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被利用

穿越之兽人王国好种田 我爱吃毛豆 2404 2011-11-25 08:00:00

    “谢谢。”勉强的笑了笑,“我需要休息。”

  明白的点点头,仇风命人带杜若若带到客房去休息。

  **

  静静的坐在窗边,习惯了打开窗子仰望对面的天空,即使知道御飞不在这个世界,可在打开窗子的瞬间却期盼看到他银色的发在风中飞扬,深秋的风很冷,刺骨的寒冷,任风吹乱发。天色很暗了,无数的灯点燃了夜的眼,比天上的星星还要耀眼。她快十七岁了,妈妈说过她是圣诞那天出生的,那天还下了雪,那是头一场雪,无数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就像是天使的羽翼,因为美丽而忘记了它的冰凉,妈妈笑着说,傻子一样的接住雪,结果把手冻的通红,还害的刚出世的杜若若感冒。好想看雪,轻轻接住飞舞的雪花,看着它化成水,手渐渐的麻木,却格外的开心。

  突然门被推开,杜若若回头看到仇明走了进来。

  她关上门,很随便的坐在床上,笑着。

  “你来做什么?”警戒的问着她,杜若若从未喜欢过仇明。

  “他好吗?”她问着,直直的盯着杜若若。

  “他做了赤帝。”

  “对你呢?”

  “还不错。”

  猛的垂下了头,“提过我吗?”

  杜若若犹豫了下,“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仇明嘲讽的看向她,“我们是一样的,只是我要比你惨一点,利用完后就被随手丢弃,而你却还有价值。”故意说着这样的话,想要看看杜若若是怎样的反应。

  杜若若扭过头,仇明的眼神令人不快。

  “你不必害怕,你现在是黑星的座上客,何况你能够在御飞和人间做出这样的选择,我又怎么会伤害你。”露出一丝苦涩,“能像你就好了。”

  “一点也不好。”杜若若说,“离开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也许再也见不到御飞,因为那个时候我还在幼稚的认为这一切只是一场梦,还在想着醒来,刚刚当我打开窗子我才发现原来这不是梦,真的发生了,这真的是真的,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我连自己要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为什么……”

  “不要失去自己。”仇明说,转身走到门前,拉开门,低声说:“我情愿是你。”

  杜若若看着窗外,可她却情愿从没得到过那本书,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情愿没有遇到过他,那么她还只是个无忧无虑的杜若若,沉浸在书的世界里,看着别人的故事,感受着别人的痛。如果可以长睡不醒也是一件好事,就像死亡一样,什么烦恼也没有,不用担心远方的妈妈,不用心疼,世界只是一片空白,这样也挺好的。飞飞,杜若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想起了它,已经消失了的飞飞,像孩子一样的飞飞,没有御飞的心计,没有御飞的野心,把什么心事都告诉她,总爱缠着她的飞飞,曾经的御飞,杜若若想,那样的飞飞如何成为了现在的御飞,就算变也该有点以前的影子,可他们是完全不同的,就像是两个人,一个天真的可爱,有点爱吹牛、胆小,爱骂她,却总是不知不觉的流露出关怀,另一个总是笑着,淡淡的笑着,很温和的样子,很温柔的看着她,同时却在算计着,一次次的欺骗,挂着那张柔和的脸表现出关心的样子。

  风刮着,冷冷的。杜若若没有去关窗,整座楼都有强大的结界保护着。看着远方,灯光渐渐减少,都市也要沉睡吗?这不是座不夜城吗,细细的雨丝飘了进来,下雨了,杜若若没有去关窗,她不喜欢雨天,阴沉沉的天,昏暗的大地,泥泞的道路,还有微许的心疼,为了御飞在雨中说的那句家人,杜若若是家人,真的这样认为吗,不应该想,却总是浮现,为什么要下雨,已经深秋了,不是吗?不喜欢雨,从不喜欢。

  **

  一样的街道,御飞看着路上的行人,无知的人类根本不知大难已经临头,看了眼面前的大楼,雨下的很大,天空被巨大的浊气掩了住,杜若若曾说过机会,那样的目光直直的看着他,你应该给别人机会的,她说。能感觉到她的所在,靠着窗的位置,她习惯临窗而坐。

  跃身飞起,用巨大的气罩住自己的身形,伸出手带着掌风将结界击开。

  杜若若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御飞怎么会出现。

  向她伸出手,“杜若若。”叫着她的名字。

  “御飞。”呆呆的看着他,“妈妈!”叫着,“她在哪?你怎么她了?”

  “她很好。”笑着,美丽的脸上是关切的神情,“你好吗?”

  “不好。”悲伤的看着他,“你骗我。”

  “对不起,我不想你难过。”

  “多好的理由,为了我,所有的事都是为了我,那么也是为我才决定毁灭人间的吧!”

  “杜若若。”看着她,“不是的,杜若若。”无措的的看着她,那样的眼神他受不了。

  “为什么又来找我?想用妈妈来威胁我吗?”

  没有说话,御飞只是哀伤的看着她,她已经不在相信他了。

  “为什么不说话,被我猜中了吗?可我对你还有什么用处?”

  “你在伤害我。”

  “我不想的。”杜若若突然间笑了,“我不想的,我答应过你的,可你却又一次骗了我,为什么要这样。”

  “害怕失去。”手伸在半空无法收回,看着眼前的杜若若,杜若若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眼神,所有的都不对。

  杜若若身后的门被猛的撞开,仇明跳了进来,看到御飞先是一楞,随后怒吼着冲向他。

  “去死。”她叫着,掏出身上的枪向窗外的御飞猛烈的射击,子弹被弹了回来。直到最后的一颗子弹打完,仇明才停下,双眼无神的看着他,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脸,连灵魂都被吸引着,不过是这具皮囊,喃喃的自语着:“你还记的我吗?”

  杜若若震惊的看着,仇风也赶了来,御飞身上散发是灵气令他吃惊,如此强大的力量,可以毫无声息的来到他的面前,暗示手下悄悄围住御飞,在这个浊气沉重的雨夜,作为圣兽的御飞灵力正在消散着。

  “杜若若。”再次叫着她的名字,独自来到人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使命,只想再看看她的脸,也许他真的错了。抬头看了眼天,雨还在下着。

  **

  轻易的就让赤帝离开了,黑星族人垂头丧气的坐在肃静的大厅里,仇风看着杜若若,“他来做什么?”

  杜若若静静的坐着,没有抬头看他,低垂着头。

  仇风只得看向妹妹仇明,“他说了什么?”

  仇明只瞟了杜若若一眼,也没有说话。

  “怎么了?”仇风似乎有点明白了。

  杜若若此时开口道:“他来找我。”

  “你相信他?”仇明问。

  “我不知道。”杜若若看向仇明,“可我有什么被利用的价值吗?”

  仇明叹了口气,“你跟我犯了同样的错。”

  杜若若回以浅浅的笑,“我没有犯错。”

  “会的。”仇明双眼空洞的看着前方,好似能够预知杜若若的未来一样,“总有一天你会因今天的决定后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