

  手,缓慢松开,心头划过一抹苦涩微痛。

  百里熊心里想着,脸上却一脸刚硬,看了眼跪在地上的百里卿,刚要开口,却被百里卿先一步抢先开口:“哥哥!求您不要怪罪潇潇了,她还小,而且她活得太封闭,不谙世事,卿儿也是一时心软才答应潇潇的请求,带她出去玩的。都是卿儿的错……”

  刚得到空气的百里潇潇闻言表情一白,踉跄几步,嘴角勾起一抹苦涩轻笑,她用毫不掩饰的诧异与惊慌的目光看百里卿,脸上闪过一丝错愕与失望。这表情丝毫不落的落在百里熊的眼中,百里熊不言不语,目光却波涛汹涌。

  百里潇潇不再言语,霍地跪在地上,依然不肯低下那倔强的小脑袋,还略带稚嫩的甜软嗓音却高扬着令人心惊与肃然起敬的决然味道:“都是潇潇的错,是潇潇认认不清,也是潇潇自以为是,与小姑姑从后门离去,更是潇潇不该明知道人群多还被小姑姑带着进去,被迫分开,从而令潇潇险些丧命……”

  她每说一句,百里熊脸上的怒气就多一份,百里卿脸上就越发苍白,这样听上去是揽错的话,仔细分辨,却一丝一毫都与百里潇潇没关系。

  不能让她再说下去了!百里卿心中焦急,目光闪过一抹阴毒,当她听见百里潇潇说险些丧命的时候,险些晕倒,急忙开口,却被百里潇潇后一句话打断!

  “一切都是潇潇任性贪玩造成的,潇潇愿意受罚!”一句总结,令人瞠目结舌。

  百里潇潇跪在那里,脊背挺直,这是她十六岁以来,第一次给人留下印象,却是这样的毕生难忘。

  她,就如同那寒冬腊月的梅,有着高尚的品质,却也倔强而孤傲,带着她特有的姿态与傲骨,降临人间,入眼的便是一边花开灿烂,却也带着令人刺骨的寒,敬服的傲,难折的倔,与那灿烂一季的绝艳芳华!

  ——————————

  求收藏,求留言,亲们收藏支持画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