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青鸟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我爱吃毛豆 2130 2011-11-24 09:00:00

    杜若若腼腆的笑了笑,“我妈呢?”

  “不是你的朋友接走了吗?”

  杜若若身子一震,黑星族!他们对妈妈做了什么。

  “什么时候?”杜若若焦急的问。

  “昨天晚上。”

  “昨天。”自语着,杜若若又问:“是什么样的人?”

  “挺喜兴的一个姑娘,笑笑的样子挺讨喜的。”

  “讨喜。”黑星族里有这样的人吗?杜若若想着转身便走,她记的黑星在这个城市有分部,她倒要看看黑星族要做什么。

  高大的写字楼坐落在繁华的街区,杜若若深吸了口气走了进去。

  “你找人吗?”门口的警卫拦住杜若若问。

  杜若若看着他,“我要找仇风。”

  “仇风?”警卫一楞,看似十几岁的女孩开口就要找懂事长,真是奇怪。

  “怎么了?”一个部门的主管走了过来,看了眼杜若若,“你要找懂事长?”

  “他在吗?”

  那人笑了,“他怎么可能在这。”

  “那他在哪?”杜若若着急的说,“对了,仇明的话也可以。”

  就在这时前面的电梯门开启,美艳的仇明走了出来,笑着说:“一早就听说你回来了,没想到你自己先找来了。”

  “我妈妈在哪?”

  仇明听后笑了,“告诉你,我又有什么好处。”

  “无耻。”杜若若骂道,“让我见她。”

  “做不到。”仇明说,冷冷的看了眼杜若若后说:“还是先关心你自己的安危吧!”用眼神示意身边的人把杜若若架到顶层。

  被带到顶层后,杜若若看了看四周,肃静的空间里摆设着无数的仪器,她记起这里曾是御飞做实验的地方。

  “还记的这吧!”仇明跟在她的身后,“我一直在等着你的出现。”

  “黑星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杜若若不解的问,从白虎时便受到黑星族的阻挠,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什么。

  仇明优雅的坐在杜若若面前的一把转椅上,“我族是人间所有拥有圣兽血统中的最优者,可我们却有一个可怕的缺陷。”顿了下,看向杜若若,“因为这个世界的变化,原本无害的气中含有了一种可以杀死我们的浊气,为了生存。”她美丽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凄迷的笑,“我们需要新的环境。”

  “你们要……”

  “将两界和而为一。”

  杜若若苦笑了下,“可最后的结果是人间界的毁灭。”

  仇明听了这话诧异的看向她,“你说什么?”

  “我从圣兽界回来。”

  仇明挑高了一道眉。

  “他们要毁灭人间。”

  仇明神色黯淡了下,毁灭!

  杜若若笑了,“能告诉我你的感觉吗?”

  仇明直直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的?”

  杜若若简单的说了一遍,仇明点了点头,御飞,他们真的是放虎归山了。同时有仔细看来看眼前的女孩,仇风说的对,杜若若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不知道为什么仇明有点嫉妒杜若若的冷静。

  “我会告诉仇风。”仇明说,转身对手下叮咛,“准备出发。”

  **

  仇风当时正在开会,然后仇明的消息便传了来。立即终止会议,以最快的速度召集族中的精英。另一面仇明带着杜若若很快赶到。

  一见仇明,仇风就问:“杜若若呢?”

  “在这。”将杜若若带到仇风面前。

  杜若若看着眼前的仇风,他还是以前的样子。

  “你说的是真的吗?”仇风问。

  “是的。”深吸口气,“山鬼也在努力着。”

  仇风明白了,“那仇殷呢?”大哥为什么会参与对自己家乡的攻击,为什么,不明白仇殷到底在想什么,作为黑星族的一员,却同四帝联合起来对付人间。

  “他把山鬼推下了山崖。”冷静的说着,杜若若发现自己异常的冷静,什么时候自己可以这样的镇静了,笑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平静的说着,“他在圣兽界,也许是做内应,也许他根本就是想和人类做对。”直直的盯着仇风的脸,“我只想问问黑星族现在的族长,他的决定。”

  仇风必须做出自己的决定,看着身后的族人,他所要做的就是对自己的族人负责。

  “只要这个世上有我黑星族人,它便不会毁灭。”

  杜若若松了口气,至少黑星族是人类这边的,感谢老天,她说:“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早已失去契约之力的我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罢了,可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仇明开口道:“你会御飞和做对吗?”

  杜若若看向她,仇明和御飞似乎有一笔糊涂帐,“不知道。”平静的说着,“只是我希望能见我母亲一面。”

  仇风楞了下,看向仇明。

  仇明瞥了瞥嘴,“不是我干的。”

  难倒她怀疑错了,杜若若盯着仇明,“是谁?”

  仇明摆出淡漠的样子,仇风忙道:“你不是一直监视着杜若若家吗?”

  “她叫喜妹,我的人没拦住她。”仇明说,斜眼看着杜若若。

  “喜妹!”重复着名字,会是那个喜妹吗?御飞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知道她。”仇风问,杜若若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她曾是我的使女。”

  杜若若的话令仇明骤然怒道:“使女,在圣兽界受到相当不错的礼遇嘛!”

  没有理仇明的嫉恨,杜若若下一步该怎么走,御飞会对妈妈如何,她只是什么也不会的人类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就算她决定与他为敌,可她也是曾经对他有过恩的吧!想起青鸟的话,“你是下一个。”青鸟在说过这话后第二天便死了,据说是被刺客下了毒,不是这样的,她笑了,她明白那时青鸟的怨愤来自与何处,御飞,他做的好啊,故意表现出对她好的样子,什么害怕她会醒,什么安排使女,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转移大家的视线,避开杀死青鸟的嫌疑,顺便再在她身边安上一个心腹,做的多好啊,知道她离开,马上把她妈妈带走,这便是赤帝。曾有人说我阴险,他说,他又岂止是阴险,冷酷的家伙,她怎么一直没看出来,不,不是他掩饰的好,是她太蠢,在王洁那次她就该知道的,可她呢!只是嘴上说了说他,可心里却不真正的害怕,因为他的出发点是为了她,所以是可以原谅的,所以老天要惩罚她。

  “我会尽可能的寻找令尊。”仇风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